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18章,王冕的選擇(下)

    飛舟。

    王冕靜靜的立在甲板上,迎著冷冽的風,吹的身上的衣服獵獵作響,那深邃的眼窩中,一雙老沉的眸子,熠熠生輝。

    “爹!”

    在他身側,立著一名身穿勁裝的青年,他的臉上全是疑惑和不解,對于剛剛發生在唐家的事情,到現在依然感覺到震撼。

    “有什么想問的,便問吧!”

    王冕平靜的望著前方,“你只有這一次機會,為父不可能永遠在王家守著你們。”

    王賁咽了咽口水,道:“為什么沒有選擇直接與秦王撕破臉,而是要……要殺了大哥,放棄姐姐!”

    聞言,王冕的臉抽動了一下,說道:“他們若是不死,王家便會被滅門!”

    “為什么?”

    王賁說道,“我們占據了絕對的優勢,以父親您的實力,完全可以鎮壓趙赫與蒙神,只要殺了秦王,唐家與王家聯合起來,振臂一呼,整個秦地都將是我王家的!”

    “閉嘴!”

    王冕扭過頭,瞪著他,“為父不希望再聽到這種話!”

    王賁低下了頭,沉默了起來。

    “為什么不救你大哥和姐姐?”

    王冕說道,“為了王家,咱們這位新任的陛下,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對付,從天劫之事后,他就一直在等待著機會,殺商君是為了安撫宗族與豪門,但商君沒了,便沒有人可以制衡豪門與宗族,陛下需要一個理由,于是天劫出現了!”

    王賁愣了一下,感覺背脊發涼:“你的意思是說,這一切都只是陛下的算計?陛下來唐門,其實就是為了滅我唐家和王家!”

    “到也不是為了滅我唐家和王家,而是一種試探!”

    王冕說道,“早在我到達唐門之前,便收到了京都的消息,東郊城的長龍君,帶著人滅了北地豪門李家,公子虔坐鎮京都,將京都的宗族一網打盡!”

    “咝!”

    王賁倒吸了一口涼氣:“可是,陛下孤身來此,就不怕我們……”

    “不怕!”

    王冕打斷了他,“秦地早已經不是當年的秦地,商君的變法,對于秦地而言,真正構建出的是一個龐大的戰爭體系,整個秦地人人皆兵,就如同丹盟的煉丹體系,丹盟人人皆是丹師,正因為有這個體系的存在,秦地才能從弱秦成為強秦,才能為山東六國所畏懼!”

    “可即便如此,我們依然是有勝算的!”

    王賁說道,“只要拿下了……”

    “不!”

    王冕搖了搖頭,“你太年輕了,商君構建的體系,其核心便是秦王,老秦王駕崩時,唯一能夠主掌這個體系的,只有商君本人,老夫沒有想到,嬴駟竟然可以拿下商君,登基為王,也就在那一刻起,嬴駟成為了整個秦地唯一的主人!”

    “你和秦地的那些豪門一樣,都不明白時代早已經變了,你們還以為,秦王還是以前的秦王,自商君之后,一切都變了!”

    王冕嘆息道,“即便我們今日成功,公子虔馬上便可以扶持一位新的秦王登基,到時候我王家便會成為新任秦王砧板上的肉,我這個軍神,不過就是一個虛名,秦王諭令高于我的軍令!”

    王賁終于明白了一切,想通了這些之后,感覺身上全都是汗,今日若是真的如此做,王家數百年的積累,將會毀于一旦!

    王家人也會被滅絕于秦地!

    “可是日后陛下,還是會對付我王家吧!”

    王賁說道,“今日的事情,會成為陛下的心結,畢竟您……”

    “所以我來了!”

    王冕說道,“要破這局,那就得向陛下表明自己的心意,今日之事我已經告知陛下,王家并沒有任何謀反之意,若是敢有,哪怕是親兒子,吾亦可殺,哪怕是親女兒,吾亦可棄,我王家唯一要保存的,只是一條血脈,一條延續下去的血脈!”

    王賁恍然大悟,終于明白父親與秦王對話的意思,當時所有人都以為,王冕是要逼迫秦王就犯!

    這也讓王武和王希鳳兩人,差點以為王冕要弒君!

    可直到現在他才明白,王冕那時候其實是在求饒,求這位陛下放王家一條生路。

    嬴駟最終的抉擇,讓王冕松了一口氣,如果嬴駟堅持要殺自己,那王冕必然會魚死網破!

    但嬴駟沒這么做,于是才有接下來的王武被一腳踹死,王希鳳直接被王冕拋棄。

    看著眼前的父親,王賁心中有些畏懼,但更多的卻是可憐,畢竟那是自己的親兒子,那是自己的親女兒。

    想必他心中比誰都難受,只是為了整個王家,為了延續下去,他不得不這么選擇,不得不這么做。

    這一刻,王賁心中百感交集,覺得自己的命運有些可悲。世人都覺得王家勢大,身為軍神的王冕,高高在上!

    然而,在秦王面前,軍神王冕,也只是螻蟻罷了!

    “今日之后,我王家當興!”

    王冕忽然看著他,說道,“我們的這位陛下,是一位逆天的雄主,秦地在他的手中,會有遼闊萬里之疆,會是天下共主之命!”

    “可有丹盟在前,我秦地百萬雄師,便永遠無法東出!”王賁說道。

    王冕卻搖了搖頭,笑道:“還記得那個千夜嗎?不對,應該叫做易阡陌,據我所知,如今的他,可是丹盟北極峰峰主!”

    “父親的意思是說!”王賁眼中全是驚訝。

    “你覺得陛下為何會這么看重他?”

    王冕笑著道,“掃除了秦地內部的障礙,擋在我大軍面前的,便只有丹盟,而丹盟……如果成為陛下的盟友呢?這才是陛下,真正的厲害之處,所有人都小看了他,他的目光早已不在秦地,早已投向了遙遠的東方六國,投向了大周的京都!”

    王賁傻眼了,他終于明白,為何陛下會給易阡陌這么好的待遇,為什么會這么敬重他!

    以丹盟如今的力量,秦地自知是無法對抗的,但如果易阡陌成為丹盟的盟主,那秦地百萬雄師東出,就不再是任何問題!

    數代秦王無法實現的夢想,將會在這一代秦王身上實現,即便一直跟著父親東征西討,可這卻是王賁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那我王家是什么?”王賁迷茫的問道。

    “我王家是陛下手中的劍!”

    王冕說道,“掃平六國的劍!”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湖南十分彩现场直播 快乐十分选号技巧口诀 试机号3d今天开机号 天津11选5哪里可以买 摆渡配资网介绍股票杠杆的再次管控的难题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软件 威力财配资 临汾期货配资 体彩p3今晚开奖号码是多少 江西时时彩 国际 娱乐 浙江6+1开奖号码双色球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平台 pk10北京pk拾 股票分析师骗局 甘肃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海南环岛赛游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