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 真正奸商

    接下來的兩場比賽分別是在下午一點和五點,其中下午五點的精神反饋點數特別多,倒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而是到了下午五點,能夠開打的就張煒那一場了。

    畢竟這里的外圍賽已經開始了將近一個月,很多幫派的拳手積分遙遙領先,按照他們的計劃,只要關鍵性比賽打贏,那么就能進入前三強,如果輸了,說不定性命都要不保,更不用提積分了。

    所以他們每天到這里來,只是為了應付黑拳協會高層的命令:每個拳手必須每三天參加一次外圍積分賽。

    這是為了讓排在后面的其他幫派拳手有機會趕上來,也是為了讓排在前面的拳手保持狀態,當然更是為了每天賭外圍的巨額收入!

    所以當張煒打到第四場的時候,整個體育中心所有人都在等著他,畢竟他不結束,其他人也沒辦法走。

    不過等他真的帶著歡呼和血污走回熱身場地的時候,其他拳手臉上表情各不相同,有震驚、贊賞、大失所望等等,但有一個點卻是相同的,那就是所有人都很佩服他的體力。

    要知道這每一場幾乎都是生死斗,雖然不如內部賽那么血腥,可每年外圍替補賽打到最后經常性連十個人都不到,也是不爭的事實。

    這就導致每個人都是全力以赴,能夠一天兩賽已經是算是超人了!

    要知道在職業聯賽里,雖然回合數多,但打一場下來,拳手可以能夠休息起碼兩三個月的!

    如今張煒一天打了四場,還都是全勝,雖然看上去也是“傷痕累累”凄慘的不行,但并不妨礙這些人佩服之心。

    同時他們也很佩服張煒的“作戰計劃”:先用一個回合做防守,全靠躲避和招架來觀察對手底細,消耗對方體力,掌握對方出手習慣,然后在第二回合把握機會直接重拳擊倒!

    有好幾個拳手想要模仿這種戰術,可惜細細琢磨下,發現這戰術根本不用模仿,因為這是所有格斗教練都會教導給你最基本戰術。。。。。。。。

    區別只是教練會說用“幾個回合”來完成前半段,然后教導你用“連續不斷的重拳”來完成最后一段,而張煒只用了一個回合,以及最多兩拳。

    “這拳力上的天賦太可怕了,這家伙很恐怖。”

    有幾個拳手在收拾裝備的時候,特別多多留意了下張煒,心中暗下決斷,假如遇上他,第一回合無法完成ko的話,那么第二回合一定要全力防守,情愿不出拳,也要先防住爆發的那兩拳。

    沒過多久,所有幫派都派出了大量的保鏢和防彈車輛,在體育館的運動員出入口等待,或許是這項賽事操辦已久有了規矩,總之這些幫派擠在一起,卻沒有尋釁推搡之類的事情,不過互相之間冷眼相向卻是題中應有之意。

    張煒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么奇葩的一幕,一群穿著黑色西裝或拉撾民族服裝的人齊刷刷等在后門,二三十輛各種防彈好車在燈光下褶褶生輝,假如能夠忽略背景里低矮蕭瑟的各種建筑,那么說這里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芝加哥、七十年代的香港都有人信!

    猜查看到張煒顯得很興奮,一雙大肉手直接雙雙搭在他的肩上,后者要不是把空間力場調整地快要沒有,可能這一拍就要露出馬腳。

    “怎么樣?我這輛黑堡壘不錯吧?”猜查坐在車里,讓手下拉開后車門,透過搖下的玻璃對張煒說道。

    后者看著這輛被改裝地面目全非地車,點點頭說道:“凱迪拉克幻影4是嗎?。”

    猜查揚了揚眉毛:“沒想到你竟然還能認出來,不錯,我喜歡你,上車!”

    他當然想不到是自己頭頂的“希望張煒這小子完全認不出我這輛凱迪拉克幻影4”這個白色愿望出賣了他,否則按照張煒對車輛的貧乏知識,就是面對凱迪拉克商標他也未必認識。

    “其實我應該接下這個愿望的。”張煒感覺一天下來,就算精神能夠恢復,但元氣恢復不了,全身還是疲累的很,性子也變得散漫了些,竟然和猜查的愿望產生了互動,不經思考就答案出口了。

    “要不要開啟冰冷的自我?”張煒想了想,雖然開啟后能夠冷靜無比地判斷利益,可他覺得現在的自己才是自己,所以依舊讓它處于關閉狀態。

    “就這么小任性一下。”他把拳擊包放進了黑堡壘巨大的后備箱里,然后順著打開的后車門鉆了進去,發現空間更是比想象中大,七個座位,還有兩個小冰箱,以及地板中間一個鎖上的一塊鋼板。

    “這是武器庫。”猜查拍了拍鋼板旁邊的一個按鈕,翻蓋打開,露出一塊巨大的扁平凹槽,里面平躺著四把m4全自動步槍以及七件防彈衣和十把手槍、一千多發步槍彈藥、兩百發手槍彈藥。

    “還有手雷,藏在這里。”猜查拉開第二個座位下方的一個旅行袋,里面放著十五六個美式手雷,張煒麻木地看著這些,他是有心理準備的,但還是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哈哈哈。”猜查很滿意張煒的表情:“這就是我們在磨丁鎮生存的基礎,加上黑堡壘改裝的防彈裝甲、防彈玻璃,想要殺你,除非派出坦克或者火箭筒。”

    還有反戰車地雷,張煒在心底補充了一句,但他并沒有說出口,而是看著外面攢動的各色人頭發呆。

    這里可都是整個拉撾的人渣、犯罪分子!

    他心中忽然一動,如果把這些家伙一網打盡,該有多少收獲?

    可惜,這個鎮暫時已經被黑拳協會的人占領了,除非。。。。。。。

    “除非擴大查知范圍!”他心中暗暗下了決斷,一定要將查知范圍,起碼是夢境查知范圍擴大到遠超磨丁鎮的程度,這樣才能收集到那些真正對黑惡勢力極度厭惡的愿望。

    它們,很可能是目前急缺的金色愿望。

    之后的路程,就在猜查的一路炫耀中渡過,他不斷推薦張煒試試各種武器裝備,以及珍藏在車中的各色佳釀,鄭大雄躺在中間的椅子上一動不動,也沒有說話,只是微笑著看著張煒,仿佛是一個聚寶盆。

    “他希望我能打到最后,并且獲得勝利。”張煒能夠查知到這個前高利貸老板最大的黑色愿望,但是找不到他什么時候決定背叛自己的想法:“隨便了,走一步看一步。”

    反正擁有查知能力的他具備先手,什么時候鄭大雄決定背叛了,他都可以先一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猜查畢竟是個黑老大,認錢不認人,鄭大雄能做的,張煒一樣能做。

    假如他不背叛呢?張煒笑了笑,那就算他運氣好,這是一場游戲,能夠拒絕誘惑的人,或者說能夠良心發現的人,值得擁有一個美滿結局。

    而張煒,就是唯一擁有決定結局是什么的能力的那個人,起碼對鄭大雄來說是這樣的。

    回到磨丁鎮另一座高層建筑—珍寶酒店后,猜查猶豫了下,最后還是詢問道:“阿煒,今天的傷勢有沒有影響?不行的話,我還是取消掉明天的另外三場,只打一場就行了。”

    張煒順手接下了他腦袋上“希望明天還能打四場”的愿望,然后微笑道:“沒事,明天繼續。”

    他的傷勢自己心里有數,全是拳風擦傷,最多明天多開點扭曲深度就行了。

    所以他并不是被猜查假惺惺、表里不一的詢問感動了,而是為了明天賺更多的錢。

    看著猜查心滿意足地離開,張煒和鄭大雄邁步跨入了磨丁鎮的這第二個安全區—珍寶酒店同樣被黑拳協會規定為不可開火和私斗的區域,在進入房間前,后者掏出手機撥弄了幾下,然后說道:“今天賺的錢我打進你賬戶了,你收一下,我是按照對半分劃撥的。”

    張煒看了看手機,鄭大雄幫他弄的比特幣app里存入了整整三百枚比特幣,按照當天牌價,這些東西每枚價值9000多阿美利加幣,也就是相當于兩百七十萬華夏幣。

    “吞了我將近500萬華夏幣啊。”張煒前后算了下,對鄭大雄說道:“就這些?”

    “就這些。”鄭大雄坦然道:“今天收益1500多萬,本來應該分你750萬的,不過扣除了你欠我的10萬,以及我的帶路費200萬,前期變賣家產的損失費300萬,就剩下這些了。”

    “你沒說過有帶路費和損失費。”張煒認真地問道,鄭大雄聳了聳肩膀:“我確實沒說過,但它們也確實存在,沒有我帶路,你也找不到這條財路,算你200萬并不多。”

    “我當機立斷變賣家產,才能趕上這次的外圍賽,而且壓注用的前期投資,也全是我的錢,我倆才能賺這么多,所以既然你享受了紅利,那么也應該負擔些成本。親兄弟也要明算賬,你覺得對不對?”

    張煒想了想,覺得某種程度上鄭大雄并沒有說錯:“你不怕我一光火,然后甩了你和猜查一起干?”

    “怕,但是我不能昧著自己良心讓自己吃虧。”鄭大雄攤手說道:“做生意可以不賺,但不能賠本。”

    “你又沒有賠。”

    “應該拿到的錢沒拿到,就是賠了。”

    鄭大雄寸土不讓,張煒忽然哈哈大笑:“很好,就這樣吧,不過這樣一來,我們是不是兩清了?明天能真正對半分了嗎?”

    “不能。”出乎意料的是,鄭大雄依舊是否定回答:“你投入多少,才能拿多少,今天已經是讓你空手套白狼一次了,明天必須大家一起承擔成本。”

    張煒想了想,他自己都決定要做自己,那么沒理由去反對一個鉆在錢眼里,哪怕放棄西瓜,都不愿放棄手里芝麻的真正奸商:“很好,就這么說定了。”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来的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日预测 体彩上海11选5怎么玩 一兆配资 色球双色球开奖结果 个人做期货配资合法吗 体育彩票双色球玩法 快中彩开奖号码 北京pk10最稳办法 002647股票分析 信誉好的大发快三平台 查看股票行情的软件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路线 网上配资炒股 赛车pk10冠军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