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1章組牌局

    孟得魁三人進屋的時候,錢三爺就坐在正廳的椅子里,手里握著兩個核桃轉啊轉的,旁邊的桌子上如往常一般,七八個人正在那兒打牌,看見他們進來,這些人停了一瞬,孔真摸牌的手下意識的緊了一下,然后又不動生色的該干嘛干嘛。

    二柱也看到了孔真,他平時總是跟在張猛后頭,兩人的關系一向不錯,不過此時的這個情況,二柱只能選擇對他視而不見。

    “二柱得魁……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的?看到你們我這下終于可以放心了!”

    錢三爺說話的時候細尾是挑著的,二柱裝作自己什么都看見,客氣的上前寒暄,“托三爺的福,我三哥和猛子這回可是遭了大罪了,為了能回來,被那幫孫子傷得不輕,身上的傷養了近半個月才算見好,這兩天才剛回來。”

    二柱這番話說得明白,不是我們不來見三爺,而是你把我們扔在港城后,我們三個可憐蟲為了能回來,被人傷了,而且還傷得不輕,所以你那些猜測都是錯的,可千萬不要把屎盆子扣到我們兄弟頭上。

    要說沒進這道門時,他還只是猜測,見到三爺后,他便能夠肯定了,那位李所長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肯定是把事情告訴三爺了,三爺現在對他們絕對別有目的。

    二柱觀察過不止一次,三爺挑著眉說話的時候就是他打算收拾人的時候,他這是明顯記恨上他們哥倆了,這讓他不得不更加小心的應對!

    錢三爺也打量起孟得魁來,可是他怎么看也沒看出眼前的人像是不久前才受過傷的,細長的眼睛不由的瞇了瞇!

    二柱竟然在騙他!

    孟得魁……老子的傷藥效果好怪我嘍!老子的恢復能力強怪我嘍!

    “哦?得魁的身手可是咱們這幫兄弟里最好的,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能傷了他?”

    周紅星看似關心實則語帶懷疑的看著二柱問道。

    “他再能打也防不住七八個人打他一個!索性我們命大從港城逃了回來,要不然估計現在能不能活著都是個問題~”

    二柱說得含糊,屋里的人自動腦補成,當時他們兩拔人走散了,孟得魁一個人護著二柱和猛子兩人逃跑,結果被七八個人圍攻,最后被人捅傷了,索性他命大,甭管用什么辦法逃回了內地,到了南省后又養了好些天的傷,傷好后才回了家。

    可惜老奸巨滑的錢三爺卻是一個字都不信的,因為他沒說一句關于那批手表的來歷,錢財的事兒解釋不清,那么剩下的事兒就不用問了,肯定全是假的。“哎,行了,過去的事就別提了,如今你們兄弟回來了,三爺說什么也要給你們慶祝慶祝。”

    孟得魁神經多粗也看出來了事情的不對勁,“慶祝就不用了吧,怎么好意思讓三爺破費?”

    畢竟這老東西可是剛虧進去整整五萬塊呀,他不會是想叫上一大桌子菜,最后讓他們兄弟兩個付賬吧?

    他就是再蠢也知道錢三爺要是想收拾他們的話,絕不會如此小打小鬧!

    那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說這話可就見外了啊!

    就這么定了,今天中午誰也不許走,咱們兄弟不醉不歸。”

    二柱……如果您說話的時候沒挑著眉毛的話,我也許就信了!

    孟得魁誰特么和你就這么定了,老子還想中午早點回去吃媳婦做的好菜好飯呢,誰有空跟這和你白活?

    不過,他也不想跟錢三爺鬧得太僵,畢竟都在一個縣城里過日子,沒必要多出個仇人來。

    因此也沒有再說別的了。

    見兩人不再張羅回去,錢三給周紅星使了個眼色,周紅星立刻會意,上前拉著兩人道“中午還早著呢,閑坐著也沒意思,咱們也跟著摸兩把牌吧!”

    別說,孟得魁還真有點手癢癢,他這可是挺長時間沒摸牌了,再加上今天兜里有貨啊,而且這一屋子大部分都是熟人,他還真沒啥可懼的!

    不過玩牌前,他想起了一件事兒,“周哥,我結婚的時候從你手拿的五十塊錢正好今兒我身上帶著,先還你吧。”

    誰知周紅星見他從褲兜里掏出一疊大團結時卻并沒有接,“這是干啥?不就是五十塊錢嗎?還用你這么惦記著!

    再說了,誰上牌場前先往外掏錢的,這不擎等著輸嗎?

    先玩著吧,等你玩完了再說!”

    孟得魁心道老子又不是輸不起,還錢你咋還不要呢?

    不過他這人一慣大大咧咧,不收就不收,大不了等臨走前把錢給他撂下就完事兒!

    于是這三人就一起上了牌桌。

    這時候的人們玩牌最多的就是捉老a,不過那是人少的時候玩的,像他們這么多人的一般都是瞪大眼或是扎金花,今天這些人玩的就是扎金花。

    以前孟得魁也沒少玩,贏少輸多,不過他們玩得都不大,一次五分、一毛的押底子,輸上塊的那都是多的,當然你要硬不認輸,輸了還要玩的話,那扔進去的錢可能就沒邊了。

    孟得魁玩這個一向克制,玩玩過過手癮就行了,絕不戀戰,因此他手上這些年來雖然沒攢下錢,但也沒因為這個欠下過外債。

    一開始,二柱和孟得魁兩人都是小勝,玩了六七把,周紅星笑瞇瞇的開了口“看來這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這話是一點也不假,瞧瞧魁子這手氣好的,今兒還不得讓兄弟們把褲子都輸沒了?”

    這時牌桌上就有人說了,“這五分底兒也不好找,玩得太小了,要不咱們換換吧。”

    周紅星笑罵道“換個屁,你也就配玩這五分一毛的,兩毛的你都玩不起,沒事你起什么刺兒!”

    哪知那人往自己兜里一掏,立刻摸出一把大團結,“誰說老子只配玩五分、一毛的,有種咱們就來五毛十塊的,你要能把這些錢全贏了,老子就服你!”

    五毛十塊的就是五毛的底,十塊封底。

    十塊錢,供一個孩子上一年學都有得剩。

    玩這么大,不用問就是奔著坑人來的。

    二柱看著,這小子以前沒見過!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福彩湖北快3 i江西新11选五开奖结果 三期必出特肖资料 股票什么开盘 河北11选五一百期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奖金对照表 贵州11选五前3遗漏数据 佳永正规配资网站-深圳佳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秒速快3历史开奖 七星彩开奖数据 北京快3全天一期计划 快乐10分云南 玩排列三能赚钱吗 pk10刷流水套利论坛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