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狂跑任務

    張煒倒在地上“哎喲”一聲,一看老板娘跑過來立刻就歪歪扭扭地朝打太極的老頭那里挪過去,老板娘關心地問道:“還行嗎?嚴不嚴重?”

    張煒搖搖頭:“還行,沒傷到筋骨。”然后假裝捏了幾下腿,活動幾圈后一臉輕松說道:“沒事了。”

    老板娘又關心地問了幾句,看看沒事就準備要走,根本沒注意到旁邊還在凝神屏氣的大爺,張煒一看這咋行?!當下就對著大爺打了個招呼:“大爺,起來了啊,今天不去吃早點?”

    他這么一說,大爺當然是一臉懵地看著他,心想我認識你這個小伙子嗎?

    作為外來打工租房人員,別說大爺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大爺啊!

    但張瑋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老板娘一聽到“吃早點”三個字,立刻便職業反應地回頭看了眼,忽然就想起來了:“哎喲,我說是誰啊,是張大爺啊,正找您呢,上次您在我們那吃早點多付了5塊錢。”

    張老爺子一臉茫然地“啊啊”了兩聲,老板娘已經在圍裙上擦了擦手,從兜里揣出五個一元硬幣塞進了老爺子手里:“可算找著你了,今天早點吃過沒?”

    老爺子終于反應過來了,當場哈哈一笑:“今天孩他娘做的早飯,下次一定來!”

    兩人揮揮手含笑告別,老爺子回頭發現剛才小伙已經不在了,心中有點遺憾,很想問問我到底什么時候認識的你。

    張煒當然不會給閑的沒事做的老爺子這種機會,他早就趁機溜出了小區準備坐公交上班,忽然腦海一震,感覺到一股極為粗大的暖流涌入腦海深處,隨后不知去向。

    “這金色愿望的回饋這么恐怖?”他很想打開虛擬光屏看看到底有值多少分的回饋,但現在沒在做夢,根本調不出來。

    不過只是五塊錢,就擁有這么大的回饋,讓他有點蠢蠢欲動,但很快就打消了專做金色愿望的念頭,原因無他,一:金色愿望太少;二:難度太高!

    像這種五塊錢的不利己,只利他的愿望在金色氣泡中都是屬于極其稀有的東西,其他金色愿望就恐怖了,動不動就是世界和平,拯救全人類什么的。。。。。。。

    張煒覺得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的,畢竟還是有人擁有那么單純的夢想的。

    坐車到了公司后,他馬不停梯地沖到自己辦公室,在中午前將例行工作超負荷完成了,然后找經理請了半天調休,再三保證了通訊暢通后,經理總算在單子上簽了字,再抬頭,張煒已經蹤影全無。

    “這小子,著急什么啊?找對象了?”部門經理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鏡架,無奈地把調休單插在了文件夾的不銹鋼環中。

    張煒當然不是去找對象,其實要不是接的愿望都是要中午或者下午才能完成的話,他都不愿意來公司,現如今既然上午有空,這才來公司點個卯,還能節約半天珍貴的調休。

    出了公司門后他忍痛叫了輛出租直奔那破小孩的小學,看樣子是鐵了心砸本錢要在今天把所有任務都過一遍。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眼花繚亂地操作,他到小學后,馬上去附近小賣部買了望遠鏡和小喇叭,然后掐著點買了份十五塊錢的超值便當,最后用望遠鏡鎖定了下樓去食堂吃飯的那個小朋友,用小喇叭大喊:“二年級一班的小王,你爹叫我給你送中飯!”

    沒辦法,他不知道這小孩的名字,只知道他姓王,這還是夢境里小王他爹接送兒子回家,周圍鄰居打招呼才知道姓王的。

    既然爹姓王,兒子必然也姓王,跟母姓的概率實在太低。

    他這么一喊,二年級一班姓王的小朋友都朝大門口用震驚的眼神看過來,張煒用手一指:“看什么看,就你!過來,你爹喊我給你送中飯!”

    學校不允許小孩吃便當外賣,但是把名字改成中飯,學校就允許了,可見官僚主義已經深入人心了。

    樓上鄰居的那小孩驚上加驚,忍不住用手指試探性地點了點自己胸口,意思是真的是我?

    張煒用小喇叭大聲喊道:“就你!就你!快過來,飯都要涼了!”

    那小孩一臉不敢相信地慢騰騰跑過來,張煒一股腦把飯盒交到小孩手里同時說道:“認識我吧?”

    那小孩點點頭:“認識,你是樓上的那叔叔。”

    畢竟是同小區的,抬頭不見低頭見,而且小孩放學晚,每次回來都和下班的張煒一起進的小區,所以印象很深刻。

    張煒連瞬間有點黑,心想我有這么老嗎?喊聲大哥哥你會死?

    “你爹還讓我晚上順路過來接你下課。”

    張煒已經豁出去了,不管小孩他爹今晚會有什么想法,反正他今天接的任務一定要都盡量完成。

    可能是超值便當里的大排荷包蛋太香,也可能是小孩比較大了,家里人提防人販子的警惕心就下降了,平時灌輸的危機教育不夠,導致小孩老實地點點頭回答道:“好的,謝謝叔叔。”

    張煒心里吐槽道小王(他的同鄉小王)真夠傻的,還搞什么高利貸啊,直接去學校天天拐兩孩子割兩腎不早發財了?!

    當然,這個想法太過陰暗惡毒,他自己都覺得有點過了,當下對天拜拜:“開玩笑,開玩笑的。”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跑任務,回到小區幫人等快遞,拿抹布擦自己租房底樓的后窗玻璃,提水沖洗某輛小車后輪胎上的泥,總而言之都是些舉手之勞的小事情,對其他人無害,對當事人有點小益處。

    其中太過奇葩的愿望倒是沒有,主要是昨晚張煒特意避開了這種,而且在刻意安排下,都是能夠一連串跑完的,就是暖流都差不多粗細,遠遠比不上那五塊錢的金色任務。

    直到傍晚,他滿頭大汗地跑到學校,把剛放學的樓下小孩第一個領出學校,奇葩的是旁邊的保安像假的一樣,沒人上來質疑他究竟是不是那小孩的家屬,可見拿錢辦事這句話有的時候也不是很牢靠。

    把小孩領到他家門口,張煒警告說:“不要告訴你爸爸是我接你回家的。”

    小孩有點懵:“不是我爸爸叫你來接我的嗎?”

    “是的,但這是秘密,就算你爸爸也不能告訴。”

    這本來就是解釋不清的事情,張煒想能混則混,混不過去也沒啥大事,畢竟小孩不是安全到家了嗎?最多他爸爸問起來自己就說看到小孩一個人待在學校太可憐,順手就接回來就行了,信不信由他們,還是那句話,反正小孩沒事。

    蹬蹬蹬上樓之后,張煒累成一條狗,堅持著洗了個澡,下樓又去老板娘店里吃了點飯,來回都趁著底樓小孩家關門的時候走的,省的麻煩,吃飽后他關緊房門,沒多久就在床上睡著了。

    迷糊中他再度進入了熟悉的夢境,奇特的是,在這里他反倒瞬間清醒了過來。

    “這個地方能一邊模擬那么多虛幻景象,一邊還能讓我大腦放松休息?”張煒覺得這根本就顛覆了現代科學對大腦休眠機制的解釋,可轉念一想,現在究竟是不是在做夢還兩說,或許其實自己已經靈魂出竅進入異度空間了呢?

    反正也得不到答案,他將這些雜念疑問都拋諸腦后,集中注意力,將虛擬光屏召喚了出來,然后發現最開始的界面發生了變化。

    代表負面愿望的黑色界面數值依然是零,中立回饋的白色界面數值達到了112/100,但最讓他感到驚喜的,則是金色界面居然也達到了100/100!

    看著白色和金色界面都出現了可“激活”的字樣,張煒按捺住心中激動,思考一下后,先選擇激活了白色界面。

    畢竟白色的中立回饋比較容易做到,而金色的正面回饋十分稀有,所以他想先看看究竟是怎么個激活法,里面獎勵又是什么,好有個參考,再去激活金色的時候就不會像初哥一樣茫然無措了。

    當他的意念集中在了白色界面的激活字樣上之后,光屏瞬間一變,進入了下一個頁面。

    張煒頓時激動萬分,因為他在里面看到了久違而熟悉的升級介紹!

    “這位玄黃開天大帝,究竟從我腦海里找到了多少資料?”

    因為眼前的這個界面居然是樹狀圖,而且上面的冠名還是“第一次覺醒”,下面則是一段文字介紹。

    “幫助他人完成想要完成的中立愿望,按照等價原則,你將永久性地獲得目標人物投入在這個愿望上的中立精神力量,投入地時間越久,思考地執念越大,那么回饋給你的中立精神力量也越大,一旦達到臨界點,將直接開啟你在現實層面中關于自身力量的第一次覺醒。”

    出于一個修電腦人員的細心,張煒發現了幾個關鍵字“中立精神力量”、“現實層面”、“自身力量”和“第一次覺醒”這幾個關鍵字。

    “第一次覺醒”很好理解,只要對著頁面點下去,就能看到下一個升級頁面,最下面很貼心地介紹道“目前回饋點數為5/1000,您還需要988個單位的中立精神力量,才能開啟第二次覺醒。”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股票买卖下单规则与技巧 上风高科股票行情 腾讯股票代码 上海天天选4直播 体彩山西11选五查询 辽宁快乐12选5历史最大遗漏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 百家乐作弊 大智慧手机炒股可靠吗 王中王精选四肖选一肖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图 大乐透计算公式 北京赛车pk10软件赢彩 2020精选六肖中特 众彩网河南11选5走势图 湖北湖北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