正文 第1969章 有病

    嗯,一定是燕捷沒照顧好她。

    他立刻派人去查了,楊琪琪身體哪里不舒服。

    對于唐繼昀來說,真想查到楊琪琪的病情,易如反掌,可是有人提前阻攔了,查到一半,就斷了線索。

    唐繼昀疑惑,燕捷的杰作嗎?

    他確實有本事堵住每個知情人的嘴,只是費了這么大的周折,一定不是小病。

    唐繼昀的好奇心更加重了,燕捷阻攔的話,他查不到。

    不過他醫院有個堂弟,叫唐駿。

    目前,只查到了楊琪琪在哪家醫院接受治療,病情不清楚,或許他堂弟知道點什么。

    晚間,唐駿忙完手術,發現唐繼昀聯系了他很多次。

    平時不怎么聯系的,突然打了好幾通電話,該是有事。

    唐駿撥回去了,“堂哥,你給我打了那么多通電話,是有什么事情嗎?

    我這邊剛忙完。”

    唐繼昀輕咳一聲,“其實沒什么事情,就是很久沒見你,想請你吃頓飯,我們兄弟倆之間的情誼不能生疏了。”

    唐駿笑了笑,“那好,見面再說。”

    兩人約在了海景餐廳,楊琪琪工作室附近那家。

    唐駿和唐繼昀面對面坐著,唐駿是斯文的人,做什么都是輕輕的,不莽撞,連脫外套都給人溫潤如玉翩翩公子的感覺。

    他的語氣也是緩緩道來,看著對面的唐繼昀,“堂哥,你似乎有心事?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應該是想問我一些事情吧。”

    唐繼昀見唐駿都把話點到這個份上了,也不扭捏了,直問,“你能不能把醫院的病人名單給我。”

    聞言,唐駿微愣,隨即一笑,“堂哥,就算是院長,也不能輕易的就把病人的名單資料泄露出去。”

    “我就是想知道一個病人得了什么病而已。

    其他人,我不管。”

    “那也不行,醫院有規定。

    而且,我沒那么大的權利。”

    唐駿緩緩的拒絕。

    唐繼昀莫名有些著急,干脆直接說,“是我一個朋友患病,我不知道什么病,但是她瞞的很緊。

    我覺得挺嚴重的,所以想問問。”

    “既然患者選擇隱瞞,你為什么要刨根問底呢?”

    唐駿微笑。

    唐繼昀扯了扯嘴角,然后扶著鼻梁上的眼鏡,嘆息,“關心她嘛。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一個眼神,我的魂好像就被勾走了”唐駿笑而不語,喝了一口酒。

    “你笑什么?”

    “我在笑,堂哥你也有病。”

    “我有病?”

    “單相思病,女患者吧。

    很抱歉,我不能告訴你。

    如果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兩人雖然是堂兄弟,但是關系也不那么好,生疏是情理之中的。

    唐繼昀無奈,只好送他離開。

    遠遠地,唐繼昀盯著楊琪琪的工作室,里面還有人在忙。

    “堂哥在看什么?”

    “看那個女患者的工作室,就是那里。”

    唐繼昀倒也不隱瞞。

    唐駿愣了,仿佛在感嘆緣分妙不可言,“你所說的女患者,是她?”

    唐繼昀反應也是極快的,唐駿的口吻是認識楊琪琪的!他激動不已,“對,是她,你知道?”

    唐駿淡淡一笑,“堂哥,聽我一句勸,放手吧,她有丈夫的,破壞別人家庭不好。”

    “我沒打算破壞她的家庭,我只是單純的關心她。”

    唐駿搖搖頭,“堂哥,男人最了解男人,你這不是關心她,你是對她有所企圖。

    雖然我們沒那么親,但是我還要說,別人過得好不好,與你無關,她患什么病,也與你無關。

    她不告訴你病情,你的關心就是多余的。”

    說著,唐駿看了看腕上的表,“我真的該走了,改天再聚。”

    唐繼昀愣在原地發呆,唐駿說的話句句戳心,很真實,但也有道理。

    他突然想起來羅熙夢,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鬼使神差。

    他對羅熙夢不冷不熱的時候,羅熙夢何嘗不是對他熱臉貼著冷板凳。

    現在輪到他了,他遇到了一個喜歡的,對方不愛搭理他。

    他靠在欄桿上,努力讓自己清醒,大概是一時昏了頭吧,有男人的女人,還要搶?

    他真是瘋了。

    遠遠的,不知道是出現幻覺了,還是真實所見,餐廳門口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羅熙夢。

    她憔悴了很多,濃妝都沒辦法掩蓋,她身段高挑,穿著艷麗,不像之前那么淑女知性了,她好像改變了。

    “真的是你?

    好久不見了。”

    羅熙夢的嗓音宛轉悠揚。

    唐繼昀晃了神,“你現在怎么變成這樣了?”

    羅熙夢挑眉,撫了撫自己的鬢角,“變成什么樣了?

    我覺得我挺好的,我喜歡這樣。”

    “是知道我要和熙雯結婚,你才”話沒說完,羅熙夢身邊就出現了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

    一身都是紋身,囂張,痞子似的。

    唐繼昀大跌眼鏡,怎么也想不到,羅熙夢會和這種男孩子在一起。

    “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文斌。”

    文斌的年紀看起來很小,身上還有一股子酒味,發型太潮,耳飾夸張。

    男人的第一直覺,這絕對不是個可以托付的靠譜男孩。

    羅熙夢怎么會喜歡文斌看起來還是幼稚的青年,羅熙夢反而很成熟。

    這個年紀的男孩,果然喜歡御姐范的。

    唐繼昀拉著羅熙夢,到旁邊說話。

    “羅熙夢,你墮落了?

    那個文斌才多大?

    你跟他折騰,只會消耗你的時間。”

    “與你何干啊?”

    羅熙夢苦笑一聲,“我喜歡誰,就和誰在一起,他確實是個孩子,不過誰規定,他比我小,我們就不能談戀愛了?”

    “你們這是談戀愛嗎?

    你們這是耍流氓,我看他身邊的朋友也沒幾個正經的,和這種人混在一起,很危險,你離開他吧。”

    “我為什么要聽你的?”

    羅熙夢甩開了唐繼昀的手,“之前,你也沒聽我的,沒和我在一起,反倒要娶熙雯,你憑什么管我這些啊。”

    唐繼昀哽住,頓時不知該說什么。

    反倒是文斌,看見兩人拉拉扯扯的,沖過來就給了唐繼昀一拳頭,很重。

    唐繼昀被打倒在地,嘴角疼痛,手背擦了擦,有血跡。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江苏快3预测 安徽快三开奖形势图 老版本星耀娱乐下载 3d时时乐 彩票 天津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任六中多少 安徽快3开奖公告 彩票内蒙古11选五 expma超短线选股战法 快乐8玩法中奖规则 赌博见好就收的法则 股票涨跌测试器 甘肃体彩11选五开奖走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结果 福建快三走势图今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