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17章我想自力更生8

    李桂琴那邊倒是有親戚。

    但當初南東北跟李桂琴成婚后,李桂琴那邊的親戚沒少借著李桂琴的名號來侯府打秋風。

    剛開始的時候,南東北覺得這些自己沒有多少親戚,把李桂琴那邊的親戚當成自己的親戚看,對對方提出的要求都是能幫助都盡量滿足。

    但他很快就發現,人心不足蛇吞象。

    那些人的要求越來越高,而且一旦他沒能在他們要求的時間內完成的話,之前的感激全都變成了怨懟,甚至對他不斷指責,說他的點權勢就不認他們這些窮親戚。

    但他們從未想過,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們并不是南東北的親戚。

    南東北本意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幫助親人,但卻沒想到落了這么一個下場,后來索性直接全都不幫。

    那些人來鬧過幾次,南東北直接找官府的人將人趕走,這事才算了解。

    李桂琴為此也傷心過一段時間,便開始疏遠娘家。

    除了逢年過節會隨禮,但皆是能不見就不見。

    雖然會被對方說看不起窮親戚,但看不起就看不起吧。

    總比幫了人還沒落好強。

    南溪這一脈,可以說是現存的跟南東北關系最好的親戚了。

    李桂琴因為親戚少,故對南溪十分的重視,今日的飯菜,皆是她親自下廚做的。

    聽到自己閨女夸贊自己,李桂琴喜笑顏開,捏了捏玖玖的腮幫子,笑著說,“就你嘴甜。”

    南溪跟楊顯進來時,便看到了玖玖同李桂琴賣乖的嬌俏模樣。

    中午見到玖玖時,玖玖面上冷若冰霜,對自己不假顏色。

    楊顯還以為玖玖生性使然。

    而此刻,看到玖玖笑顏如花的模樣,比中午見那冷若冰霜的模樣更加動人,楊顯又有些癡了。

    不過南溪站在楊顯身側,見楊顯明顯有被玖玖迷住了眼睛,借著衣袖的遮掩,在楊顯的腰上掐了把,這才喚回楊顯的神志,以免他又失了禮數。

    被疼痛喚回理智的楊顯立刻做出往日翩翩佳公子的作態,拱手道,“舅母好。”

    問候了李桂琴,楊顯又看向玖玖,眼眸含情的喚了聲,“妹妹好。”

    聽到楊顯的問好,玖玖面上的笑意立刻瞬間消散不見,神色冷淡的點了點頭,嗯了聲。

    見玖玖對自己不冷不熱,楊顯依舊對玖玖會以微笑,直到,看到站在玖玖身后伺候的碧蓮一臉委屈的看著自己時,楊顯臉上的笑有些繃不住了。

    楊顯了解碧蓮,知曉碧蓮最好臉面,故從未想過今晚伺候玖玖的人會是碧蓮。

    此刻看到碧蓮,楊顯的表情明顯繃不住,但想到自己所圖,直接別開頭,裝作沒接收到碧蓮視線的模樣。

    雖是侯府,但南東北跟李桂琴不怎么講究禮數,現在人都到齊,落座用飯。

    吃飯時,南溪自然不會放過吹噓楊顯的機會,笑著同南東北跟李桂琴說楊顯如何如何努力讀書,又說楊顯如何如何努力幫自己夫君管理生意,總之,在南溪的嘴里楊顯簡直是一個全才,就沒有他不會做的事情。

    南東北跟李桂琴兩人頗為驚嘆的看了眼楊顯,明顯是被南溪口中那個能干且會體諒父母孝敬父母的楊顯給感動了。

    若是繼續被南溪繼續洗腦幾日,不用她開口,南東北兩口子都想要把自己閨女嫁給楊顯了。

    玖玖懶得搭理南溪吹楊顯,但若是把南東北兩口子說動了讓自己嫁給楊顯就不好了

    玖玖笑著看向南溪,“我聽父親說,表哥的啟蒙老師是韓伯伯?”

    韓舉人是縣城里的舉人,以前同南東北一個老師,不過不一樣的是南東北家里富裕,而韓舉人家境貧寒,當初他家里窮的揭不開鍋,還是南東北聽后毫不猶豫的送米送面送銀子幫他一家度過難關。

    后來他中了舉人,也不曾忘記南東北的恩德,逢年過節都會帶著一家老小前來拜見,南湘同韓舉人家里的孩子關系都很不錯。

    當初南東北有心想把南湘說給韓舉人家的小子,但奈何韓舉人家小子早就定了娃娃親,只能就此作罷。

    而也因為有這一層關系,韓舉人才愿意為楊顯啟蒙。

    聽到玖玖問楊顯的啟蒙老師,南溪同楊顯都有些不知道玖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韓舉人啟的蒙。”

    “這樣啊~”玖玖放下筷子,手指輕輕的戳了戳自己的臉頰,臉頰處瞬間多了一個小窩,配上她那一臉費解的小模樣,俏皮又可愛。

    “韓伯伯才高八斗,若是表哥是他啟蒙,又那般刻苦讀書,怎么會到現在還只是一個秀才呢?”玖玖一臉疑惑的看著南東北,“韓伯伯整日說自己愚鈍,都已經高中進士,怎么表哥這般聰慧又努力,卻考不中舉人,著實怪異。”

    南溪夸楊顯的時候,一字一句恨不得把世上最美好的詞匯都安在楊顯的身上。

    在她的嘴里,楊顯才高八斗,勤奮努力,簡直是天上有底下無的絕世好男兒。

    這樣的好男兒,不管到哪里,都應該得到所有優秀女子的青睞。

    故,南東北跟李桂琴兩人不斷驚嘆的點頭。

    此刻,玖玖突然一問,有了思考功夫的南東北的李桂琴瞬間便多了時間思考。

    然后很快就發現了南溪話里的破綻。

    要是楊顯真的像她說的那樣優秀,怎么到現在還只是一個秀才呢?

    南溪自己吹的太過火了,此刻被玖玖戳穿,瞬間張口結舌,不知該如何解釋楊顯到現在還是一個秀才這件事。

    南溪瞬間啞火,而楊顯也垂頭不語。

    南東北雖然實誠,但畢竟去過好幾次京城,也看過那些大臣互吹彩虹屁的畫面,瞬間就意識到了南溪這是在吹噓呢。

    南東北面色一沉,立刻就想到了不好的事情上面,笑著打哈哈,“想來定是忙于生意才會耽擱了學習。”

    南東北瞥了玖玖一眼,警告她別亂說之后,便笑著轉移話題。

    李桂琴也很快就反應過來,順著南東北的話繼續說。

    本來想把楊顯吹起來,然后趁機提出玖玖跟楊顯婚事的南溪被玖玖戳穿之后,自己面上有些無光,且還擔心玖玖有說出一些她沒辦法回答的問題,便沒有再說楊顯的事情。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股票分多少种板块 江苏11选5玩法秘籍 澳门有几种赌博玩法 浙江20选5怎么才算中奖 炸金花技巧规律视频 一头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新疆11选5走势图 银行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爱彩乐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11旺娱乐城在线博彩 哈尔滨期货配资公司 四川快乐十二电脑版 博彩公司权威博彩网评级机构dj6s 北京快8开奖结果查询 海口七星彩网一夜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