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7章 占了江清荷的房

    這個防御陣法的恐怖讓眾位大人物見識到陳澤的技藝,并且陳澤強悍的還有他的修為,深知這個少輩前途無量。

    好在這種強大的陣法布置耗材巨大,陳澤兩次布陣全都有王族作為底蘊。尋常宗門,怕是傾盡所有也不見得能湊齊煉制陣基所需的材料。

    “諸位,檢驗到這種地步差不多了吧。難不成你們還真要弄個神咒么?”江生道開口。

    眾人全都深吸一口氣,知道這一次賠大發了。好在得到了這個防御陣法,威力堪比他們的護族大陣,不算太虧。

    不過各家供養的陣道師卻都臉色不好,若非因為他們的質疑,各大王族也不至于倒賠給江家這么多資源。

    承諾的資源自然會有人送上門,十大王族之人散去,這一次江家眾人對陳澤才真正另眼相待。之前討論他進入少王堂時還有長老反對,現在全都閉了嘴。

    擊敗東方修耀,表現出的是修為強悍。

    煉制仙品丹藥,表現出的是丹技無雙。

    至于陣法,他們當中不少人已經被陳澤困過一次,自然沒有質疑。

    如此出眾的少輩,若是還不能破格進入少王堂,江家等同于將人才往外推。

    回到江家,陳澤懸著的心才算落了地。也沒有人逼著他去做靈能核彈,并非是陳澤胡扯的理由大家心腹,而是江家的長老們都清楚,那東西沒有最好。只要陳澤在,未來江家若真有難,再制作也不遲。

    想想這幾個月,陳澤被江清荷威脅著跑腿,結果竟遭遇這么多危險。陳澤打定主意,熱愛清瑤,遠離清荷!

    當當當!

    陳澤休息一夜,居住的小院便被人敲響。陳澤打開,外面一個女子微微向他頷首:“陳澤,我奉長老之令帶你去少王峰。”

    修仙之人家當全都在儲物戒中,其余的東西皆可扔掉。陳澤沒什么可留戀的,直接跟隨這女子來到少王峰。

    這一次身上雖然有眾多人目光駐留,卻再無敢出來阻止的小輩。

    現在陳澤在十大王族內如日中天,更是家族長輩全力拉攏的少輩,他們怎敢得罪。

    “十四姐,九爺爺吩咐,陳澤來了你帶他直接去天字甲號院。”這時一個看起來不足百歲的男子走來開口。

    那女子微微皺眉:“天字甲號院是清荷堂姐的居所,你確定是九爺爺的命令?”

    “十四姐何必質疑,這件事清荷學姐已經同意了的。”他說。

    那女子點頭,對陳澤說:“請。”

    陳澤很詫異,“你是王女?”

    “我是江家之人,屬大爺爺一脈。”她回答。

    陳澤不是很理解,“大爺爺的一脈屬于嫡系,你怎么會在這里服侍人?”

    這女子笑道:“少王峰是家族內靈氣最充沛之地,以我們的資質是沒有資格入少王峰的。只要能進入這里,哪怕是雜役弟子的身份也心甘情愿。而且這里的兄弟姐妹天資卓越,隨便得到他們的一些心得,受益無窮。所以少王峰的雜役弟子大家都搶著當。我若非有大爺爺一脈的身份,還得不到呢。”

    陳澤看看她,“所以今后你也算是我的侍女了?”

    “家族沒有規定雜役弟子分屬服侍誰,不過大部分人都是有特定的少王堂弟子服侍。”她說。

    “還是算了,你之前一定也有服侍的人,我若強行把你要過來豈不是與人結怨。”陳澤說。

    她卻神色暗淡,道:“我天資太差,人又笨,若非是大爺爺一脈,早就被趕下峰了,哪有人肯用我。”

    哦?

    陳澤點頭,“那你就留下吧,我剛到少王峰,對什么都不熟悉。”

    “是,公子!”被陳澤欽點后,這女子便改了稱呼,這讓陳澤很不習慣。畢竟人家是王女,回到內門依舊是人上人。

    “算了,我與清瑤是仙侶,你還是叫我姐夫吧。”陳澤臉大不害臊,八字還沒一撇,直接把江清瑤當成自己媳婦了。

    “是,姐夫。”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陳澤說。

    “我叫江隱柔,姐夫可以叫我小柔。”

    天字甲號院很大,幾乎趕得上一座山莊了。里面很僻靜,陳澤兩人過來時剛好有兩個人走出來,看了陳澤一眼很不高興。

    莫名被嫉恨陳澤很疑惑:“小柔,我這么招人恨么。”

    “那是嫉妒。天字甲號院是最好的別院,他們之前是服侍清荷堂姐的人,可以在這里居住修煉。堂姐也很慷慨,經常指點他們修煉,也贈與他們修煉資源。如今姐夫過來了,他們自然要搬走,怨恨您很正常。”江隱柔笑道。

    “當他們知道你留在這里了,估計會更怨恨你吧。”陳澤帶笑傲。

    江隱柔聳聳肩,“或許吧,但主要是你。”

    “這里的東西你看著收拾,我去看看朋友。”

    希帥跟江淮秋兩人身體還未徹底恢復,沒有繼續閉關。陳澤去見兩人,希帥有自己的院子,卻堂而皇之地賴在江淮秋這兒不走了。

    若說他對江淮秋沒意思,鬼都不信。

    “你小子可真能惹事兒,過去我以為是自己霉運連連,現在明天是被你坑的。”希帥說。

    “我能有什么辦法,被江清荷那女人忽悠去了禁地,還是去搶法則種子。毛好處沒撈到,還差點兒死了。”陳澤說。

    江淮秋道:“你已經正式成為少王堂弟子,這還不算好處?”

    “對我來說進不進少王堂真無所謂,我之前別說是這里,連普通道門的資源都沒有,還不是一樣揍少王。”陳澤說這話時十分輕松,分明不把這些人看在眼里。

    “的確,連東方修耀都擺在你的手里,就是不知道各家隱藏少王之中是否能有與你對決的了。”江淮秋道。

    隱藏少王便是天資更強的少輩,在他們嶄露頭角之時便被隱藏。不被世人關注,猥瑣發育。一旦真正出手,必然震驚大勢。

    遠的不說,江祖懸便是江家隱藏了千余年的隱藏少王,戰力比大爺爺江祖行還要強出幾分。

    “管他如何,來了照揍不誤。這兩天你們就要閉關了吧,等我重新給你們煉制丹藥。”

    這倆人等的就是陳澤這句話。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七乐彩复式计算器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河南快3开奖l结果 山西11选五前三开奖结果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 巴西三分彩开奖查询 齐鲁股票配资网 银川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官方精准三半半波中特 青海11选五最大遗漏号是 股E融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河北省 慧配资 今日五粮液股票价格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网站 赌快乐赛车怎样看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