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2 神奇夢境

    那是個神奇的夢境,他的意識進入了一個深邃的黑色空間,圍繞在他周圍的,是將近數百個圓形的光點,這些光點有白色,藍色和黑色三種顏色,圍繞著他就像無數顆璀璨的星辰,每個光點都仿佛有呼吸般微微起伏。

    張煒覺得自己好像躺在一個浴缸里,那些星辰像泡沫般觸手可及。

    “這到底是什么?”張煒好奇地看著周圍,隨手觸摸了其中一顆。

    頓時,那個星辰瞬間放大,整個將他包容了進去。

    那是一間安靜的臥室,一個女人正抱著一個小孩面容安詳地睡在床上。

    張煒震驚地看著這一切,因為這個女人他認識,如果沒記錯的,正是他租借的房子樓下的一個住戶。

    她們一家都是從外地過來做餐館的,老公是大廚,這女人是老板娘兼跑堂,小孩兩歲,平時都是一邊做生意一邊帶小孩。

    張煒很喜歡這家人做的手撕包菜,平時下班后都會點一份帶到樓上去吃,所以對老板娘印象深刻,這時候看到她,忍不住心中想到:“為什么會在這顆星星里看到她?難道我潛意識里暗戀老板娘?”

    心里越想越覺得荒唐,他今年二十五歲,也談過幾次戀愛,喜不喜歡一個人自己心里還是清楚的:老板娘只是一個熟悉的老朋友,而不是戀人。

    “奇了怪了。”張煒決定不追究這件事:“我現在是在做夢,夢到什么應該都很正常,不必過分解讀。”

    他也有點好奇為什么現在很清醒,照道理來說,喝醉了睡覺大多數都應該是斷片的,像他現在這么清醒實屬少見。

    更神奇的是,除了自己清醒之外,這夢境也是栩栩如生,每個細節都清晰無比。

    比如這女人睡覺時輕微的呼吸聲,小孩抖動的睫毛,空調吹動的窗簾漣漪,有那么一刻,張煒懷疑自己是不是靈魂出竅穿透地板到了下一層。

    而就在此刻,另一個奇異的景象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又是什么?”張煒看到女人頭上忽然升起了一個白色的不透明氣泡,他本來有點害怕,但忽然想到自己現在是做夢。

    “我在自己的夢里還怕什么?”正所謂酒壯慫人膽,張煒本來也不慫,再加上又喝了酒,就壯著膽子用手指捅了捅那個氣泡,結果一個女人聲音直接在他腦子里響了起來:“如果能撿到幾百萬就好了,老公就不用這么辛苦晚上還要去菜場等進貨了。”

    在張煒的腦海里忽然浮現出一副圖畫,那就是一個男人正面帶風霜地推著輛三輪向小區外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回頭看著自己。

    “這應該是老板娘的視角吧。。。。。。。”看著男人那溫馨的眼神,再聯系到腦海里那個女人的聲音,張煒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哆嗦,心中明白這應該是老板娘記憶中最深刻的畫面。

    難道,這是老板娘心底的愿望?我能聽到她的心聲?

    他覺得有點好笑,自己做夢居然做到這么奇怪而又文藝的夢,這時那個畫面漸漸淡去,張煒又發現老板娘頭上還有好幾個氣泡,其中有白色的,有金色的,還有黑色的。

    他好奇地一個個觸摸過去,發現都是稀奇古怪的愿望,比如“小孩能不要那么皮就好了,才兩歲就這樣,以后不是更麻煩?”“對面那家店衛生那么差,如果有人吃的拉肚子就好了。”“上次有人多給了我五塊錢,下次能碰到他就好了,我把錢還給他,大家掙錢都不容易。”

    每個愿望都帶著專屬畫面,比如小孩一直在有客人吃飯的時候吵鬧;對面小吃店老板悄悄從后門進了許多地溝油;

    最后一個是一個穿著藍衣服的老頭多付了錢,轉身就顫顫巍巍地走掉了。。。。。。。。

    更奇怪的是,那兩歲小孩頭上也冒出了幾個氣泡,只不過沒有黑色的,也沒有金色的,而是兩個白色。

    張煒把手指伸進去,聽到的是“糖糖,吃糖。”“奶奶,喝奶*奶。”

    它們的畫面也很簡單,就是糖和奶瓶的特寫。。。。。。。

    “愿望的性質難道和顏色有關?”張煒覺得有點荒唐,這夢也分的太細了吧?

    他嘗試著用手指去觸碰下那孩子,結果就像虛幻假象一樣穿透了過去。

    再接著碰女人,也是穿透,其他諸如家具、床鋪等,一概是完全觸碰不到。

    “只有那些愿望氣泡是可以接觸的嗎?”

    他有點不信邪,心中剛想到“如果能去看看其他星星里都是些什么就好了。”,立刻畫面一轉,已經從那個女人的臥室里退了出來,眼前再度充斥了星辰的光芒。

    他想了想,并沒有立刻選,而是又用手指觸碰了下剛才的那個星辰,果然馬上回到了那個女人的臥室,再一轉念,又回到了星空之中。

    “進出這么自*由?”他覺得這個夢很不錯,選擇性很強,就像玩一個互動游戲一樣,還是無數種選擇的互動游戲。

    “讓我看看我想的對不對?”

    他這次選擇了一個比較遠的星辰,點進去后發現也是在臥室里,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躺在沙發上睡著了,臥室里一片狼藉,顯然不是個善于收拾的人。

    “看來這人沒結婚。”張煒看到墻壁上并沒有什么結婚合照,而且家里這么亂,也不像個有媳婦的人。

    他發現這人頭上并沒有氣泡,覺得有點奇怪,剛想退出,就看到一個黑色氣泡慢慢從他頭上浮現了出來。

    “原來是要等一會的。”想到之前那個女人也是過了一會才冒出氣泡,張煒判斷一開始可能要等上十幾秒,愿望氣泡才會從人的頭部慢慢浮現出來。

    他沒有立刻觸碰這個黑色氣泡,而是到處亂摸了一會,發現所有地方都是能輕易穿透的,但卻無法穿透出這個房間。

    墻壁后面似乎有一層很堅固的東西在阻擋著他,那是他除了氣泡外第二個有觸感的東西。

    “那究竟是什么?”

    可無論怎么想盡方法,他都不能撬動任何一樣氣泡中存在的東西,所以也看不到墻壁后究竟是什么阻擋著他。

    不僅是墻壁后,就是窗戶外面也有一層東西,但他無法打開窗戶,只知道手指穿透玻璃,立刻便遇到了一層透明的阻隔,無法伸出去哪怕一毫米。

    可是他的視線卻可以毫無阻擋地看到窗外景色,不過是深夜,外面也沒有什么人,但微風吹動,很明顯不是那種呆板的夢境世界。

    仔細地觀察了一遍,確定自己無法撬動任何物體,也沒辦法離開這個房間之后,張煒這才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那男人頭上的氣泡那里。

    這時已經浮現出了十幾個氣泡,顏色大多是黑色和白色,一個金色的都沒有。

    張煒皺了皺眉頭,點進一個黑色氣泡,腦海中響起了一個帶著點焦躁的聲音:“那個家伙能死掉就好了,他死了就沒人有資格教訓我,我說不定還能當組長!”

    畫面中出現了一個國字臉的漢子,正嚴肅地對著自己,也就是這個胖男人視角說了些什么,然后一拂袖就走了。

    “就是他,老是針對我,他如果出什么意外就太好了!”

    這幅畫面不停重播,那個聲音也不斷在張煒腦袋里重復,可想而知這個男人有多么痛恨那個國字臉的漢子。

    張煒聽的有點心煩,這種充滿惡毒負能量的愿望充分暴露出胖男子內心的丑陋,他退出了這個愿望,出于實驗性質,又點開了另外一個黑色氣泡。

    “那個老女人怎么還不死?早點死多好!”

    畫面中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躺在病床上,看不清是醫院還是養老院,她的雙眼緊緊盯著胖男人的視野,嘴唇抿著一動不動。

    張煒透過這男人的視野,看到病床旁邊桌子上有一個相框,里面貼著好幾張照片,其中一張就是這胖男人和這老婦人的合影,另外還有幾張明顯是老婦人年輕的時候,手里不是抱著就是摟著一個不同年齡的男孩,看輪廓,基本就是這胖男人小時候無疑。

    “這家伙!”

    張煒意念閃動退出了畫面,看著那個在破舊沙發上睡著的胖子,心中一陣惡心。

    詛咒同事也就算了,說不定其中有什么隱情,雖然有點太惡毒,但還是可以理解;可詛咒自己親生母親早點去死,這就不是一般性人渣能干得出的!

    張煒自問不算大孝子,平時也就逢年過節會給老家的爹媽打電話問候一下,但胖子這種行徑簡直要顛覆他的三觀了。

    要不是還想著試驗一下白色的氣泡,他早就徹底退出胖子這顆星辰了,結果點開白色氣泡,也被這奇葩愿望震到了:“如果走路能撿到錢該多好!”

    張煒立刻退出了胖子的世界,看著這顆代表胖子的星辰,他陷入了沉思:“這到底是夢境還是什么?如果世界上真有胖子這個人,他是不是心底藏著的真的是這些愿望?”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广西快三手机免费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手机版 今日太平洋股票行情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149 13258期全国联网排列5 新疆体彩11选5走势 喜乐彩最新开奖公告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 大连热电股票 河南22选5开奖软件 pc蛋蛋哪款游戏好赚钱 五大银行哪个理财最好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七星彩走势图表近30 福建31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