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 一番密辛

    “阿煒,別客氣,拿出點真功夫。”

    鄭大雄站在猜查的身邊拍了拍手,看上去神色自若,頭頂一個碩大白色愿望出賣他內心所想“一定要贏!一定要贏啊!”

    張煒雖然不清楚為什么要打這么一場,但既然人來到了這里,那就先聽從鄭大雄的,畢竟此人要掙錢,在現階段是不可能坑他的。

    主意打定,他直接接了這個愿望,然后把拳擊包放在地上,向那幾個花襯衫勾了勾手,示意可以上了。

    圍著他的四人有點摸不清虛實,但長期街頭格斗經驗讓他們變得極為狡猾,見張煒沒主動沖過來,立刻交換了下眼神,四人飛快散開,把張煒圍在中間。

    “哼,你帶來的這個小子很嫩啊。”猜查揮了揮手,一個小弟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遞過去,猜查拿雪茄刀剪掉了尾部,然后叼在嘴里不屑地對鄭大雄說道。

    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真像電視電影上表演的那種一個打十個,在現實生活中很難出現。

    四五個人一起圍上來,你武功再高也沒用,而且猜查派的這四個也算是他手下比較能打的,真要被這四人圍著,就算是黑拳圈子里一些拳手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破解的方法只有一個,起碼在猜查的人生經歷中,他認為只有一個:那就是在圈子沒圍起來的時候,先行游走,爭取用絕對的個人優勢干掉一兩個,如此才能說不會被亂拳打死。

    而此時張煒的表現在他眼中就是一個沒有經驗的家伙,他都可以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些什么:或許第一個沖上去的會被打傷,但接下來就該那小子倒霉了。

    鄭大雄也是個狠人,現在等于所有籌碼都放在了桌上,他干脆就直接梭哈:“猜查老哥,要不咱們賭一下?”

    猜查哈哈大笑,正要說“賭什么?”,就聽見前方一聲極為沉悶的“砰”,一個人影直飛出一米倒在地上不動了,正是面對張煒的一個花襯衫,此刻他眼神渙散,鼻梁斷裂,大捧的鮮血從臉上四溢而下。

    猜查滿臉震驚,剛想說些什么,就又聽見“砰”的一聲悶響,抬頭一看,另一個手下也捂著肚子跪在了地上,嘴巴張大卻什么聲音都喊不出來,頭一低就失去了意識。

    他立刻不管這個手下死活,雙眼緊緊盯著張煒,仿佛在看一塊人形黃金!

    這時第三個和第四個花襯衫已經從張瑋身后兩側飛快接近,眼看一人用拳,一人用腿,張煒無論如何都無處可躲之時,他卻直接一腳把跪在地上昏迷的那人踢飛開去,向前一步騰出了空間,然后很自然地一轉身,那一拳一腳就正好從他身邊兩側滑過,張煒順手揪住這兩人的頭用力一碰,只聽“咚”的一聲,兩人捂著額頭,搖搖晃晃地摔倒在了地上。

    “啪啪啪”,張煒輕輕拍了拍雙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然后從地上拿起拳擊包背在了肩上,對鄭大雄歪了歪頭,示意自己搞定了。

    鄭大雄心中一陣狂喜,臉上卻不動聲色,恭敬地對猜查說道:“老哥,覺得怎么樣?行不行?”

    猜查先是愣了愣,忽然仰天長笑三聲,再低頭已經一臉和藹微笑,和之前的狂傲判若兩人:“當然行!怎么會不行!來來來,你們幾個,先去和鬼臉六說一下,晚上有貴客要去磨丁,再到振民街喊老四他們準備一桌子菜,我要給這兩位兄弟接風!”

    張煒心中一陣感慨,從小子到兄弟,從囂張到如沐春風,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證明了價值而已,這世界,真是鐵一般的現實。

    那昏迷的四個人直接被猜查手下抬走了,后者一臉坦然,仿佛被打的不是他手下一樣,反而極為熱情地將鄭大雄和張煒迎入了一輛路虎suv,駕駛員也是他手下,根本不用吩咐就直接讓引擎怒吼一聲,朝著磨憨鎮中心最大的一家飯店駛去。

    猜查在車上顯得極為熱情,不斷介紹磨憨鎮的風土人情,然后裝作不經意地問道:“以前沒聽說阿雄你有這么一號能打的兄弟啊?”

    “他是我表弟,最近才到東方市來投靠我,我以前也不知道這么能打。”鄭大雄隨口就撒了個謊,這是他和張煒來之前就套好的話,因為按他所說,磨丁鎮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其中一個大佬欠他一個人情,所以這次去撈金,希望張煒能和他抱團,如此才能安全地直著進去,直著出來。

    否則就算他再能打,也休想帶一分錢回到華夏這邊來。

    張煒并沒有推托,而是一口答應了。

    道理很簡單,他對西南地下黑拳兩眼一抹黑,鄭大雄雖然也不能全信,但此人想要賺錢,又對這里比較了解,那么兩人抱團取暖,在一開始確實是最佳選擇。

    否則孤身一人闖江湖,又不懂里面的規矩,那肯定兇多吉少,就算現在身負15厘米的空間扭曲力場,也未必能全身而退,畢竟在這種三不管地帶黑吃黑又不是什么新鮮事,他目前的防御力場還不足以抵抗熱兵器。

    猜查聽到了鄭大雄的回答,雖然臉上掩飾地很好,頭頂的黑色氣泡卻出賣了他內心所想:“如果兩人不是親戚就好了,殺了阿雄我就能吃獨食了!”

    張煒微微搖了搖頭,拒絕接受這個黑色愿望,畢竟五路怎么看,鄭大雄都比猜查要可靠一點。

    中午一頓飯賓主盡歡,猜查還想邀請兩人一起去洗個桑拿什么的,張煒拒絕了,他想要找個機會調整下點數來應對可能的危險,鄭大雄更是機警,別看和猜查嘻嘻哈哈打成一團,卻絕不給張煒落單的機會,因為這是他發財的最大保障,絕不給任何人撬這塊墻角的機會。

    猜查也不以為意,起碼表面上如此,他將兩人送進磨憨的一家快捷賓館,隨后告知晚上六點出發,便轉身告辭了。

    這個時候,張煒才有機會問鄭大雄為什么要來找這個猜查。

    “因為他是磨丁鎮里面負責外圍保安的會員,也是唯一一個手上有名額,卻沒有足夠實力拳手的會員。”鄭大雄也不隱瞞,都這時候了,就算現在不說,過一段時間張煒自己也會知道其中曲折,還不如坦誠相告增加點互相的信任感。

    聽完他的解釋,張煒這才明白拉撾那邊其實對地下黑拳打擊非常嚴厲,畢竟一來這些地下活動不交稅,其次凡是有黑拳的地方,黃賭毒那是一應俱全,拉撾警司為了完成一些硬性指標,往往會找沒有后臺的黑拳場子麻煩。

    所以時間一長,很多有實力的黑拳老板紛紛聯合起來,組建了一個極為隱秘的地下黑拳世界,在那里,只有擁有會員資格的人,才能帶拳手進來打比賽。

    也只有在拉撾磨丁鎮以及華夏這邊磨憨有頭有臉的實力派人物,才會擁有這個會員資格。

    猜查雖然地位不高,但卻是磨憨的地頭蛇,而且手下人多,也就勉強擁有了會員資格,可惜他的身家和那些頂尖大佬沒得比,所以每次參賽拳手的實力都不夠看,往往很快就出局了。

    這光是損失錢財就算了,但在磨丁和磨憨這兩個邊境鎮,為了避免大規模火拼,很多地盤斗爭和利益分配,都是通過拳手比賽來進行的,猜查的拳手最多只能保住自己那一份,卻好幾年都拿不到新地盤,自然會心有不甘。

    鄭大雄以前在磨憨混過一段時間,覺得自己玩不過這些大佬,所以小賺一筆后就回到東方市搞高利貸,美其名曰小額貸款,也算是有了些小錢,但和磨憨地下黑拳的收益完全沒辦法比,發現了張煒這塊“璞玉”后,他一動腦子就想到了猜查。

    果然猜查知道他想法后立刻一拍即合,這樣鄭大雄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入場券,猜查也有了一個足夠實力的拳手。

    “不是說名額滿了嗎?”這是猜查自己說的,張煒覺得有必要搞清楚里面的細節。

    “沒錯,今年我們其實來晚了。”鄭大雄一臉不在乎的說道:“因為牽扯到利益分配,所以每年選手都是在春節之后的第一個月,也就是三月份便確定了下來,但是在磨憨,還有一個規定,那就是天無絕人之路。”

    所謂天無絕人之路,那就是給實力比不上頂尖大佬的地頭蛇一個機會,即便他們的正規名額拳手折戟沉沙了,那么還能再派一個拳手來替補,但是第二個選手必須在外圍比賽上證明實力,起碼要達到積分前三的水準。

    這樣一來,也能讓其他大佬知道你第二個拳手的真正實力,不會因為輕敵而陰溝翻船。

    “以你的實力,打到外圍前三絕對沒問題。”鄭大雄板上釘釘的說道,畢竟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他親眼見過的那些有些小名氣的人,都被張瑋一拳就ko,如此簡單橫向一比較,答案就放在眼前。

    “但是你也要注意一點,那就是比賽的時候絕對安全,但在拉撾的磨丁鎮,只要還沒踏入比賽的場地,那么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有人想要殺你!”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体彩泳坛夺金 快乐八怎么玩 浙江11选五技巧 陕西十一选五高遗漏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七遗漏 财富牛 99娱乐电玩城 广西快乐双彩双期走势图 棋牌透视通用免费 白小姐精选四不像中特图 股票投资公司 秒速快三官方网址 七乐彩开奖结果= 河南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百度 xd股票是什么意思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