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1 來到磨憨

    張煒隨手就關閉了冰冷的自我,并且再度設定了精神鬧鐘,那就是強迫自己一旦要做選擇,就一定要聯想起這個技能。

    為了加強精神鬧鐘的威力,特別在關閉的時刻用手指隱蔽地掐了下自己,讓疼痛和這個技能聯系起來,增加關聯記憶的深刻性。

    鄭大雄眼見張煒皺了皺眉頭,不知道他是在掐自己,還以為有問題,當下又扔出個籌碼:“小張,假如你去的話,我保證你的欠款不收利息,只收本金十萬!”

    張煒思考了下,發現即便是關閉了冰冷的自我,竟然還是覺得接受這個建議對自己有好處!

    首先,先從小的方面說起,十萬塊不算多,但在目前來說也算一筆不小的數目,尤其是在高額利息的情況下,固然他可以問高致尚拿,可是既然對方已經承認欠了一個人情,那么十萬塊明顯太過輕易了,在這方面,他絕對相信冰冷的自我這個技能做出的選擇。

    他從未考慮去問陳嬌借錢這件事,因為在某些方面,他絕對是大男子主義,并不想就此在陳嬌面前矮一個頭。

    其次,去打黑拳,絕對是鍛煉自己的最佳途徑,有空間扭曲力場保護,最壞結局就是被看出異狀,生命絕對有保障,那么還有什么比不死的實戰訓練更能刺激成長的?

    最后,也是最關鍵,那就是黑拳必定有外圍,自己必然能從那些賭徒身上獲得大量的黑色愿望精神反饋!

    這在目前中立愿望反饋點數幾乎快要衰減到極致的情況下,真的是極大的利好消息。

    這樣種種考慮下來,他發現這竟然是既能鍛煉自己、又能獲取大量精神點數、順便還能解決債務危機的最合適的一條路!

    “讓我考慮下。”就算是基本決定,張煒也不想太快答應,以免失去主動。

    “行。”鄭大雄也不是傻瓜,對面沒當面拒絕,那就應該有戲,這么重大的事情誰會當場決定?

    于是打了個電話,沒多久就上來幾個人,很專業的給昏迷的大漢、小刀手打扮成喝醉酒的樣子,然后肩扛手提地帶了下去,鄭大雄也跟著很禮貌的把門關上離開了這里,和來的時候判若兩人。

    張煒目睹這群人到了小區停車場,開著兩輛商務車走了,還好是在晚上,小區里的人大多都去廣場舞了,沒人注意這一群看上去喝醉的人。

    “這鄭大雄有點貨色。”

    看到這家伙處理事情井井有條,張煒對他更是增加了一點信心,再度思考了一會,先給陳嬌打了個電話:“阿嬌,今天拳擊館我不去了。”

    “哦?”陳嬌有點驚訝:“那我來你住的地方找你。”

    “不用。”張煒既然已經做了決定,就不想婆婆媽媽:“我明天有事,可能要出去一段時間。”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陳嬌輕聲說道:“我能和你一起去嗎?”

    當然不行,張煒在心底說道,然后對著電話柔聲說:“不用多久,我會回來的。”

    “嗯,我知道了。”電話那頭顯然情緒不高:“回來的話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

    “嗯。”張煒猶豫了下,還是率先掛了電話,那頭的陳嬌鼻子一酸,捏著手機抱腿坐在床上很久,然后大罵一句“混蛋”,就把手機扔沙發上,頭裹在被子里睡著了。

    張煒然后又打了電話到公司里,正式提出了辭職,電話那頭的經理顯然很訝異,同樣沉默了一會說道:“小張,要不再考慮下?”

    這幾年張煒從未請過假,把整個公司的網絡整理地井井有條,屬于善戰者無赫赫之名的那類人,經理慧眼有識,覺得這是個人才,所以才會出言挽留。

    “不用了,以后如果有搞不定的事情,直接打電話找我,我一定幫忙解決。”

    說實話,他對這家公司還是有點感情的,所以心中還是存了點回報的意思在。

    掛了電話后,他整理了點衣物和必需品,然后坐在床上從前到后再全部考慮了一遍,確認去西南地下黑拳圈子闖一闖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之后,提起電話打給了鄭大雄,電話那頭聽他答應了,掩飾不住心中的喜悅,當場決定買當晚的機票,兩人先過去和那邊把頭接上。

    畢竟對于鄭大雄來說,這種事情早一天搞定就能早一天掙錢,張煒也不會反對,他對三色頁面再度覺醒后能擁有什么極度好奇,以前是沒得機會做超人,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只需努力就行,那再推三阻四,就實在對不起玄黃開天大帝這塊玉佩了。

    第二天早上4點多,鄭大雄就已經開車到了張煒樓下,后者接到電話后立即下樓,兩人驅車直奔機場,路上張煒隨口問了句鄭樹里有沒有來,鄭大雄搖搖頭說那小子不好意思和你一塊去,拿了二十萬直接散伙了。

    張煒心里存了點陰翳,他總覺得鄭樹里這種人不會輕易罷休,現在自己不在東方市,難免會對陳嬌照顧不周,如果那家伙來找陳嬌糾纏不清,事情就討厭了。

    正在猶豫該怎么給陳嬌提個醒,結果打開手機一看朋友圈,只見這位新女友更新了動態,上面一片碧藍天空,下書“心情不佳,去看看世界!”

    然后內容是一張東方航空贈送的十萬公里免費券,以及一個欄桿箱。

    張煒頓時放下了心,起碼短時間內是不用為陳嬌擔心了,但是過了一會,他卻覺得有點愧對這姑娘,因為很明顯,正是自己的離開,才讓她萌生去世界旅游散心的念頭。

    “以后好好補償她。”張煒只能這樣對自己說,然后放下心事,準備閉目養神,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對了,你以前為什么一直假裝自己是跑腿的?”

    鄭大雄在后視鏡上看了看張煒,露出一絲自嘲的笑容:“你以為我們這行當好做?老大就是個靶子!而且這行的老大都信不過收錢的小弟,所以我干脆兩個都代勞了。”

    張煒這才明白鄭大雄以前裝神弄鬼的目的,就是以后方便脫身,別人都在找他老大,沒人會注意收錢的馬仔,還能順便保持老大的神秘感,感覺后臺很硬的樣子。

    另外自己兼任收錢,也避免了小弟吞賬落跑的事情發生,可見這個鄭大雄心思也很縝密,更為此行增加了一份保險。

    到了機場后,飛機七點起飛,十點半才到春城機場,兩人直接叫了輛出租車開往磨憨鎮,那里是天南省最南端的小鎮,和拉撾的磨丁口岸接壤,屬于邊境城鎮。

    結果這一路直接開了個多小時才到,一進磨憨鎮,鄭大雄就打了個電話,馬上一輛馬自達6便開過來讓他們上車。

    車子開到一個類似廢棄倉庫的地方,直接就放他們下來了。

    鄭大雄再打了一個電話,倉庫大門緩緩打開,里面一個穿著花襯衫的家伙搖搖晃晃走出來,讓他們跟著他進去。

    “里面是我認識的一個大佬,他能帶我們去拉撾的磨丁,待會你別吭氣,我來和他們說。”鄭大雄悄聲吩咐道,張煒點點頭,他可以從鄭大雄頭上看到“希望一切順利”的白色愿望,順手就接了下來,可見這個高利貸大佬其實也是心中忐忑。

    進去之后,只見一群人站在倉庫的空地上,都用不善的眼光看著兩人。

    鄭大雄放下手提包,高聲喊道:“猜查,多年不見,你就是這么接待你的朋友嗎?”

    “朋友?這世道有錢才是朋友,沒錢連尸體都沒人幫你收,哼!朋友?”中間一個膚色黝黑,身體微胖的中年男子,用兇狠的眼神瞪了兩人一眼,努了努嘴:“阿雄,這么多年不見,你還是這么假惺惺,說吧,這次有什么事情找我?”

    鄭大雄俯身低頭在猜查的耳邊說了一會,猜查臉色變得有點難看:“你知道磨丁那里的規矩,想要參加內圍的,早就安排好所有名額了,我可沒辦法幫你做這種事。”

    “不用直接打內圍。”鄭大雄掃了張煒一眼,然后低聲說道:“可以從頭打起,我有信心。”

    “哦?”猜查也有點驚異:“這么有信心?這小子什么來頭?”

    鄭大雄當然不會透漏張煒的底,要知道當時他安排的那個壯漢,在磨丁也算內圍的拳手,只是輸了幾場后退到了低級別,這才接了他的聘用想掙點外快,沒想到被張瑋一拳就搞定了,另外的那個快刀手雖然不是打拳的,但在拉撾的黑道上也是有點小名氣的,據說曾經一人一刀砍翻磨丁的一個華人堂口,雖然是野路子出身,但勝在有股狠勁,而且刀法也算嫻熟。

    結果同樣被張瑋一拳搞定,這就給了鄭大雄無窮的信心,否則也不會當場就拉攏張瑋,并在后者答應下來后,連一天的準備時間都不給,直接便飛到春城,長途跋涉來到邊境的磨憨鎮。

    “你們幾個,上去試試。”猜查甩了個眼色,旁邊幾個花襯衫立刻露出狠戾的眼神,將張煒團團圍在中間。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北京快3一定牛基本走势 七星彩预测推荐 排列三常用走势图 我去炒股app 000732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 甘肃11选5最稳定的玩法 北京赛车5码规律图解 黑金团队快乐8app 广西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秒速牛牛规律 明日股票涨跌 福建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贵州茅台股票技术分 私募股票推荐 江苏快3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