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6 種族歧視

    所有的黑拳選手都在拳館訓練處集合,門口占滿了保安,只能進不能出,起碼在比賽結束前,除了要送醫院之外,沒有任何一個拳手能夠走出去,也沒有一個外人能進來。

    這主要是為了防備各勢力想要暗害對面幫派的拳手,也從側面印證了之前鄭大雄說的“協會會保護你們在比賽時的安全”這句話。

    鄭大雄向張煒揮揮手,示意他跟著這個司機走就行了,然后他大喊道:“我去找猜查,我們在觀眾席上面。”

    張煒左手提著拳擊包,右手揮了揮表示知道了,然后那個司機拿著文件和發給的證明胸牌,就像ufc或wbc正式官員一樣在保安面前揮了揮,他和張煒就從嚴陣以待的人墻前擠了進去。

    張煒回頭看了看這些著裝統一,全副武裝的保安,要不是早就知道他們都是黑幫分子,恐怕怎么都會以為是真正的政*府安保力量。。。。。。

    之后是一條長長的走廊,掛著各種運動名人的畫像,或許是因為這里的人非常喜歡籃球,掛的幾乎都是邁克喬丹或者科比的比賽瞬間抓拍,這讓張煒感到有點疑惑:“難道不應該掛ufc之類的格斗名人照片嗎?”

    但磨丁鎮的這個體育中心就是這么另類,它每年的最大作用就是用來舉辦地下黑拳,而且舉辦了二十多年,但卻充滿了一種奇特的籃球氛圍。。。。。。

    這讓張煒想起了早上對這個城鎮的印象:和對岸的高樓林立的磨憨鎮相比,拉撾的磨丁鎮只有兩座大樓,一座是昨天張煒他們住的酒店,另一座就是這個拳擊中心,中間的其他地方,都是破落不堪灰蒙蒙的各種低矮建筑。

    看上去,這就像一個被廢棄的鐵銹地帶,但在真實情況中,拉撾的磨憨鎮地下財富相比磨憨只多不少,整個拉撾北部所有區域加起來都未必有磨憨鎮那么多!

    因為它聚集了華夏西南部、整個拉撾以及緬典、泰嵐德、文蘭這些國家喜歡地下黑拳的愛好者,還是拉撾北部最大的賭場,最關鍵的是,它還是拉撾和華夏西南部的地下勢力財富流通之地!

    這三者讓它和這個體育中心一樣擁有兩幅面孔,成為了一個表里不一的地方。

    司機推開了一扇貼著科比扣籃海報的大門,張煒收攏了思緒,和他一起走了進去。

    然后,里面所有人都暫停了動作,用帶著好奇、不屑、玩味之類的不同眼光在兩人,尤其是張煒身上尋梭了幾下,隨后又幾乎同步恢復了正常。

    張煒一邊走,一邊環顧四周,幾乎清一色的歐美面孔,偶爾夾雜著幾個明顯東南亞特征明顯的臉,東亞臉就一張,還是一邊打沙袋一邊喊著“喲西、嘎”之類話語的,看樣子就不是華夏同胞。

    不過這也不奇怪,目前統治格斗世界的還真就是歐美人、東南亞人,偶爾幾個日本人而已,華夏人當然也有,前幾年出過個二龍,結果先在阿米里加被一個退役警察ko,然后又在一場表演賽里腦殼壞了,站在那里不設防,還挑釁示意別人打他臉,結果被幾拳打地當場倒地送醫院急救。

    從此成為世界笑柄,但更可惜的是,自二龍之后還真沒什么華夏人在世界格斗圈站得住腳(職業拳手皺市明除外)。。。。。

    所以自他進來后,就發現這些人的頭上都冒出了好幾個和他有關的黑色愿望:“好希望和這個華夏人做對手,這樣積分就穩了。”

    基本千篇一律都是希望能夠碰上他,仿佛就能穩吃一般。

    這種愿望張煒接了也白接,因為他不能輸,而且多接也浪費自己精神上限,他更多留意的是附近有沒有外圍賭注,可惜的是目前半徑21米的范圍僅僅覆蓋了這個休息區,沒辦法接觸到更遠的地方。

    “這可不行。”張煒一下子想不出辦法,只能先跟著司機一起走到最偏僻的一個角落,后者指著一個空置的沙袋說道:“沒辦法,就這還是特意為你加的一個專用沙袋,衣服你也得在這里換,規矩是不打完全部比賽,你是沒辦法出去的。。”

    張煒點點頭看了看四周,然后說道:“給我去找個沙發過來。”

    他的這個要求不過分,雖然是外圍賽,但很多替補拳手的待遇都很好,畢竟他們身上肩負著另外一個可能的機會,所以飲水機、沙發應有盡有,反倒是最后進來的張煒這里最寒酸。

    那個司機點點頭說道:“猜查老大吩咐過,你想要什么我們都會提供的。你的席位價值1000萬!”

    張煒吃了一驚,沒想到替補席位價值比昨晚鄭大雄說的又多了200萬。

    這席位價格增長那么快,其實還是跟不上收益比例:畢竟付出1000萬成本,一年就能賺幾個億,誰會在乎200萬?

    追加的這些錢,只是為了抬高門檻,淘汰掉那些不入流的小幫派而已。

    也難怪猜查前幾年包括今年都不準備替補選手了,道理很簡單,萬一打不出來,對一個只能收良民保護費,不能撈偏門的準三流幫派來說豈不是虧到死?

    “也就是說,這里的其他替補拳手席位價值也是一樣的?”

    司機的動作很快,幾分鐘后就搞來了一個真皮沙發,看上去還是挺干凈的,張煒點了點頭,順便就問了一句。

    “是的,這里的拳手席位都是一樣的,不過大多數都是上一次擁有過專營權的幫派才會派替補拳手。”司機意味深長地看了張煒一眼。

    后者點點頭,這道理很簡單,就是個雞生蛋蛋生雞的關系,有錢才會拼命想要保住撈偏門特權,沒錢的像猜查這種,就只能想辦法主攻保地盤這一項了。

    至于司機那一眼的含義,無非就是我們老大這么看重你,你可別讓我們失望!

    張煒順手就把此人頭頂那個“希望這小子能厲害點,打進前三!這樣萬一內部賽拳手被淘汰了,咱們還有一個希望。”的白色愿望接了下來,然后問道:“對了,這里附近有沒有買外圍的?”

    司機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問這個干嗎?”

    張煒解釋道:“我來這里也是為了賺錢,你幫我壓注,壓我贏。”

    司機想了想問道:“壓多少?”壓自己贏肯定不會故意輸,他覺得這個忙可以幫。

    “你去找阿雄,他愿意出多少就壓多少。”張煒身邊一分錢都沒帶,資產是負數,所以只能看鄭大雄的眼光和魄力了。

    司機點點頭,一溜小跑奔了出去,因為當地賭外圍的只接受現金,所以打電話也沒用,只能親自跑到觀眾席,站在貼著“邪惡勢力”海報的地方,朝著鄭大雄招了招手,后者本來坐在猜查身邊聊天,看到后便站起來走了過來,猜查也跟了出來。

    “張煒叫你幫他壓注?”鄭大雄瞇了瞇眼睛,其實張煒不說,他也會去壓,但是不會馬上壓,而是準備看一場,以防自己走眼。

    本來他都做好萬一,真要張煒第一場就輸了,他立刻借尿遁遠走高飛,此生再不來春城。

    “要不要賭一下?”本來可以保本回家,現在如果下注,那就是真的賭博了。

    鄭大雄兩眼一橫:“那小子都不怕,我怕什么?”

    立刻轉頭對猜查說道:“我來的時候沒帶現金,猜查大哥你幫我壓,我轉賬給你。”

    猜查點點頭,臉上浮現出了微笑:“沒問題,壓多少?”

    鄭大雄和張煒愿意壓自己勝利,那是個好兆頭,不是對自己實力有絕對自信,那是肯定不敢上來就壓自己贏的。

    鄭大雄豪氣干云:“三百萬!”說罷,立刻拿出手機,開始轉移比特幣給猜查,這是最近國際上最流行的轉賬模式,實時牌價,永無后患。

    “現在牌價342美元一個比特幣,嗯,正好。”猜查滿意地從手機上看到自己賬戶到賬的比特幣,馬上對司機說道:“去拿三百萬,壓我們的人贏!”

    司機立刻興奮地說道:“好!”感想走,忽然轉頭問道:“外圍賽下注不會特別多,是不是要全部壓滿這三百萬?是的話我要多跑幾個外圍攤點。”

    “廢話,快去!”猜查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另外,幫我也買自己人贏,一樣壓三百萬!”

    一千萬都花了,猜查也不在乎花點錢壓自己贏,不過他還是頗為謹慎,先行打個三百萬試試水。

    另一邊的張煒正在一邊做放松活動,一邊想著該如何讓自己進入夢境來查知愿望,卻發現有兩三個人擁著一個滿身肌肉的白種拳手走了過來。

    “嘿!華夏人!”拳手旁邊一個看上去像助理的人用不屑的口氣喊了一聲,張煒不吭氣,繼續做著放松活動,那個白人拳手卻挑釁地站到他面前,左右兩個手指捏住自己兩個眼角,然后怪叫道:“ching chagn chong ! ching chang chogn !”

    周圍的幾個歐美拳手都跟著哄笑了起來,東南亞的和日本的都沒吭氣,只是沉默地看著張煒。

    張煒繼續做著擴胸運動,然后盯著那個拳手回了一句:“white pig!”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在线 三分彩软件 极速时时彩每天几点开 新疆体彩11选5走势图 我家理财 内蒙古赤峰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南快3大小计划 福建快三遗漏打法 3d村杀码专家家彩网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包括 内蒙古快3开奖号码 北斗导航股票代码 3d彩宝贝杀号定胆 五星独胆方法 湖北快三app官方下载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