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錢到手

    知道老夫懼怕李家,一定是在那小子口中得知。

    一百萬金幣,周大武當即倒吸一口涼氣。

    周家雖然家大業大,但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一百萬金幣。

    但同時如同張天豪所說的那樣,周大武懼怕李家,沒有李家他也不可能擁有今天。

    想了了想,旋即周大武嘆了口氣說道。

    “罷了罷了,只要你放了我兒子,老夫多少錢都愿意給你”。

    “但巧婦難做無米之炊,我們周家不可能一下子拿出一百萬金幣”。

    “最多給你十萬金幣,你看怎么樣?”

    十萬金幣,打發叫化子,知道周家資產上千萬。

    一下子拿出一百萬金幣確實需要點時間,自己也不可能等那么久。

    早已經與小兵小馬二人商量好,張天豪笑道。

    “六十六萬金幣,少一個子都不行!”

    六十六萬金幣,還六六大順,知道眼前小子吃定自己。

    隨即周大武一臉難看的從衣袋中拿出六十六張面額一萬金幣。

    并交到張天豪手中:“希望你這小子信守承諾”。

    “放了我兒子,如有違背,老夫定然要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哪那么多廢話,接過周大武手中金票,張天豪一臉不屑,道。

    就在家好好等你兒子,我說話算話,想要威脅,你還沒有那個資格。

    說著,張天豪便要起身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名開門小廝急匆匆進來,看著周大武急道。

    “老····老爺不····不好了,我們周家諸位長老就要進來了”。

    “但被奴才都擋在了大門口,老爺說不想要外人知道,奴才可是一點都不敢大意”。

    一臉難看的看向張天豪,隨即看向看門小廝,周大武,道。

    “此事你這小廝做的可以,現將客人帶出我們周家”。

    “切記不可以讓你我之外,第三人知道,否則老夫要了你的命”。

    是是是!

    在得到開門小廝的答應后,旋即周大武看向張天豪。

    “還有你,切記作為不能夠言而無信,否則老夫殺向你們張家”。

    “即便拼個你死我活,也要你這小子償命來”。

    哼,面對周大武所言,張天豪冷哼一聲,只要你有那個本事。

    隨即在開門小廝帶領下離開周家。

    ·········

    此時一處空地上,看著張天豪一臉微笑回來,小馬與月月二人喜道。

    “豪哥怎樣,事情成了嗎?”

    “成了!”

    張天豪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狂笑,道。

    “我原本料想那老家伙會討價還價一番,還真沒想到事情會進行的如此順利”。

    說著張天豪一臉狂笑的將周大武所給的六十六張面額一萬金票拿出來。

    當然,六十六萬金幣或許對于一般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但在張天豪看來他不是得到了這筆錢高興。

    而是他終于羞辱了周大武那老家伙,大仇得報一半。

    后面有機會,張天豪發誓絕對會要了周大武那老家伙的命。

    緊接著張天豪直接將一萬金票扔在地上。

    剩下的,回去按照功勞,則與小兵小馬二人分掉。

    見張天豪將一萬金票扔在地上,小馬與月月二人當即一臉詫異。

    “豪····豪哥,你這是為何,好不容易搞到錢,為何要扔掉?”

    “給土地公留點,圖個吉利”,張天豪笑道。

    這···這!

    小馬與月月二人頓時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但如果沒有張天豪,他們或許一個終身在青樓里面。

    一個終身渾渾噩噩的過日子,此時張天豪說什么二人自然不敢反駁什么?

    回到關押周康之地,小馬當即忍不住在周康臉上猛親來一口。

    “哈哈,你這小子果然是我們的財神爺”。

    “只是你那鐵公雞父親如果在爽快些就好了”。

    知道張天豪一行人在自己父親那里拿到了錢,周康叫嚷道。

    “這下好了吧,本少都說了,本少那窩囊父親怕我娘,你們絕對能夠拿到錢”。

    “現在你們該信守承諾將本少放了吧!”

    面對周康所言,張天豪笑道:“我自然信守承諾將你放掉”。

    “但別人放不放你我就不清楚了”。

    說著,張天豪頗具意味看向小兵小馬二人,意思是將周康殺掉。

    當然,張天豪也不是不信守承諾,但也要看是什么人。

    同時也是為了小兵小兵月月三人安全著想。

    像周康這種紈绔留下來只會是一個天大的禍害,張天豪這也是替天行道。

    很是明白張天豪意思,看著一步步向著靠近小兵小馬二人。

    周康一臉恐懼的道:“不····不不,不要殺我,張天豪你不是人,卑鄙無恥”。

    “你不講信用,殺了我你就以為沒有事情了嗎?這才剛剛開始”。

    “你要知道我娘乃忘憂城李家,忘憂城李家,知道不知道,豈是小小周家所能夠比擬”。

    “殺了我,天上地下,從此將在無你容身之地”。

    這小子說的倒是挺嚴重的!

    眼見如此,小兵小馬二人目光看向張天豪,聽候其意思。

    然而張天豪直接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殺,有什么事情我扛著,不殺這小子我們所有人都會暴露”。

    “孰輕孰重,你們看著辦!”

    面對張天豪所言,小兵小馬月月三人一臉的難受。

    “豪···豪哥你就不應該暴露自己,早知道你要殺周康這小子”。

    “我們說什么也不讓你只身前往周家”。

    看著一臉得意周康,仿佛是說,小樣不敢殺本少了吧。

    張天豪笑道:“我既作出打算,就不可能做沒把握的仗,殺!”

    說著,張天豪直接轉過身,如果小兵小馬二人這點事情都做不好。

    他要這二人有何用?

    見張天豪真的要殺自己,周康秒慫,當即求饒道。

    “豪···豪哥,不要殺我,我還有利用價值”。

    “你不是要錢?我有錢,很多很多的錢”。

    “小小周家沒有,不是還有忘憂城李家嗎”。

    “要知道我娘乃忘憂城李家獨女,只要我娘一句話”。

    “別說百萬金幣,即便是千萬金幣,億萬金幣李家都會給你”。

    億萬金幣,這小子說話不打草稿。

    張天豪即便是在沒有見過世面,也知道千萬金幣也只有大愚國皇家才可能拿的出來。

    一個忘憂城李家又怎么可能,除非它有富可敵國的實力。

    不過眼下正是缺錢實話,多少是一點,旋即張天豪如是說道。

    “誰會嫌棄錢少,但你這小子,我如何相信你!”

    周康急道:“豪哥若是不相信我,很好辦,大愚國古家有一種失心丸”。

    “豪哥用這種藥便可控制我了,不過這種藥丸副作用很大”。

    “很大幾率,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會讓我得失心瘋”。

    “但為了活命,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豪哥控制了我,屆時還會怕我會背叛您嗎”?

    或許是害怕張天豪覺得自己價值不夠,周康接到。

    “豪哥放心,除了我可以讓我娘給很多的錢豪哥”。

    “我在忘憂城認識不少世家闊少,屆時豪哥不愁沒有買賣可以干”。

    面對周康所言,張天豪不僅倒吸一口涼氣。

    好小子,居然為了活命,讓自己得失心瘋都可以。

    旋即張天豪笑道:“恭喜你,我絕對不殺你”。

    “像你這么衷心的狗,我也舍不得讓你瘋掉!”

    不等張天豪說完,周康狂喜,道。

    “謝豪哥不殺之恩,我周康一定竭盡所能,如同一只狗一般為豪哥效力”。

    張天豪笑道:“先別高興道太早,我不殺你,并不代表不控制你”。

    “你這小子太滑頭,誰知道你會惹出怎樣的事情來”。

    面對張天豪所言,周康當即臉色邋遢了下去。

    “這么說,豪哥決定用失心丸控制我,可我很大幾率會徹底變成一個瘋子”。

    “到時候也幫不了你什么忙啊,況且除了失心丸”。

    “我真的想不到豪哥可以用什么來控制我,除非高階武者攝心術,可豪的修為·····”。

    ·······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湖北快3基本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开奖app 大乐透选号顺口溜 上证50权重最新排名 浙江11选五玩法规则 聚财略配资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内蒙古十一选五和值走势图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 易投配资 快3开奖结果河南 最新彩票网址大全 浙江体彩6十1杀号专家预测 哪种投资理财产品好 深圳风采预测 澳门五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