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7章 她叫姬喬……她叫桑嘉

    第一次使用血色蓮花的群穿功能,居然攜帶了一幫殺手,而穿越的目的,乃是要消滅他們……

    但這是唯一神不知鬼不覺,不留痕跡地干掉這些靈徒殺手的辦法!

    向寒山翠交代后,李汲發動回穿功能,抱著桑嘉回穿至賞雪閣天臺。

    桑嘉的傷勢極重,內臟幾乎全部被震碎,此刻已到彌留之際。她二目飽含深情“李汲,我終于可以再這么近地看你了!只是可惜,沒多少時間了!”

    李汲努力控制自己的感情“沒關系,我這里有神醫,能救得活你!”

    桑嘉拼盡所有力氣,抓住李汲的前襟“不,你不要找她幫忙,我求你!”

    李汲一愣,情不自禁停住腳步,站在天臺上“卻是為何?雪依乃當世神醫。你這樣的傷勢,她不過是舉手之勞,不費吹灰之力!”

    桑嘉斷然搖頭,口氣決絕道“李汲,你不要找她。若被她治好,我也會自殺。你防不住我的!”

    李汲無奈地嘆了口氣,從空間里摘下金碧翡葉花的最后一片葉子,塞進桑嘉的口中。

    金碧翡葉花和青春之泉的組合,即便傷勢重如女皇,也可救活!

    然后問道“打算去哪里?”

    桑嘉感受到磅礴的生機注入體內,頓時精神一振“我要回我的小窩!”

    “是咱倆的小窩!”李汲捏了捏她的臉蛋兒,就像當初一樣。然后飄身躍下賞雪閣,徑直朝桑嘉在校外的住處奔去。

    “還是被你發現了!”桑嘉將腦袋縮進李汲的懷中,撒嬌般地哀嘆道。

    “說吧,當年你為何要離開我?別提根本不存在的富二代,我要聽真話!”

    “我不能告訴你!”

    “你受到了威脅,而且與雪依有關!”

    桑嘉驚聲尖叫“你怎么知道?”隨即緊緊閉住嘴。她發現自己上當了。

    “你一定有很多話對我說!”

    “我沒話可說!”桑嘉拒絕。

    李汲微笑“那我就這么一直陪著你,直到你想說了為止!”

    桑嘉“切”了一聲“你不覺得,這正中我下懷嗎?”

    “也正中我的下懷!”李汲道。

    “你仍沒變……”

    ……

    說話間,二人來到桑嘉住處的樓下,進入樓道。就在走上樓層轉臺的剎那,一道強橫至極的攻擊,排山倒海般轟來。

    是神隱!

    李汲始終保持著警惕,但他的神念被水泥墻阻隔,待到發現神隱,為時已晚!

    轉臺空間太小,攻擊完全將其覆蓋!

    李汲當機立斷,背轉身子護住桑嘉,同時下達指令穿越!

    穿越再快,畢竟有那么幾分之一秒的延遲時間,神隱的攻擊到了!

    嘭!

    李汲感覺靈魂都被拍出了軀殼,一口血箭狂噴出丈許遠!

    剛一穿越落地,整個人重重摔在金雀樓院的院內,咔嚓一聲,數塊厚實的巖磚受不住巨大的下墜之力,被砸碎成齏粉!

    他不顧自己的傷勢,急忙看向懷中,呼喊道“嘉嘉!”

    剛才神隱那一擊,其威力的九成九被李汲消耗掉了,但就剩下那么一點點,透過李汲的身體,轟在桑嘉身上。

    桑嘉并非修者,骨肉強度與普通人差不多,大半個上身都被轟沒了。

    如今縱然雪依出手,也無力回天了!

    桑嘉緩緩睜開眼睛,抬手摸了摸李汲的臉,有氣無力道“李汲……”金碧翡葉花的神奇藥力令她暫時不死。

    “誒,我在呢,我在呢!”李汲忙不迭答應著,緊緊抱住桑嘉,卻又怕用力過猛,將她擠碎。

    寒山翠、端木凱、女皇、李淪、唐菊、李汰、左武十七劍等等,所有今夜在寒碧峰下榻的強者,盡皆聞聲趕來,霎時擠滿了整座院落。

    他們不知發生了何事,不敢貿然上前,只遠遠地站著,均露出關切之色。

    桑嘉的目光緩緩在眾人臉上滑過,露出笑容“李汲,這就是你打下的天下?”

    李汲點頭,卻忍不住反問“你都知道?”

    桑嘉最后把目光落在女皇身上“還是這身衣服,更符合你的氣質!”

    女皇走到近前,跪坐下來,拉住桑嘉的手“小年那天,在演夢住處的樓下,我見過你。只是不知你竟也是主人的人!”

    桑嘉凝視女皇,嘴角挑起微笑“姑娘冰雪通透,容顏與心性相一致,表里俱澄澈。有你在李汲身邊,我可以放心了!能否有幸知道你的名字?”

    李汲開口介紹“她叫姬喬!……她叫桑嘉。”

    女皇該有多機靈,聽到“桑嘉”這個名字,又看到二人的狀態,頓時明白些了什么,當即接話道“在這個世界上,我會竭盡所能幫助主人。但在華夏那邊……”

    她小臉一苦,無奈道“主人受到一名叫做神隱的人的巨大威脅,性命堪憂。我卻無能為力,半點勁兒都使不上!真是慚愧呀!”

    桑嘉抬頭,深情看向李汲“你想聽故事嗎?”

    李汲道“當然想!”

    女皇纖纖玉手凌空一劃,做了個三十的手勢所有人退出三十丈以外!

    在場的強者一齊朝她鞠躬,無聲地后退,眨眼間便全部隱沒在黑暗之中。

    女皇起身想要離開,卻被桑嘉拉住手不放,見李汲并未反對,復又坐下來,用錦帕給桑嘉擦拭皮膚上的灰塵。

    “三年前,大約也是這個時候……”桑嘉慢慢說道。雖然有金碧翡葉花續命,但她的臟器已殘缺不全,生命正加速流失。

    時間不多了!

    “那時候,我處境艱難,向物理學院提出了退學!”李汲接話道。

    桑嘉微微頷首“在你提交退學申請的當天晚上,有個蒙面人找到了我,說你若離開未央大學,將前途盡毀!”

    李汲不禁一皺眉“蒙面人?神隱?”

    桑嘉再次點頭“他說有辦法讓你繼續念書,但前提條件是,我必須離開你!我反問他為什么?他說你是天選之子,身具大機緣、大造化、大氣運,將來會逆轉陰陽,顛倒乾坤……”

    大機緣、大造化、大氣運……

    這話,怎么與千機道人所說一般無二?

    只聽桑嘉續道“我自然不信。他說我若離開,你將得到一個重要人物的垂愛,并捕獲此人女兒的芳心,從此飛黃騰達!”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浙江20选5奖金算法 河北十一选五的走势 49829原创5尾中特 股票期货交易规则 正规大发快三 股票名称带精密的股票有哪些 北京快乐8开奖官网 今天内蒙古快3走势图 广东好彩1网上投注 pk10计划软件靠谱吗 福彩排列七综合版 广东11选五开奖直播网 南京期货配资网 排列五图纸 体彩排列三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