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見一個人

    張煒敲了敲手指,試圖穩定住自己的情緒。

    說實話,作為一個之前還在一家進出口公司做網管的普通小白領,之前見過最大的場面無非也就是每人298元的金錢豹自助餐了,當時滿場的冰激凌、三文魚、牛排讓他目不暇接,大快朵頤之下生怕吃少了就吃虧了。

    當然公司年會掃尾牙的時候包的酒席也非常不錯,可那種十個人一個臺面實在是狼多肉少,基本一個硬菜剛上來,一人一筷子就只剩個盤了。

    所以憑心而論,像眼前這種只有電視里才能看見的場面,張煒是從未經歷過的,他想了想,還是用意念開啟了“冰冷的自我”,這個技能很好,并不需要進入夢境才能調整,只需要集中精神確認就行了。

    這玩意一開啟,他心中原本的那種怯場感覺瞬間削弱很多,四肢恢復了平靜,他深吸一口氣,跟著高致尚下了車。

    周圍站著的一排白色制服傭人立刻鞠躬,大聲說道:“歡迎少爺回來。”

    這些人明顯訓練過,十多個人喊出了整齊劃一的氣勢。

    高致尚點點頭,回身用余光看了看張煒,發現他竟然面不改色,不由心中也有點詫異:“這家伙氣量不錯啊,區區一個小職員,竟然能保持住儀態。”

    他在自己的這個家中接待過很多人,很多自詡見多識廣的,一開始對于他家這里的豪奢以及擺出的譜都會吃上一驚,行動舉止也不免會有點拘束。

    上次張煒拒絕他的邀請后,高致尚也曾調查過前者,發現不過是一個小白領,除了對他比較會打有點興趣外,無非就是想玩下滴水之恩涌泉相報的戲碼,來彌補回之前在酒吧時狼狽的形象。

    現如今他對張煒更加感興趣了,覺得這人氣度上佳,完全不像一個小職員,再聯系下他的身手,忽然感覺有點看不透張煒了。

    “請。”高致尚在前一伸手,然后風度翩翩的走在前面,完全不像一個超過兩百五十斤重的胖子。

    張煒深吸一口氣,壓制住了殘存不多的怯場,也穩健地跟在后面,顧盼之間沒有一點拘謹。

    高致尚愈加好奇,原本以為晚上會有點無聊,所以還加了點砝碼,沒想到開場菜就這么有趣。

    路上兩人并未交流,三個保鏢跟在他們身后不緊不慢地走著,其他傭人也急匆匆地散開去準備晚宴了。

    “我家這房子我是很滿意的,以前民國時期留下來的,是某某設計大師的定鼎之作,完全不像現在那些土豪,動不動就是仿歐洲,還仿得不倫不類,簡直是糟蹋人的眼睛。”

    高致尚來到門前不屑的說道。

    跟在后面的張煒覺得有點好笑,心想你這么有品位,還會一個人跑去我們小區邊上那個破舞廳里去嗨?

    難道那個舞廳的建筑也有什么獨到的地方?

    張煒想想那舞廳也就是十多年前新造的,真要說特色,那就是一個大路化。。。。。。。倒是里面的幾個美女很有特色,別問張煒是怎么知道的,畢竟一個單身青年總會花點冤枉錢的:“莫非這胖子也是陽春白雪吃多了,要吃點豬下水什么接接地氣?”

    正在他惡意揣測的時候,兩邊守候的傭人已經拉開了大門,入目就是一個極為寬敞的大廳,里面金碧輝煌自不用說,一個巨大的長條桌子放在中央,上面已經放滿了各種餐具和酒水,之前看到的那些傭人正有條不紊地魚貫而入,將各色熱氣騰騰的佳肴放在桌子上。

    “請坐。”高致尚伸手示意靠門的那個位置,然后自己慢慢走到餐桌另一頭坐下,拿起筷子說道:“我比較喜歡中餐,哪怕是西式餐點,我也喜歡用筷子,當然在外面是一回事,在家我都是用筷子的。”

    “如果你要用刀叉之類的,可以問他們拿。”胖子向周圍看了一眼,示意張煒可以隨意提要求,后者搖了搖頭:“沒用過幾次刀叉,不習慣,我也用筷子。”

    他說的是實話,從小到大只吃過幾次bbq野火營和必勝客,真要進西餐館,左右手怎么拿刀叉都不清楚,這種bi就不用裝了。

    高致尚笑了笑,他倒不是嘲笑,而是覺得張煒很對自己胃口,許多人到了這里,為了在氣勢上不被壓制太慘,都會色厲內荏的假裝斯文,靠炫耀刀叉上的知識,來對喜歡用筷子的主人裝幾個大bi。

    像張煒這種“氣度不凡”,利落灑脫自曝其短的人實在不多見。

    “來,先敬一杯。”高致尚舉起手里的紅酒杯示意一下,張煒也舉起來和他遙遙相敬,兩人隨意喝了一口,放下之后高致尚笑道:“小張別客氣,盡管用,這些菜肴我都是請東方市最好的大廚做的,一般人沒這個口福,畢竟很多大廚只做指導,很久不親自做菜了。”

    “哦,愿聞其詳。”張煒倒是對這很有興趣,他平時也很喜歡美食,就是沒這機會,此刻雖然被冰冷的自我壓制了50%,還是對這些佳肴有點興趣,當下夾了一個肉丸子。

    “這是本市大福居主廚親手做的爆丸獅子頭。”高致尚也來了興致,他也是個吃貨,否則不會這么胖:“這獅子頭選料就很講究,必須是散養的豬肉,吃的也是精挑細選的玉米、谷類等食物,絕對不用飼料,平時每天還要放一桶紅酒,睡覺的時候用音樂相伴,這一招據說是從日本養殖和牛的手法里借鑒來的。”

    “宰殺這種豬后,選擇的也是后腿上最精華的肉,然后去血汆水,剁成肉沫后用十九種調料腌制一小時。”說道這里高致尚有些遺憾:“可惜這調料配方是最核心的精華,那位大廚怎么也不肯透露,否則我就能讓自己家廚師天天做了,后面的步驟就和其他做法沒什么兩樣,你嘗嘗看,別有風味。”

    張煒把這獅子頭放在嘴里輕輕咬了一小半,頓時一股濃香的汁液從獅子頭里面爆漿而出,配合那松軟合度的肉塊,舌尖味蕾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鮮美享受。

    “是不是有爆漿?”高致尚有點期待的問道,張煒點點頭,如實贊美道:“確實美味。”

    高致尚哈哈大笑:“我說的沒錯吧,只有這種豬肉再加上這位大廚的腌制秘方,才能讓獅子頭里的每份肉沫都鎖住自己的漿汁,堪稱是獅子頭里的獨一份,不然也不會拿來招待你。”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已經受寵若驚,但在冰冷自我的影響下,張煒只是淡淡一笑,又夾起了另外一道菜。

    高致尚更是對他另眼相看,忍不住便介紹起了這道菜的由來和特色,他本就是追求美食的人,又有這種條件,餐桌上的每道菜,無論是中餐還是西餐,無論是佛跳墻還是冰眼和牛,他都能講得頭頭是道,讓張瑋在大快朵頤之時也聽到了不少關于烹飪上的奧妙。

    一小時之后,兩人酒足飯飽,都覺得很是盡興,張瑋是因為這些菜肴確實是人間美味,高致尚則是因為獲得一個極好聽眾,讓自己最得意的東西盡情展露了出來。

    “小高,其實我心里有個疑問。”張瑋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隨口說道。

    高致尚猶豫了下,還是回答:“我知道你想問什么,是不是想問我既然這么有錢,又這么有品位,為什么還要到那種舞廳去玩?”

    張煒點點頭,這是一個謎:“差不多吧,小高你愿意說就說,不愿意也不強求。”

    “本來我是不想說這些,但今天高興,交了你這個朋友,說說也沒什么。”高致尚情緒有點低落:“我家條件你也看見了,怎么說也算東方市頂尖了吧,我父母做什么你不用知道,但我是如假包換的二代。”

    張煒點點頭,每家人都有自己**,高致尚不愿說家里具體情況也是正常,如果說了,那才是真正的交淺言深。

    “從小到大,他們都對我非常嚴格,我連走路、跑步都必須按照規定的要求來做,你能想象這有多痛苦?”高致尚把餐具一推,背靠高腳餐椅,示意旁邊服侍的傭人把桌子收了。

    “不知道,但可以想象。”張煒心想怪不得你腦子里會有“最好從今以后沒人管我,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這個白色的愿望。

    “很痛苦,不過后來也漸漸習慣了,但一直想如果哪一天沒人管我就好了。”高致尚敲著椅子扶手:“好在他們說過,只要我大學畢業,就能有三年自*由活動享受人生的時間,所以這次我畢業回國,就想過一下以前從未過過的日子!”

    “剛開始幾天,我就生平第一次沒有帶保鏢出門,開始整個東方市亂逛,專門去以前從沒去過的地方。”高致尚的眼中閃過一種微弱的光芒:“什么燒烤,麻辣燙,以前他們說不衛生的東西,我都嘗了個遍!”

    “所以以前他們不讓你去的那種低級娛樂場所,你也一定要自己去玩一玩?”張煒已經明白了這個胖子當時的想法,就兩個字可以總結:逆反。

    而且是憋了十多年的逆反!

    怪不得那天這胖子會這么囂張狂放,他心中憋了那么長時間的郁悶,不狂放點怎么能釋放地痛快?

    不過這養尊處優的胖子,能在幾個混混手下一聲求饒都沒有,也算是個內心極為狠戾的角色吧。

    高致尚聽到張煒這么一說,當下哈哈大笑:“沒錯,果然你懂我,來,讓你見一個人。”說罷,他拍了拍手,三個熟悉的保鏢從門外進來,將一個渾身捆綁的人扔在了門口。

    張煒回頭一看,正是在胖子當天黑色愿望中看到過的那個和他起口角,后來派那幾個混混打他的“牛哥”。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11选5复式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陕西快乐10开奖直播 快乐8官网注册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手机版 快乐双彩走势图双色球带坐标 陕西省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福彩3d智能预测软件 内蒙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 南京股指期货配资 浙江体彩20选5胆托投注 北京快3开奖l结果江苏 五分快三如何稳赢单双 tcl股票行情东方 网上配资炒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