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17章,王冕的選擇(上)

    “父親大人,您可不能放虎歸山啊!”

    王武上前拖住了王冕的腳,說道,“到了這個時候,我們沒有回頭路可走,您若是……”

    “砰!”

    王冕身上氣息勃發而出,一腳踹出,王武整個人被踢飛出去,而后重重的砸在了大殿的柱子上,落在地上直接斃命!

    這一幕,看的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本以為王冕要弒君的眾人,都有些慌了神。

    尤其是王希鳳,看著哥哥王武被一腳踹死,整個人都懵了,立時質問道:“父親,你難道以為他會放過咱們王家嗎?你竟然弄死了大哥,有你這樣做父親的嗎?”

    握著刀的王賁愣了一下“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這一刻他忽然明白,為何自己的父親,會讓自己先來,而不是跟著自己一起過來!

    這一刻,他終于明白,父親在書房里的那句話,只是他不明白,父親為什么要這么做!

    王武雖然不是他的親兄弟,卻也是同父異母!

    “王武欺君罔上,罪不可恕!”

    王冕仿佛沒聽到王希鳳的話,他的目光掃向了跪在地上的王家家主,道,“她是你唐家人,理應由你這位家主來管束!”

    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唐家家主到現在才反應過來,自己這個老岳父,根本就不是來給女兒撐腰的,更不用說弒君了!

    他這句話已經說的很明白,我王家人觸犯龍顏,我已經處置了,而王希鳳是你唐家人,不是我王家人!

    果然,此話一出,王希鳳整個人都懵了,那張雍容的臉近乎扭曲,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議,她的父親,竟然不認她這個女兒!

    “虎毒尚且不食子,你這老毒物,竟然連自己的兒子都……”

    王希鳳指著王冕大聲的罵道。

    “啪!”

    她還沒罵完,王家家主一耳光上去,直接將王希鳳抽翻在地,而后立即匍匐在地,道:“王希鳳欺君罔上,立即逐出唐家,吾唐家管教不嚴出此孽障,全憑陛下處置!!”

    形勢反轉的讓易阡陌都有些目瞪口呆,更別說他身邊的妹妹唐倩嵐,看著眼前這一幕,她感覺像是做夢一般!

    王冕來這里,竟然不是為了給女兒撐腰的,更不是為了弒君,可既然如此,為何王賁要出現在這里?

    為何王冕還要親自過來?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人一頭霧水,可這卻發生了!

    而且,身為軍神的王冕,難道不知道秦王已經是甕中之鱉了嗎?今日只要王冕一聲令下,誅了秦王,王家與唐家振臂高呼,整個秦地都會翻天覆地,落入王家與唐家的手中!

    可是,王冕卻沒有這么做,他將一腳踹死了自己的大兒子,而后直接拋棄了自己的女兒!

    那個小兒子王賁,更是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再無半點囂張氣焰。

    主座上,嬴駟冷冷的看著這一幕,目光最后移到了王冕身上,此刻不知道在想什么,顯然連他都有些震驚王冕的所作所為!

    至于趙赫和蒙神,更是一頭霧水,他們都已經準備好死戰到底了,沒想到王冕竟然給他們來了這么一出。

    “王武與王希鳳所言只系一人,罪不誅連!”

    嬴駟冷聲說道。

    唐家家主立時大喜,而后立即下令道:“來人,將王希鳳拉下去,杖斃!”

    兩位長老立即上前,將王希鳳拖了起來,直到此刻,王希鳳才反應過來,喊道:“王冕……你這個老毒物,你不得好死,唐乾宇,你這個沒用的狗東西,你唐家遲早會被滅門,你等……”

    王希鳳尖銳的聲音響徹在大殿,還沒等她罵完,兩位長老便是兩巴掌下去,直接打腫了她的嘴,讓她說不出來。

    待王希鳳和王武被拖下去后,大殿立時安靜了下來。長老們到現在才反應過來,卻都感覺道背脊發涼!

    “都下去吧!”

    嬴駟冷聲道。

    唐家家主立即命唐家眾人,全都退出了大殿,最后殿內只剩下了王冕父子與易阡陌兄妹倆!

    隨著禁制打開,殿內再次寂靜無聲。

    “王大將軍有何軍務稟報?”嬴駟問道。

    王冕當即單膝跪地,道:“稟告陛下,東嶺周家,淮揚吳家……密謀造反,臣不得已,調動大軍,已經將其滅門!”

    “咝咝!”

    跪在地上的王賁,倒吸了一口涼氣,東嶺周家和淮揚吳家,那可都是秦地的豪門,其勢力僅次于唐家和王家。

    現在竟然直接被滅門了,而且是他父親親自動的手,這讓他實在是震撼。

    “大將軍辛苦了!”

    嬴駟微微一笑,道,“既然吳家與周家密謀造反,便是咎由自取,善后之事,還望大將軍多費心。”

    “臣職責所在,不敢居功。”王冕平靜的回道。

    聽到兩人的對話,一旁的易阡陌,忽然明白為何王冕會來這里了。

    嬴駟從主座上起身,走了下來,拍了拍王冕的肩膀,說道:“大將軍乃國之柱石,寡人希望大將軍日后能夠謹守本分,勤勉為國!”

    “臣定不辜負陛下信任。”王冕低著頭說道。

    “退下吧。”嬴駟說道。

    “臣告退!”王冕說完,給王賁使了個眼色。

    父子二人立時離開了大殿。

    等到他們二人離去后,嬴駟走到易阡陌身邊,說道:“你說說,王冕為什么要這么做?”

    “天劫之事,你一直隱而不發,便是在等待機會,剪滅整個秦地的所有宗族和豪門勢力,對吧?”

    易阡陌說道。

    “不愧是丹盟北極峰峰主。”

    嬴駟笑著道,“如今能夠制衡秦地的,除丹盟之外,便只剩下秦地內部這些宗族與豪門,我本來是想連同王家和唐家,一網打盡的,可惜……軍神就是軍神,寡人的算計才剛展開,他便領會了寡人的意思,合該他王家當興!”

    “可剛才那種情況下,王冕占據了絕對的優勢,若是弒君……豈不是……”

    一旁的唐倩嵐話還沒說完,忽然意識到眼前的人是秦王,立時閉上了嘴,低著頭不敢再問了。

    “哈哈哈!”

    嬴駟大笑道,“妹子怕什么,寡人說了,你是阡陌的妹妹,那就是寡人的妹妹,在外界寡人不敢說,但在這秦地,你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你少打我妹主意!”

    易阡陌卻一點面子都不給,冷著臉把唐倩嵐護在了身后。

    嬴駟苦笑連連。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四川快乐12任五走势图 十一选五任2神号期期必中 河北快三今日预测号码 到百度首页 360上市 青海体彩11选五走势图快三 单机游戏急速赛车 浙江省2004体彩6+1 快三开奖助手免费 新5分赛车 配资做期货 11选五5开奖结果,吉林 福彩6十1牛材网 辽宁体彩11选5玩法 大发快三哪个平台正规 江苏十一选五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