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 大雄心聲

    “他們會用槍嗎?”

    鄭大雄最后一番話,讓張瑋提高了警惕,目前為止他最怕的還是槍,只要近距離命中,那么無論他如何偏斜扭曲空間力場,15厘米距離一過,無論這可子彈被扭曲到哪里,都會瞬間穿透原本的靶心進入他體內。

    他甚至做好了打算,萬不得已就直接回東方市,鍛煉雖然可貴,性命更可貴。

    “拉撾治安并不是很好,磨丁鎮上很多幫派有槍,不過他們不敢用槍來對付代表拳手,這是黑拳聯盟定下的規矩,任何幫派敢用槍來對付其他幫派的代表拳手,那么他們將被驅逐出磨丁,永遠不能回來。”

    鄭大雄回答的時候很嚴肅,可見這條黑道規矩在他心中竟然很有份量。

    張煒點點頭,顯然那些拉撾的黑道大佬想要建立一種秩序,那么就不會允許破壞規矩的人存在:“每年舉行一次這樣的比賽嗎?”

    “是的,時間跨度很長,大概要三四個月,因為每次拳手打完,輸贏方都要坐下來談判,輸的人想要買回輸掉的底盤和生意,就要付出代價,他們不談完,后面的比賽就不會進行。”鄭大雄點了根煙說道:“當然也有談崩的時候,贏的人不愿退回地盤,輸的人開多大價都沒用,這種情況下,輸的人也只能吃進,不能報復。”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各個幫派的代表拳手都會拼命死斗,他們情愿死在拳臺上,也不會輕易認輸,因為戰死的話會被幫派當成英雄來悼念,認輸的話可能第二天就全家死光光。”鄭大雄的眼中閃著灼灼光芒:“不過如果贏了的話,那他打下的地盤里,這一年會有一成收益給拳手,你想想這是多大的一筆財富?!嗯?!”

    他的話中充滿了誘惑,但張煒盯著鄭大雄的眼睛看了十秒鐘,忽然問道:“每年最終勝利的拳手,有幾個活過一年的?”

    鄭大雄的臉忽然漲紅,嘴巴張合了幾下,囁嚅著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心中想著這小子怎么這么聰明?

    他卻不知,自己頭頂的那個白色氣泡早就出賣了他:“希望到時候我把一年收益打折買斷給他的時候,這家伙不要拒絕我。”

    誰會把一年的真金白銀打折賣給別人?親兄弟都不一定能做到,更何況還是假的表兄弟?

    所以張煒很容易就猜到這些最終勝利后的拳手下場必然都不會很好,能活下來的聰明人,肯定暗地里把收益賣回了幫派,從而撿了一條命去享受人生,而那些沒領會幫派暗示的拳手,必然會在收益分成的前幾天死于各種意外。

    黑拳協會保護的是比賽時的拳手,比賽前或比賽后的拳手就只能靠智力和情商活下去了。

    “沒關系,我知道了。”張煒拍了拍睜鄭大雄的手,示意他不用絞盡腦汁想說辭了:“比賽,我肯定會去參加的,畢竟來都來到了這里,但我要搞清楚賽制,你要詳細誠實的告訴我。”

    說罷,他抬起左手一拳打向茶幾,那個用黃楊木制作的茶幾就像軟塑料一樣瞬間碎成十幾塊灑在了地上。

    鄭大雄看了看地上的茶幾,又看了看拍在他手上的張煒的手,忽然額頭就冒出了冷汗,心中第一次感到掌控不了局面了。

    張煒輕聲安慰他:“不用怕,咱倆是一條線上的螞蚱,我過來有我自己的目的,錢不是主要的,所以你不要瞞我,不然別的不敢說,我死之前先弄死你是十拿九穩的。”

    他的語氣從頭到尾都是平緩的,鄭大雄卻是心頭一緊,勉強笑道:“怎么會?我當然不會瞞你。”

    張煒露出顆牙笑道:“那就好,對了,給我說說拳賽里具體利益是怎么靠場次來劃分的?”

    鄭大雄掏出香煙,這次再也沒前幾次那么瀟灑悠閑了,他的手略微發抖,點燃煙頭后開始詳細解釋了起來。

    原來華夏的磨憨鎮和拉撾的磨丁鎮被這群黑老大規劃到了一起,整整齊齊劃出了十六個勢力范圍,而整個黑拳協會有三十二個會員,所以直接就從三十二強開始打起。

    打完之后,這十六個地盤就有了主,失敗的那十六個勢力直接遭受重創,一年時間里只能在周邊吃零食,連兩個城鎮的入口都不許進!

    接著十六進,就是搶各種歪門邪道的經營權,諸如賭檔、鳳樓、煙窩之類的。

    比如a和b打十六強,爭搶賭檔經營權,a勝了,他就不僅能在自己地盤上開賭檔,還能在b的地盤上開賭檔,而b只能干瞪眼,連a的賭檔保護費都不能收,還得要保護a的生意安全,否則明年就不許他參加黑拳大賽。

    十六進是搶鳳樓生意,比如a和b打十六強,a晉級,b落敗,a就得到了在ab兩地的賭檔經營權,然后在a在十六進的時候輸給了c和d的勝者c,那么c就能在abcd這四個地方開設鳳樓,在c和d開始賭檔,以此類推。

    “進四是鳳樓權,四進二是販賣人口器官,最后冠軍搶的是毒品經營權。”鄭大雄這次如竹筒倒豆子一樣直接倒了個干凈,正如張煒所說,兩人一條線上的螞蚱,他如果說的不清不楚,張煒不重視,那么以后吃虧的仍舊是自己。

    “也就是說替補選手隨時都能進場,但必須是在主力失敗之后?”張煒手指敲了敲桌子問道,鄭大雄點點頭補充道:“只能在那時候,但你這個替補必須是外圍賽前三名。”

    如果連外圍賽前三都到不了,當主力替補也只是去送死而已。

    “規定的還挺細啊。”張煒臉上一片平靜,心中卻寒毛直豎,想不到華夏和拉撾的區區兩個邊境城鎮,竟然五毒俱全,連販賣人口器官都有了!

    “這樣子看來,鄭大雄還是沒說清里面的危險程度。”張煒細想了一下,如果在外圍賽他表現的太強勢,那么很有可能成為眾矢之的,到時候為了保住地盤或搶各種經營權,其他幫派勢必會以自己為目標,到時候別說參加拳賽了,能不能活著走出磨丁還是個問題。

    站在鄭大雄的立場上,他只要張煒能在猜查的拳手失敗后,幫助他打入十六強,就算完成任務了,而且會有一筆豐厚的報酬,之后每進一步,腳下踩著的都是黃金美鈔!

    哪怕之后張煒被人殺了,鄭大雄依舊能帶著他的分成高高興興回到華夏,所以他不會撒謊,但可以選擇忽略掉更危險的部分,反正死的是張煒,和他無關。

    張煒看著鄭大雄頭頂上的一個白色愿望“一定要在外圍賽排名前三啊!”和另一個黑色愿望“希望猜查的拳手就像想象中那樣最多打入十六強,十六進定要被淘汰!”,想了想接了下來。

    雖然關于猜查的拳手他并不能干涉到底能贏幾局,可如果接收了這個愿望,那么就算張煒什么都沒做,只要最后結局符合這個愿望所想,就一樣可以獲得精神反饋獎勵。

    以前張煒也想過不管不顧把所有任務都接下來,哪怕是世界毀滅,宇宙和平都接,那么萬一其中有些任務碰巧完成了,就能自動獲得獎勵。

    可最后他發現那些愿望線條鏈接進光屏的數量,是根據精神強度來的,太多或太強的愿望,都會占據更多的精神反饋通道,所以這種掃愿望的方法根本行不通。

    但是有選擇地接受幾個和他無關的愿望,還是能夠承受得起的。

    “我想休息下,不要打擾我,記著,千萬別打擾我。”張煒簡單地警告了句,雖然他也不知道在調整點數時被人驚醒會發生什么事,但他并不想做這種嘗試,鄭大雄很機靈,立刻站起來告辭,張煒關上門后,拔掉了房間固定電話插頭,把手機調成靜音,關閉了振動,然后打開酒店冰箱,一口氣喝光了里面三罐啤酒庫存。

    他之前就和猜查在飯店里喝了不少,此刻再加三罐啤酒,很快就自顧自進入了夢鄉。

    一進入熟悉的夢境,張煒立刻查看總界面,金色界面還是老樣子0/1000,白色中立界面下方則是27/1000,變化最大的是黑色界面,覺醒點數已經堆積到了240/1000!

    “鐵拳拳館的兄弟們真給力!”這些黑色愿望覺醒點數都是他和鄭樹里一戰時外圍兄弟們貢獻的,也給予了他打黑拳的啟發。

    想了想,將空間扭曲力場提高到了200毫米,然后剩余點數全部給了查知范圍,將范圍直接增幅到了現實查知半徑21米,夢境查知半徑2300米的程度。

    20厘米的空間扭曲,是為了最大程度免疫冷兵器傷害,因為一把軍刺的長度在15厘米以上,再多5厘米的緩沖,幾乎完全豁免了這種短兵器的傷害。

    再加更多就沒意思了,除非直接加到50米以上,可以最大距離扭曲手槍彈道,否則依舊是見到熱兵器要躲著走。

    所以他將剩余點數都加到了查知范圍上,這樣可以最大程度接收到各種外圍賭注的愿望信息!

    畢竟夢境范圍半徑2300米,簡直可以涵蓋比賽場地整個周邊了。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贵州快三和值振幅走势图 新上市的股票查询 一分赛车骗局 股票涨跌专业一天赚3000 上海快3一定牛走势 五分赛车彩票赚钱吗 买股票指数 排列五开奖结果彩宝贝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车大小单双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为什么没有七月份 2019世界男篮排名 香港开奖结果2020+开奖记录 天津11选5拖胆 山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