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4 臉色大變

    這樣一來,張煒就能實時感知到外圍押注的情況,來增加自己黑色愿望的收入。

    醒來之后,他立刻開啟查知,發現整個酒店將近六個樓面都在他的感應之下,只要集中注意力,頭腦里馬上就出現許多在不同位置的黑色和白色愿望氣泡。

    “還是沒有金色的。”

    金色愿望需要讓人得利,在如今這個世界,可能確實比較稀有吧?

    張煒搖了搖頭,堅持了一會最大感應力度,發現十分鐘內精神力不會下降很明顯,但是只要超過十分鐘,立刻就會覺得視線有點模糊,太陽穴也開始腫脹起來。

    “好在我并不需要一直開著它。”張煒覺得十分鐘已經夠了,畢竟他只要在開賽前感知下周圍下注人的愿望就行了。

    坐在床上恢復了下精神,他調整了扭曲力場強度,保持在10厘米的半出力狀態,這樣他的精神力消耗會和恢復速度形成一個平衡,還能在頭部、胸口、后背和下腹處的關鍵部位保持非常高強度的防御力。

    做好準備后,猶如穿了一件防刺背心的張煒,臨行前感知了下周圍的愿望。

    好在除了幾個白色愿望外,并沒有希望能偷襲命中他的黑色愿望,他松了口氣,又覺得自己自從到了春城最南端的這個磨憨鎮后,變得有點謹慎過頭了。

    “或許,這是因為猜查引起的吧?”

    張煒覺得自己人生前半段生活環境太安全,導致在華夏邊境地區見到這種真正意義上的涉黑人物,情緒不由自主就緊張了起來。

    想了想,他還是沒有開啟冰冷的自我,這東西是雙刃劍,或許每次確實是最大利益化,但卻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鄭大雄的愿望居然是這個?”開門前,他特意感知了下自己“表兄弟經紀人”鄭大雄,發現住在隔壁的他愿望居然是“最好能把張煒活著帶回去”。

    這讓后者對鄭大雄的觀感一下子變好了不少:“原以為他只是希望我能替補打入十六強,沒想到還會有這種善念。”

    這個念頭不是一定要把張煒活著帶回去,那樣的話,按照在對自己可能有害的情況下,完全對他人有利的原則,會變成一個金色愿望。

    張煒覺得可能是“最好能”這三個字,一下子把這個任務壓制成了白色愿望,具體原因說不明白,但是直覺就是如此。

    他接下了這個白色愿望,畢竟完不成自己也就死翹翹了。

    “休息的怎么樣?”鄭大雄接到張煒電話馬上就從房間里出來,看樣子根本沒休息,一見面就急切地詢問,比張煒本人還要關心他。

    也由不得他不急,今晚就要從磨憨出發去對面拉撾的磨丁鎮,那里比磨憨亂的多,純粹是無人管理、弱肉強食的無主之地,當年他就是怕自己有命掙錢沒命花,才早早從這里脫身跑到東方市混高利貸去的。

    現在他能夠下定決心回來,是張煒的拳頭給的信心,如果張煒沒休息好導致出了什么意外,那豈不是在東方市放棄掉的東西都打了水漂?

    他可是在一夜間把自己手里所有借據都便宜打包賣給了同行,就這一樣便少收起碼三百多萬!

    更別提在磨丁還能撈到的錢!

    如果說現在喊張煒聲爹,就能讓他平安過渡到打正式賽的那一天,鄭大雄都會心甘情愿喊的。

    張煒點點頭,看他著急,便安慰道:“很好,現在我們有什么安排?”

    鄭大雄松了口氣,他平時不是這樣的人,但如今事關重大,好久沒遇到這種場面,方才有點緊張過頭,現在一問正事,立刻恢復了點冷靜,看了看表說:“還兩個小時,猜查會安排我們過去的,現在先去吃點什么。”

    張煒對此表示贊同,他最近鍛煉強度很大,身體需要大量營養來補充肌體,雖然中午剛吃了不少,現在還是可以吃下很多。

    兩人便出了酒店找了個干凈點的小館子喊了點菜慢慢吃起來,磨憨鎮屬于春城口味,那是非常喜歡放辣,鄭大雄在這里混過,倒也吃的滿嘴噴香,張煒一開始吃的很不習慣,忽然靈機一動,開啟了冰冷的自我。

    這個技能能夠壓制50%的自我情緒,所以雖然不能改變口味,但可以降低痛苦感,而辣的本身就是對舌尖味蕾施加的痛苦,所以開啟之后,雖然不能完全感覺不到辣,但卻好受了很多。

    “這倒是意想不到的收獲!”張煒開始覺得玄黃開天大帝給的這些技能,腦洞大的話,是能有不同用途的。

    比如查知愿望,其實可以當做讀心術來用,只是需要加點邏輯手段;空間扭曲力場也能用來表演魔術。。。。。。現如今冰冷的力場還能用來吃辣,簡直是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如果,我和陳嬌在一起的時候,開啟冰冷的自我的話。。。。。。”他覺得只要硬起來后再開啟,那么壓制了一半的興奮效果,一定可以給陳嬌帶來很多驚喜。。。。。。

    兩人一邊吃一邊喝酒,從5點慢慢坐到了9點,隨后一輛老實的豐田巡洋艦直接停在了門口,猜查在里面搖下玻璃招了招手,鄭大雄馬上站起來:“走。”

    張煒跟著走了出去,覺得猜查果然是磨憨鎮的地頭蛇,消息竟然如此靈敏。

    猜查后面還跟了六輛車,里面坐滿了人,估計都是要帶到拉撾磨丁鎮的手下,張瑋從后視鏡中能隱約看到后面一輛車中間位置有類似槍管樣的剪影,心中當即一凜,精神集中一個個觸摸過去,發現都是類似“希望這次猜查老大能獲得好名次,大家發大財”“希望能進入十六強”之類白色愿望,當下便松了口氣,看來不是去拉撾火拼,而是自保手段。

    車隊橫穿了磨憨鎮駛上一條小路,半小時后已經能聽到流水聲,這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種,依稀能看到一條長河橫跨在前方。

    “這是湄公河,過了這條河就到拉撾了。”

    猜查下車后對張煒介紹道,隨即用兩根手指橫在嘴里打了個唿哨,遠處猛然亮起一個光線強烈的探照燈,隨著馬達轟鳴漸漸響起,竟然是一艘小型木板快艇。

    “上,我們第一批。”猜查帶了三個保鏢,示意鄭大雄和張煒一起跟過去,等眾人上船后,立即加大馬力向著黑沉沉的對岸駛去。

    半小時后,一行人已經到了岸上,猜查伸開雙手,也不知是真是假地熱情和鄭大雄擁抱了一下:“歡迎來到拉撾!”

    張煒站直身體極目四望,發現這里和華夏國判若兩地,磨丁鎮此刻依舊燈火輝煌,而這里卻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見。

    “想不到我居然這么輕易就出國了。”

    他以前很多次幻想自己出國旅游,目的地高檔點的有英、美、德、日、韓,差一點的也是普吉島、泰國什么的,從未想過會將目的地放在拉撾。

    “先帶你們去休息下,明天可有的忙了。”

    猜查和鄭大雄耳語片刻后,又向張煒打了個招呼,立刻匆匆坐上一輛停在路邊拉撾牌子的車子離開,隨即從黑暗中又開出一輛老式公交車,顯然也是猜查安排好的,他的其他手下魚貫而入擠進這輛車也跟著駛入了黑暗中。

    張煒絲毫不急,他已經關閉了冰冷的自我,此時不急只是因為能明顯感知到周圍有個愿望“希望能讓老大的客人滿意,千萬別說我壞話。”和“希望再松一腳離合器就能發動,這該死的老爺車。”

    很顯然,這是接他們的車出了點小意外,張煒順手收下這兩個白色愿望,果不其然,僅過了兩三秒,就聽到引擎轟鳴聲,一道白熾燈光劃破黑暗照亮了僅剩的他們兩人。

    鄭大雄趕緊上前打開車門,和張煒一起坐上這輛車,向著磨丁鎮的方向駛去。

    車子將近開了半個多小時,方才在一個燈火通明的酒店停了下來,鄭大雄已經非常疲憊,只是和張煒說了句:“早點休息,明天會非常忙。”就跟隨猜查手下的司機開了房間去睡覺了。

    張煒在大堂等了會,那司機一溜小跑下來,再用拉撾語又開了一個房間,隨即帶他上樓,關門的時候還特意問了句:“對這里還滿意嗎?”

    “你做的很好,我很滿意。”張煒說完這句話,最后一道白鏈也化為了暖流—之前那個希望車子發動起來的愿望早就已經被他收入囊中。。。。。。

    “這兩個愿望才兩點。。。。。。。”等他進入夢境后,發現這兩個愿望總計才兩點,可見虛擬光屏雖然沒有明說,但中立精神反饋已經開始大幅度衰減了,以前只要完成,哪怕是撕個小廣告,都能獲得3-5點反饋點數。

    “先存著。”張煒立刻開始進行夢境查知。

    這是他第一次在國外進行夢境查知,結果發現哪怕是語言不通,玄黃開天大帝的星辰空間里,依舊是可以直接用不知名的手段,直接讓這些拉撾人的愿望變成了他能理解的。

    “這可比什么同步翻譯牛吧多了!”

    張煒感嘆了會,然后立刻開始用精神力觸碰星辰,結果馬上臉色大變。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浙江11选5一定牛分布图 天津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时时彩软件客户端 金牛配资网页版 排列五开奖结果 一波中特一肖中马 江苏11选5乐三 威海 配资炒股 利息 青海十一选五一定牛 25选5开奖结果201760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派 快乐赛车有什么公式吗 短线股票推荐软件 中国赛车 3d预测18对10 证券投资分析报告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