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 奇異對手

    當比賽進行到第五天的時候,張煒遇到了最困難的一場比賽。

    那也是一個曾經保住過地盤的幫派,前兩年失敗了,如今籌夠了錢想要卷土重來,他們雇傭了一個名叫山德士羅根的拳手,此人之前都是中規中矩地進行比賽,積分很高卻一直很低調,所以猜查選了他作為張煒的沖分對手,沒想到卻讓他遇到了最艱難的挑戰。

    “哦!我的天,這一定是最偉大的一場黑拳比賽!”司儀在場邊不停尖叫,而臺上的張煒左臉頰鮮血淋漓,對面的山德士羅根卻完好無損。

    “看上去我們的‘第二回合’上帝張煒遇上了麻煩,他已經出拳十多次了,卻始終沒辦法完全命中山德士!”

    這并不是張煒在放水,而是他真的沒有完全擊中對手,每次出拳之后,明明機會把握地很好,距離也完全控制住了,但對手只需要“輕微”扭動,就能輕易閃避掉,相反,對手的拳頭似乎總能將大部分的力量穿越扭曲的空間,傳遞到他的身上。

    這種感覺,就像是張煒自己打自己,還是打一個加強版的自己。

    “難道這人也有奇特的力量?”他對此很懷疑,但卻沒法證明,只能睜大眼睛觀察一切細節。

    又是連續中了幾拳后,雖然卸掉了部分力量,但還是讓他疼痛難忍,不過他也發現了其中一個問題:那就是山德士在第一回合發現自己的“距離感”不對后,他的出拳方法就發生了改變,尤其是第二回合后,他一拳打出,往往中途會有一個瞬間的停頓,然后再發力的過程。

    聽上去這種打拳方式很容易被躲開,但張瑋卻發現自己很難徹底卸力。

    對方在停頓后,那一瞬間的發力,就好像是在湍急的河流中,猛然一拳橫向穿越水流,打到對岸的石頭一般。

    “這不科學。”張煒努力睜開被鮮血糊住的眼睛,心中快速思索:“按照道理來說,空間扭曲是純粹的距離轉移,憑什么他能打破空間壁壘,直接擊中目標?”

    另他沒有想到的是,頭腦里忽然閃過一條信息:“用精神來創造的壁壘,一樣也會被精神所瓦解。”

    “玄黃開天大帝嗎?”張煒在內心中呼喊:“是你嗎?是你在和我說話嗎?”

    可無論怎么呼喊,再也沒有任何信息出現,就好像之前那條是他幻覺一樣。

    可張煒知道不是,因為那條信息是如此的鮮明,就好像是烙鐵烙印在腦海里一樣。

    “用精神創造的堡壘,也會被精神所瓦解嗎?”

    他回味著這句話,盡量注視著山德士羅根的肩膀,同時心想這人也是懂精神力的運用嗎?

    但現在是在拳臺上,他沒辦法去詢問自己的對手,只能盡自己最大力量去和對手周旋。

    好在最大程度開啟的空間扭曲,依然可以卸掉不少山德士不少的拳力,不然也撐不到現在。

    轉折發生在第三回合,在經過了最初山德士瘋狂進攻后,忽然間張煒就感覺對方的拳法散亂了起來,原本穩定的節奏變得忽有忽無,心中一陣明悟:“山德士的精神力消耗光了!”

    而他的精神力可以滿負荷持續10分鐘左右,中間休息的時候還能略微恢復點,每個回合才3分鐘,也就是說還有50%的精神力庫存,所以他毫不猶豫地開始了還擊,連續三拳準確地擊打在了山德士的拳架上,后者盡管依然保持了微弱的“扭動”,但卸掉的力量明顯弱了很多,以致于第三拳直接打崩了山德士的拳架,雖然他極力晃動腦袋又卸掉了一些,依然有300多磅的拳力直接砸在了他的右額骨上方。

    “砰”的一聲,山德士直接被直挺挺地打暈在地,現場根本沒有裁判,拳迷都在鼓噪讓張煒上去干掉山德士,可后者根本不為所動,而是舉起了雙手示意自己勝利了。

    結果足足等了三十秒,山德士依舊沒有站起來,司儀實在沒辦法,又不能明目張膽地鼓動殺人,真要這么做,就算是司儀第二天也得死給山德士背后的幫派看,于是便宣布張煒得勝。

    “我就知道這小子能行!”今晚是猜查看的最緊張的一次,因為之前山德士的完美防守和進攻,讓張瑋看上去非常凄慘,進入第三回合時他都覺得肯定要輸。

    結果沒想到世紀大反轉,山德士“一時不慎”就被張瑋三拳干翻,讓他有種過山車的感覺。

    鄭大雄也松了口氣,暗暗發誓今后不再一次性把所有賭注都壓下去。

    這兩天他贏了起碼三四千萬美金,可是因為張煒一直在連勝,盤口不斷降低,最低的一場曾經創下1比012的記錄。

    也就是說你投注一千萬,最多只能贏一百二十萬,而輸就是一千萬清光。

    之前他并沒有把山德士羅根放在眼里,畢竟在他看來,很多之前連勝的拳手,在遇到張煒后沒一個能夠挺過第二回合的,結果沒想到這家伙竟然是個硬茬,差點讓張瑋翻車。

    “這次贏了多少?”猜查轉頭抹了抹額頭的汗粗聲問道,鄭大雄看了看手機上的盤口統計app:“我們一起壓了五千萬美金,扣除賭場抽水和成本,純利百萬。”

    猜查滿意地點點頭,這可是美金!這和幾天前膽戰心驚用華夏幣壓注形成了鮮明對比。

    “今晚老地方,還是用黑堡壘,另外再向理事會申請防彈車,從磨憨鎮調槍手過來!”猜查一連串命令下去,手下紛紛開始打電話聯系人手,然后這位大佬轉頭對鄭大雄說:“還有半個月,我們現在積分快要接近15位了,后面水很深,投注注意點,別太貪,我的錢都在里面,你懂的。”

    現在猜查已經把鄭大雄樹立成“邪惡勢力”幫派的關鍵壓注者,別看這位置聽上去很威風,可一點實利都沒有,壓注成功最多獲得幫眾歡呼,一旦失敗就是死無全尸。

    鄭大雄知道猜查是把他拉在前面當炮灰,但卻無計可施,這是陽謀,除非他現在就撒手,可他舍得嗎?

    “如果下面一場還是這么驚險,我就真舍得撒手。”鄭大雄把煙頭狠狠摁掉:“張煒你到時候別怪我走的快,那是因為你實力不濟。”

    畢竟曾經在磨丁也打混過幾年,其他發財路子不敢說,按照鄭大雄的奸商性格,后路一定是有的,而且肯定安全,能讓他攜款私逃。

    只不過這條后路現在用用還行,一旦到了內部賽階段,磨丁鎮草木皆兵,沒人能輕易離開。

    張煒并不知道自己這一場險勝,讓自己的“表哥”又內心蠢蠢欲動了,他只是解開手中繃帶,然后上去把山德士扶了起來,這讓旁邊趕著想要接應的“混沌鐵拳”幫派幫眾虛驚一場,他們本來以為張煒是想上去補刀下陰招,這在以往比賽屢見不鮮,畢竟外圍賽還沒結束,如果要沖分,只要拳手身體恢復的過來,就算交過手的兩個人也未必就保證一定不會再碰到。

    “他是我最好的對手,我尊敬他。”

    張煒把已經有點清醒的山德士交給了混沌鐵拳幫眾,然后說了一句場面話,這時山德士也能夠勉強站直了,他搖了搖腦袋,然后和其中一個看上去像老大的人耳語了幾句,后者驚異地看了山德士幾眼,之后摸出手機撥了幾個號碼。

    “我說黑根老大,你打我電話干嘛?”沒多久猜查陰沉著臉從觀眾席上趕過來,他以為對方想要挑事,沒想到那個叫黑根的皺了皺眉頭說道:“我們的山德士很欣賞你手下的拳手,他們兩個互相惺惺相惜,所以想要交個朋友,晚上我請客,珍寶大酒店大堂吃飯,讓他們兩個好好聊聊,你來不來?”

    黑拳協會并不禁止拳手間的交流,因為它知道這些拳手不敢打假拳,一旦被發現,就是全家火葬場的結局。

    其實所有拳手都住在珍寶大酒店,只是樓層錯開了,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的安全措施罷了,拳手也為了防止被人說閑話,這才互相不見面的。

    猜查陰沉著臉對著旁邊吐了口唾沫,他和混沌鐵拳沒什么交集,對方主要是在拉撾這邊混,而且前兩年保地盤還失敗了,所以根本沒碰過面,既無仇也無怨,想了想,覺得不必自己做惡人,江湖上多一個朋友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多一條路,當下把球踢給了張煒:“阿煒,別人欣賞你,你自己決定。”

    “我也欣賞山德士。”張煒簡短地回答了這一句,他確實想要知道山德士的秘密,對方主動約他,那么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猜查看了眼鄭大雄,后者心想我管不了那么多,萬一出事我就直接開溜,所以直接當了閉口羅漢。

    “好吧,那就這樣,晚上我們一起回珍寶大酒店,我警告你,我們邪惡勢力不是好惹的,你們別耍小聰明。”猜查既然給了張煒面子,那絕對不會食言,當下狠狠威脅了兩句,對面也不會示弱,黑根同樣吐了口唾沫,然后接過小弟遞過來的古巴雪茄,慢悠悠剪掉尾部抽了起來。

    “你的傷勢沒事吧?后面還有兩場,挺不挺得住?”猜查關心地問道,這其實是他給張煒面子的主要原因,后者有用,那么就要善待,直到他的價值完全被開采完畢。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青海十一选五中大奖图 3d试机号开奖数据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手机 股票配资广告 浙江20选5复式计算表 2010上证指数 河南快3三同号遗漏统计 股票app应用排行榜 pc蛋蛋哪个游戏最简单 黑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 排列五预测下期 加拿大快乐8开奖走势图 浙江6+1中奖规则图标 福彩3d预测专家预测 浙体育彩票20选五 002458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