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 不是土豪

    這個胖子令他印象很深刻,畢竟不是所有人被揍的時候能一聲不吭,事后一臉囂張的。

    “記得,有什么事嗎?”張煒換了個手,保持舒服點的姿勢,畢竟白天太累了。

    胖子在電話里嘿嘿笑道:“有空嗎?我請你吃飯。”

    張煒手指在沙發邊的扶手上敲了敲:“不了,今天沒空,下次再說吧。”

    “呃~你。。。。。。。”還沒等胖子說完,張煒就把電話掛了,平心而論,他并不是很想和胖子這種人打交道,因為太囂張,很容易把認識的人拖下水。

    雖然他能依靠查知愿望來推測對方在想什么,可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

    有這種隨時提防的精神和時間,用在鍛煉或者完成精神反饋任務豈不是更好?

    一念至此,他就將胖子的事情置之腦后了,第二天醒來依舊是接任務、做任務、鍛煉自己這三件事。

    接連三天,他都是這樣渡過的,中立精神反饋點數再度累積到了“130”點,這不是他不勤奮,而是很多任務反饋值衰減的很厲害,程度嚴重到他想再度擴充查知范圍來靠量取勝了。

    但他還是決定再忍耐一段時間,畢竟現在修理家用電器之類的任務還能保持1-2點的反饋點,等到這些任務都無法在白色氣泡中體現出來之后,再升級查知范圍不遲,說不定到時候看看情況,不升查知范圍,硬頂衰減閾值去升級其他屬性也未可知。

    總之這點數和金錢不一樣,金錢不用是張廢紙,中立反饋點數暫時不用,卻能給他隨機應變的選擇權利。

    但是很多時候某些突發事情就像猴子一樣,會猛地竄出來改變原來的計劃。

    這天他正拖著疲憊的身體返回家中,準備舒舒服服洗個澡時,一輛保時捷越野車在小區入口處將他攔下。

    胖子那張囂張的臉從搖下的車窗里露出來:“嗨,張煒兄弟,上車!”

    張煒淡笑拒絕道:“哦,是你啊,今天也沒什么空,下次吧。”

    胖子打開車門跳下來,熱情的說道:“來,兄弟,就一次,吃個飯而已,就當我謝謝你上次的救命之恩,完事之后我再也不來找你了,咋樣?”

    張煒盯著他看了看,精神力觸摸到他頭上的所有愿望,總計一黑四白全部看了一遍,發現黑色的是“我要把所有我看不順眼的人全部弄死!”,白色的則是“這輛保時捷卡宴越野車看起來太老氣,最好換輛跑車。”

    “最好從今以后沒人管我,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希望今天這小子給我面子,難得遇上個看得順眼的,別到最后又變成不順眼。”

    “胖子都這么暴力的嗎?”他想到第一次在夢境中抽取到的那個胖子,也是一身內藏的戾氣,兩者區別是前一個胖子更變*態,黑色愿望三四個,不是要毀滅世界就是要殺了自己老娘。。。。。。。。

    張煒估算了下,這個胖子的黑色愿望直接pass,目前以他的實力根本做不到,而且就算能做到他也不會去做,畢竟誰知道他看不順眼的有哪些,萬一殺到最后發現自己也在他看不順眼的名單上,難道自殺去完成任務?假如完不成的話,豈不是白殺人了?

    目前他的心態和實力都還沒到視人命如草芥的程度,這種黑色愿望對他來說實在是無稽之談。

    同時換車的那個白色愿望也pass了,他如果能幫這位胖子換車,那么身上的十萬塊高利貸根本就不算個事!

    倒是最后一個愿望很有意思—希望張煒給他面子。。。。。。

    而且這個愿望結尾還和黑色愿望有聯動效果,張煒覺得如果這次拒絕,可能這胖子瘋起來真的會把自己當做不順眼的人。

    俗話說的好,朋友不嫌多,仇人不嫌少。

    像胖子這種囂張的人就算不當朋友,也不能當仇人,因為兩人距離靠的近倒算了,張煒還能隨時知道他的愿望,一旦距離相差過遠,這胖子隨時可能會因為什么事情而翻臉,所謂伴君如伴虎,張煒覺得還是能一次性把事情解決最好,省得以后拔出蘿卜帶出泥,讓這死胖子給自己帶來難以想象的麻煩。

    他于是點了點頭:“好,說好就這一次,以后咱倆各走各道互不相干。”

    “行!”胖子一臉吊炸天的模樣比劃了下大拇指,也不知是哪國的手勢。

    他這個“行”字一出口,張煒就感覺到頭腦里一股細細的熱流。

    欣慰之余也覺得有點奇怪,難道讓這個胖小子滿意,竟然價值堪比修理好一個家用電器?

    “是因為這胖子天賦異稟?還是命格奇特?”張煒難免在腦海里胡思亂想了一番,卻得不到什么答案,而那邊廂胖子先給張煒拉開了靠的最近的后車門,然后自己繞到車子另一側打開了車門。

    張煒低頭鉆進車后,發現被黑色貼膜擋住視線的車廂內包括胖子總共四個人,另外三個分別是駕駛員、副駕以及一個坐在越野車中間座位上的領帶男。

    這三人都一水的黑西裝戴墨鏡,前座兩人目不斜視地看著遠方,中座上的那位則一直對張煒虎視眈眈。

    后者毫不為所動,整了整衣服瀟瀟灑灑地斜坐在了后座上,一直在觀察張煒一舉一動的胖子有點意外,露出欣賞的笑容:“兄弟別放心上,這三位都是我家里人給我派的保鏢,上次我在那破酒吧出了事情后,我老爸就下了死命令,不帶保鏢別想出門,所以我這次只能把他們全帶上。”

    “保鏢啊?”張煒心中對胖子的不可接近度又調整了一個臺階,不由好奇這家伙拼命要請自己吃飯究竟是想干什么?

    可惜,這胖子的內心并不像外表那么囂張,他的腦袋上只冒出了一個新的白色氣泡:“希望這位仁兄對我今晚的安排感到滿意。”

    張煒想了想,順手就接了下來,畢竟不滿意也沒什么,現階段似乎依然沒有愿望完成失敗之后的懲罰機制,所以接了也沒什么問題。

    之前很多任務不接,只是為了不讓自己腦子太過混亂,畢竟一口氣接幾百個,要想理清任務順序和頭緒是很難的,但并不表示他不能接,起碼在有懲罰機制前,他的任務數都是可以隨便接。

    如果滿意的話豈不是更好?

    當下車子啟動朝著小區外開去,不得不說卡宴turbo s的性能確實強,剛轉上小區外的外環高速,這車就迅速飆上了一百三四十。

    “你覺得這車怎么樣?”胖子一直在觀察張煒反應,忽然隨口問了句。

    張煒點點頭:“好車。”

    “你不覺得有點土嗎?”胖子眼看窗外有點懶洋洋地問道。

    張煒用精神力查知了下,發現胖子頭頂上并沒有出現新的類似“希望這小子和我一樣認為這車土”的愿望,當然,也有可能確實在他心底有這個愿望,但因為反饋價值太低,或者接近于0,就被血脈繼承者的查知天賦給忽略了。

    “不覺得土。”既然沒收益,張煒就有話直說:“如果我能買得起這種車,一定會天天開出去浪費汽油。”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胖子沒在這個問題上再糾纏,而是變了個話題,伸出手說道:“上次只問了你的名字,結果一時情急忘記告訴你我叫什么了,那樣很不禮貌,這里向你道個歉,我姓高,叫高致尚,叫我小高就行了。”

    張煒不是那種假清高的人,他只是不想惹麻煩,對于別人表面上的禮貌,他還是會配合一下的,所以側身用標準動作一手握緊,一手托腕,然后客氣地回敬:“幸會幸會,我名字你知道的,喊我小張就行了。”

    胖子眉頭皺了下,張煒發現他頭上冒出一個氣泡:“大家能不能不要這么假客氣?”

    “呵呵,你先客氣的,我只是有來有去罷了。”但是任務還是要接的,現在能出個這么簡單的任務已經很不容易了,當下收回手笑道:“那我冒昧了,小張,我們這是去哪里吃飯啊?”

    胖子臉上露出了點詫異神色,顯然沒想到張煒態度轉變的如此“自然”,當下回答:“不去哪里,去我家吃飯。”

    “哦?方便嗎?”張煒沒想到目的地居然是胖子的家,有點好奇:“你爹媽不在家?”

    “他們在自己家。”胖子一臉理所當然地回答道:“我們去的是我的家。”

    “果然是個土豪。”張煒內心中吐了下槽,這時車子已經下了外環高速路口,拐上了一條郊外雙行道,沒多久就停在了一個巨大的鐵門前。

    隨著鐵門緩緩打開,露出了里面一條筆直的林蔭大道,而大道的盡頭,赫然是一棟四層樓高的巨大別墅。

    “我說錯了,這不能是土豪。”等車子駛到林蔭道盡頭,停在別墅正門,看著那一圈穿著制服恭謹等待的十幾個男女傭人,張煒覺得仿佛回到了舊時代的華夏,一股民國風悠然襲來:“土豪包不下這種地皮。”

    這里可是東方市最好的郊外地段,沒點實力光有錢的話,連購買的資格都沒有。

    “我請了本市最好的廚子,小張你想吃什么就點什么,一定要盡興。”高致尚站在車前,仿佛回到了主場,原本在車內的熱情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那股熟悉的囂張味。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陕西快乐10分中奖金额 手机彩票技巧 山西11选五预测专家 安徽15选5开奖结果 排列五手机版 一分彩彩票 股票开户网上开户 江苏11选五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一定牛 腾讯分分彩靠自己回血的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i 极速赛车技巧 上时时乐开奖号码 贵州11选五5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有何技巧 下周一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