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 假如贏了

    “我等會要把這家伙打的連他媽*媽都不認得!”

    在張煒的查知中,鄭樹里黑色愿望的聲音是那么地激動,與此人板著的臉完全不相襯。

    對此,張煒只能搖搖頭,又是一個不能接的愿望,好可惜。

    “先開始高班的實戰訓練。”鄭樹里哪怕再想趁機下黑手,也得走流程,按照慣例,訓練半年以上的算是高班,三個月的是中級班,不滿一個月的就是新手。

    他隨便指了一個高級班中常見的面孔,讓他上臺和另一個教練進行教學實戰。

    這種教學實戰只有兩個回合,所以一般而言是為了讓學員感受感受氣氛,大多是點到為止。

    那個被點名的學員也是一臉興奮和緊張,上臺后活動了下筋骨,隨后向教練鞠了個躬,平舉雙拳示意已經準備好了。

    “第一回合!開始!”

    隨著充當裁判的一個陪練一聲令下,拳擊館里的氣氛瞬間達到**,所有學員都圍在充當教學臺的那個拳臺周圍高聲吶喊,為兩人的每一次交手叫好。

    張煒也在人群里自得其樂,查知范圍里大多數愿望都是“希望等會能點到我的名字,讓我上去感受下,哪怕輸了也高興。”這樣的白色愿望。

    也有部分人頭上冒出黑色愿望:“希望挑戰者能打中教練10個點,這樣我就能贏錢了。”

    這種訓練比賽都屬于業余范疇,所以采用的也是業余拳賽中按擊中得點的計分方式,而不是職業拳賽中按回合勝負得點的方式。

    所以這些人所說的10個點,就是說希望這個挑戰者在2個回合中,能夠有效擊中教練十拳。

    能夠擁有這種希望的,肯定是剛才打了賭的,所以說在男人世界里,體育和賭博都是掛了鉤的。。。。。

    有賭挑戰者能得10點的,自然也就有賭他得不到的,卻沒人會去賭教練輸。

    可見在這些人的心目中,曾經都進過省隊的三個教練地位非常崇高,屬于這些拳擊菜鳥敬仰的對象。

    事實也確實是如此,盡管拳臺上那位教練刻意采用了防守模式,那個挑戰者還是沒找到太多的機會,而且基于經驗和體能的不足,第二回合下半段拳架都有點放松了,這時教練也看不下眼,隨便打了幾個刺拳,結果連續命中三拳面門,雖然刺拳力度不大,那個挑戰者還是暈頭轉向地連連后退,在繩圈那里搖頭晃腦不知在躲避什么。

    這一下全場哄笑,充當裁判的陪練也搖搖頭笑著宣布第一場訓練賽結束,教練毫無疑問獲勝,挑戰者的得點甚至都沒超過2點。。。。。。

    第二場上臺的時候換了個教練,挑戰者也是鄭樹里隨便點的名,算是中級班中比較魁梧的一個。

    下面圍觀群眾的白色愿望無需多提,賭點數的黑色愿望倒是變得實際很多,從之前的10個有效點下降到了3個,就是說只要中級班的有效擊中教練3拳就算贏了。

    “就是不知道等會我被‘選中’之后,下面外圍盤口押我打中幾拳?”張煒心中癢癢,這種和自身有關的黑色愿望絕對是第一次見,他忽然靈機一動:“那我以后豈不是可以經常參與賭這種東西,然后就能得到很多黑色愿望點數?”

    但他馬上想到要想這么做,首先就得有大量的錢,畢竟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贏,別人輸,不然怎么會歸屬成黑色愿望呢?

    而光是錢這一項,就已經讓張瑋非常頭疼了。。。。。。。

    “還得要有很多很多錢,才能進行這種刷黑色愿望的行動。”他覺得有點牙疼,于是轉頭看向拳臺,上面的挑戰者盡管魁梧高大,但畢竟訓練時間短,遠比不上曾經省隊重量級正式拳手的教練,所以盡管第一回合教練完全采取守勢,讓他放馬進攻,結果還是一拳都沒擊中。

    第二回合開始一分多鐘后,教練采取同樣策略,在騙了這個挑戰者一拳輪空后,立刻還擊了幾下刺拳,同樣是力度不大,但結局也是一樣把挑戰者打的暈頭轉向。

    陪練裁判馬上吹響了終場哨,圍觀群眾加油鼓勵者有之,指指點點覺得我上肯定不會那么差的也不在少數。

    “第三場,恩,就新手班的張煒吧。”鄭樹里面帶微笑,假裝隨手一指點了張煒的名字。

    后者早就知道劇情會這樣發展,心中既不激動也不慌張,而是低頭穿過繩圈,鉆進了拳臺站在鄭樹里一米遠的地方。

    周圍的氣氛瞬間又熱烈了起來,很多人吹起了口哨表示對他的支持,陳嬌沒和這么多臭男人擠在一起,不過她也放下正在拍攝的手機,高興地在旁邊跳了幾下向著張煒揮手示意加油。

    畢竟在她心目中,這只是一場實戰訓練罷了,上面的教練不會動真格的,意義在于讓挑戰者感受下實戰氣氛,基本都是放手讓他們進攻,隨后在第二回合體面讓這些人下臺而已。

    可張煒知道,鄭樹里絕對會找到借口的。

    果然,這位準備婚內出軌的前省隊拳擊教練瞇著眼睛看了看張煒,然后假模假樣地說道:“其實這次訓練,我讓張瑋上臺,是有非常重大意義的。”

    “眾所周知,我曾經是省隊的冠軍拳手,拿過全運會的第四名,也算是小有成績。”鄭樹里不露痕跡地展示了下自己的戰績,果然引起下面一陣小騷動:“鄭教練果然厲害,原來還拿過全運會第四。”

    連張煒也有點小驚訝,因為陪練只說過鄭樹里是省隊臺柱子,沒想到竟然還是全國重量級殿軍。

    順帶一提,華夏全運會拳擊屬于業余性質,不屬于拳擊理事會的職業比賽范疇,所以重量級指的是86公斤級以上。

    “而我來這個拳擊館任教,賺錢倒是其次,主要是為了給我國拳擊事業發現些好苗子。”鄭樹里一臉認真的表情,差點讓他自己都信了:“而張煒,就是我發現的一個好苗子!短短一周不到的時間,他就從一個新人開始,完成了一系列拳擊入門的基礎訓練,具備了極佳的天賦。”

    鄭樹里這倒不是說瞎話,其實他拿到張煒的訓練記錄后也是吃了一驚,但也僅限于吃一驚而已。

    畢竟拳擊運動好苗子層出不窮,很多肌**子在新手訓練時都有過類似張煒那樣的成績,所以他吃驚于張煒天賦不錯,但也就這樣了。

    他是不知道張煒在做這些訓練時,為了不至于太過聳人聽聞,所以都是收著做的,如果讓他真正展開實力來做,恐怕就不是讓人吃一驚那么簡單的了!

    “所以,這次我決定親自下場來指導他,看看這位新人的潛力到底如何,值不值得向省隊對他進行推薦!”鄭樹里一番話說得正氣凜然,下面一群不明真相的群眾還羨慕地看著張煒,頭上一堆白色愿望:“如果我的天賦能像他那么好就好了!”

    張煒默默地脫下了身上的馬甲,露出了一身銅澆鐵鑄的肌肉,這更讓周圍群眾一片叫好,陳嬌看的是滿臉通紅,鄭樹里卻是心頭一震,因為他是有經驗的,一看就明白這身肌肉蘊含的爆發力和持久力。

    “今天要小心,千萬不要陰溝翻船。”雖然自我感覺可能性很小,畢竟他自恃經驗和技巧足夠碾壓張煒,但長期比賽養成的習慣,讓鄭樹里一直都很重視對手,哪怕眼前是個粉嫩新人,可光憑這身肌肉和之前的訓練報告,就已經讓他心中敲了下警鐘,但當他一看到陳嬌在外面滿臉桃花一副花癡的樣子時,心頭登時火氣,把警鐘扔到了九霄云外:“md,我苦練十多年,還要小心這個一周不到的家伙?我是越老膽子越小嗎?”

    “小伙子,等會你不能像前面兩位那樣全力進攻,也要注意防守知道嗎?”鄭樹里的臉上一臉和藹,不知道的還以為真的在諄諄教誨呢:“既然要向省隊推薦,我肯定要全方位考核,無論是進攻還是防守,我都要看到你的天賦所在!”

    可惜,此人頭頂偌大的一個黑色愿望徹底出賣了他:“我等會一定要把你揍的滿地找牙!”

    “咦?”張煒覺得有點驚訝,之前那個黑色愿望內容是:“我等會要把這家伙打的連他媽*媽都不認得!”,現在竟然變成了滿地找牙:“難道愿望內容是會變化的嗎?”

    說實話,他也知道每個人的愿望是會變的,可之前在夢境中和現實中接到的任務都沒有發生過變動,讓他慣性地下意識認為是不會變的。

    “是因為我沒接任務,所以會變化,還是本身就會隨著念頭的轉換而轉換?”

    如果是前者那就還好,接了就能鎖定愿望任務了,但如果是后者,萬一接了之后愿望中途改變,豈不是一件很傷腦筋的事情?

    “這件事情現在沒辦法證實,先放一放,過了眼前這一關再去測試。”張煒立刻做了決定,將所有精神集中到了拳臺之上,隨后他查知了下周圍人對他的愿望之后,忽然似笑非笑地對鄭樹里挑釁道:“假如我贏了呢?”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厦门现货黄金配资公司 青海快3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表 豪车自由驾驶的游戏 快乐扑克3一天多少期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一分赛车pk拾app 夫人猛料六肖中特 河南福彩快三选号技巧 股票杠杆平台有哪些 北京11选5怎么算中奖 股票停牌最长时间 安徽快3今天预测 海南环岛赛彩票规则 甘肃福彩快3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