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0 西南邀請

    這一天,張煒終于做完了白天的愿望任務,回到家門口,正要打開門,忽然停下了手。

    因為他可以清楚感知到房間里有四個中立愿望:“希望他不要感覺異常,趕緊進來。”

    平時他的家里不會有什么人,何況出門時是鎖的門,能進入他的房間還待在里面等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膽子夠大啊。”張煒放棄了報警的想法,因為他想搞清楚究竟是誰在對付他,警察來得話動靜太大,很可能讓對方提前逃走。

    當然他會做出這種決定,背后的底氣就是空間扭曲力場和自己過人的力量速度。

    他輕輕活動了下筋骨,脫下鞋子,將空間扭曲力場覆蓋到了腳背,其他地方只有拳頭上沒有覆蓋。

    然后他掏出鑰匙,輕輕擰開了鎖,深吸一口氣,為了以防萬一,特別開啟了冰冷的自我來穩定出手,隨即一下子將門打開筆直沖進去,根本不用看,直接一拳砸向靠的最近的氣泡方向。

    那里正貼墻站著一個彪形大漢,顯然沒想到張煒進門就是一拳砸向他,倉促間一邊用雙手擋在前面,一邊想向后退,怎料張煒這一拳蓄勢很久,雖然出拳力量控制在了一半,那也有將近230公斤左右的沖擊力,而且速度極快,那大漢只退了一小步,雙手就咔啦一聲被打地向內彎曲,顯然不巧正中腕骨,當場就折了。

    張煒得理不饒人,這一拳勢如破竹地穿過大漢雙手,正中他的鼻梁,后者一聲不吭直接躺在了地上。

    這時另一個黑影已經反應過來,朝著張煒撲過來,依稀可見手中銀光閃爍。

    張煒心情凝重,這是他繼酒吧毆斗后再一次遇見冷兵器,而且對手經驗老到,正是他舊力已去新力未生的空隙,連轉身躲避都做不到,當下瞬間把空間扭曲力場強度開到最大。

    那人惡狠狠地一刀捅來,卻驚愕地發現短刀竟然沒刺進去,而是斜斜地順著張煒身上馬甲滑了過去。

    “防彈衣?”那人沒時間再想更多了,因為張煒已經調整重心,回頭一個迎擊拳打中他的脖子,瞬間就像被割喉的雞一樣軟軟倒在地上。

    沒辦法,他必須下重手,因為對方手里有刀,對那人留手就是對自己不負責任,即便不開冰冷的自我,他也會這么做的。

    正當他調整身形,準備向查知范圍里第三個愿望氣泡方向撲去時,一個聲音忽然響起:“停停停,張煒,停下手。”

    他覺得這個聲音有點熟悉,雖然“冰冷的自我”決定先出手將對方全部擊倒,再慢慢看清楚是誰,可他還是克制了心底的念頭,暫時停下了手,然后開了燈,發現屋子里躺倒的那兩個不算,另外兩個他都認識。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正是最開始上門來催高利貸債的領頭人,另一個,好死不死,竟然是幾天沒有露面的鄭樹里。

    “他們怎么會搞到一起?”張煒滿心疑惑,看了眼鄭樹里,發現他脖子上還帶著醫護脖套,斜斜地靠在自己的那個單人沙發上。

    “好小子,老鄭說你身手過人,我還以為他吹牛,沒想到你比他說的還要厲害!”黑衣人站在屋子中央鼓了鼓掌:“上次事情倉促,沒自我介紹,很是不好意思,來,我重新介紹下。”

    “我叫鄭大雄,是鄭樹里的哥哥,也是你的債主。”黑衣人鄭大雄又伸手一指鄭樹里:“這位我不用介紹了吧?我想你們都互相認識。”

    張煒點點頭:“但是我沒想到你們兩個互相認識,你們是親兄弟?”

    鄭大雄搖搖頭:“雖然都姓鄭,但不是親兄弟。我們那個年代,正流行計劃生育,沒那個條件從爹媽肚子里多出個弟弟妹妹。”隨即話鋒一轉:“但是我和樹里兩人搭檔多年,不是兄弟也勝似親兄弟。”

    “搭檔多年?”張煒很快明白過來,這位鄭樹里應該算是鄭大雄的幫手,平時在拳擊館教拳擊滿足興趣,一旦鄭大雄需要,他只要戴上面罩,就能成為“好哥哥”強力的打手。

    “看來不需要我解釋太多,你就能明白。”鄭大雄微笑著說道:“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那你猜猜,我來找你干嘛?”

    “找我要醫藥費嗎?”張煒兩手一攤:“我的情況你還不知道?再說了,是你們自己闖進來的,我又不知道你們是誰。”

    “等等,等等。”鄭大雄苦笑道:“我可不是警察,你和我說這些也沒用。”

    張煒一想也確實如此,便伸手示意鄭大雄繼續說。

    “老鄭被你揍了之后,我沒馬上得到消息,他這人死要面子,要不是他老婆找到我,說連工作都丟了,我還被蒙在鼓里呢。”鄭大雄從兜里拿了根煙出來,慢悠悠地點上,旁邊鄭樹里顯得有點郁悶,顯然他原本不想把這些糗事說出來的。

    “我當時就在想,這不能啊!草窩里能飛出金鳳凰這句話我信,因為我親眼見過,但是打工仔變成拳擊天才?這我可是第一次聽說。”鄭大雄通過氤氳的煙霧仔細打量著張煒,慢慢說道:“所以我親眼來看一下,確定到底是不是你,而不是另一個同名同姓的家伙。”

    “你就是這么確定的?先潛入我家,然后埋伏起來,其中一個還拿刀上來就捅?”張煒挑了挑眉。

    鄭大雄拿過一個一次性杯子,把煙灰彈在里面,然后吐了個煙圈說道:“沒錯,我必須確認樹里說的有沒有過頭,不然就砍你個十七刀,只要你不死都不算大事,就當為樹里出口氣了。”

    言下之意,現在之所以坐下來和你說話,就是因為你強,如果不夠強,那么就直接砍成殘廢為鄭樹里報一箭之仇。

    “現在確定了,你又想怎么樣呢?”張煒反問道,他可以看到鄭大雄的頭頂冒出一個中立愿望:“真是太好了,希望能替我掙到很多錢!”

    “賺什么錢?”張煒心中極為警惕,所以暫時沒接這個中立愿望,他必須知道鄭大雄的目的。

    “是這樣的。”和之前的故作輕松相比,此時鄭大雄顯得凝重了點,頭上又多了一個“希望這件事情一定要成功”的氣泡:“你看,你現在欠我們不少錢,馬上就到了第一個月的還錢時間,我不知道你籌備的怎么樣,但看你情況應該還行,不然你也不會天天去拳擊館訓練。”

    張煒不置可否地點點頭,沒想到自己一心追求強大的舉動,把這些高利貸吸血鬼迷惑住了。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一個每月身背高額利息貸款的白領小資,竟然還天天去健身館鍛煉,別人看上去確實不像還不起錢的樣子,又有誰能猜到這小子深藏金手指,純粹抱著車到山前必有路的心態在抓緊每分每秒強大自己,基本忽略了還錢的事情。

    “但是啊,錢這玩意,不能夠用就行。”鄭大雄盯著張煒眼睛看:“咱們老爺們,得要財務自由!我有一個路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

    張煒心想戲肉來了,要解決事情就得知道對方最終目的,鄭大雄既然敢說,那他也沒理由不敢聽,所以也找了個凳子坐下,敲了敲扶手說道:“請說。”

    鄭大雄立刻精神大振,俯身過來說道:“我看兄弟的身手實在是了得,今天我帶來的兩個,一個是地下黑拳小有名氣的拳手,另一個是西南省份道上一個狠人,沒想到被兄弟一人一下就搞趴下了。”

    張煒一聽黑拳兩字,已經心中大概知道對方要說什么了,果然鄭大雄接著說道:“不瞞兄弟你,老哥我在西南那里也認識幾個地下黑拳的大佬,憑借兄弟你的身手,其他不說,錢絕對不是問題,只要你聽話,三年里可以掙你現在一輩子都掙不到的錢!!”

    “到那時候,像十幾萬這種小額貸款的債,根本算個p!”鄭大雄說著說著自己也有點小激動,他放高利貸掙到的錢哪有打黑拳那么快?而且高利貸收錢的時候最麻煩,哪像黑拳那樣最多半小時一場,操作的好一場就能抵十幾個小額貸款帶來的收益,還不用天天跑斷腿去收錢。

    所以他才在兄弟鄭樹里那里得知張煒的身手后,立刻就想到了這條發財之路,為此還特別找以前在西南認識的朋友那里聘了兩個狠人來試試張煒深淺,這才是過了幾天才過來找后者麻煩的主要原因,之前什么鄭樹里老婆哭訴之類的都是借口。

    “怎么樣?跟兄弟我一起去西南發財,你打拳,我幫你操盤,只要你聽我話,絕對享用不盡!”

    鄭大雄的眼中帶著灼熱的光芒。

    張煒剛想答應下來,忽然心中一緊,這是他刻意設下的精神鬧鐘在提醒他:“冰冷的自我”正在開啟狀態中。

    這才想起進門的時候,為了出手冷靜快速,他開啟了這個技能,到現在都沒關上。

    “怪不得我會一直聽鄭大雄講完,甚至都不用思考,就已經快要決定答應了!”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360 5分彩是里的彩票 秒速赛车计划网页 北京pk拾app 快赢481怎么推下期号 小额理财 广东11选5任选一技巧 江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 深圳风采2011013 广东11选5人工计划全天计划 七乐彩所有号码走势图 中国投资理财公司排名 一定牛彩票网广西快3 北京pk10直播 兰州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