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8 離開酒店

    看著山德士每過一個拐角,對照攜帶圖紙上的編號,隨后侵入攝像頭的網絡設定一段錄像,兩人通過后再復原攝像頭繼續拍攝的熟練操作,張煒不禁內心感嘆,世界上再好的設備,也總會有弱點。

    就算設備完美無缺,但只要搞定操縱的人,也一樣會露出破綻。

    “呵呵,我就是隨便學了點黑客知識,想著既然知道了珍寶大酒店攝像頭型號,那么總有一天會派上用處,沒想到還真用上了。”山德士幾乎又重復了一遍,可見他內心中還是非常自得的。

    張煒笑了笑,不再吭氣。兩人順著通風槽管一路游走,期間關閉了將近十個攝像頭,這才爬到了通風槽的盡頭,山德士用攜帶的管鉗拔開了里面的粗大鋼鎖,輕輕地打開了最后一道百葉門,頓時一股清涼的夜風從外面吹拂進來。

    “果然再堅固的堡壘,都會被從內部攻破。”張煒記不起這是哪位偉人的名言了,他跟著山德士爬出去后,發現這是珍寶大酒店后門的通風管,說是后門,其實也是燈火通明,可以看見許多戴耳機的保安正守在各自的崗位上。

    張煒點點頭,看這情況,任何人想要不驚動保安潛入這家酒店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抬頭看了看山德士,想要知道這位老兄怎么出去,結果發現此人沿著3樓外延的玻璃幕墻又鉆入了另一個通風槽,并向他招了招手。

    都到這份上了,張煒當然跟過去,發現這是一條垂直向上的垃圾通道,應該是用來處理不可回收垃圾的,可以從底樓直通頂樓,但是并不和內部連接,所以沒人會去注意這玩意。

    而且珍寶大酒店為了整體外墻的視覺效果,將這條礙眼通道的內部管道埋在了玻璃幕墻后方,這樣外面既開不見這條管道,它自己也被夾在了兩層玻璃幕墻間,同時保證了酒店的美觀和安全。

    兩人一路向上,好在都是力量過人的拳手,二十層的高度完全不在話下,當張煒跟著山德士爬到二十層頂樓,看著他預先準備好的一個包裹不禁呆了呆。

    他完全沒想到山德士竟然在頂樓放置了兩個折疊起來的黑色動力傘。。。。。。。。

    “一個本來是備用,沒想到也正好派上了用場。”山德士摸了摸后腦不好意思地笑道。

    “這到底有啥不好意思的?這明明就是過分了!”張煒心中不由瘋狂吐槽:“這小子究竟是什么星座的?竟然這樣小心翼翼?!”

    “但是,我們是能出去,可怎么回來?”張煒看了看這兩個動力傘,心想飛下去容易,但是想要靠這再飛回來,簡直是做夢。

    “回來?不回來了。”山德士的臉上露出了夢幻般的笑容:“能夠成就超凡,還要在這種地方和凡人戰斗?不不!”

    他整個人似乎都在發光:“不!不!我永遠也不回來了。”

    說罷,他回頭問道:“會用這個嗎?”

    張煒老實地回答道:“不會。”他這輩子前二十四年都是普通人,根本沒玩過這種東西。

    “沒事,摔不死你,跟著我飛。”山德士打開折疊包,一個個開始組裝動力傘,同時介紹道:“這是最簡單的一種,也是最安全的一種。apexfly公司出品,全塑結構,你看,你只要這樣。。。。。”

    他快速安裝好一個后,將滑翔翼的下部托架舉到胸口,然后助跑幾步,回頭對張煒說道:“就這樣,向前跳就行了,記得打開電動馬達,然后以我為基準,我會找到方向和合適的風向的。”

    張煒看著山德士頭頂那個巨大的“我一定要今晚找到吳玉良”白色愿望氣泡,知道這次冒險是逃不掉了,這位仁兄一刻都不愿拖延,況且張煒也很想見見這位華夏的傳奇人物,所以只是稍微考慮了下,就說:“好的。”

    反正這世上沒有完全保證安全的事情,再加上這萬一好壞還是有動力的,總比純粹滑翔傘要安全許多。

    山德士顯得很高興,他又用螺絲刀、鉗子等工具安裝好了第二個,然后摁動測試鈕檢查了下兩個動力傘的反向推力馬達,滿意地說道:“一切ok,張煒,準備好了嗎?”

    張煒聳聳肩,還能說什么:“準備好了。”

    “很好。”山德士指著托架中間的一個紅色按鈕說道:“這個是推力馬達的按鈕,助跑時候就打開,千萬別忘了。”

    然后他身先士卒地舉起一個動力傘托架,按開了馬達,兩股勁風從動力傘托架旁邊的兩個綠色塑料管道里噴出,不過馬達的嗡嗡聲很輕,顯然山德士是經過深思熟慮挑選的一個品種。

    張煒忽然覺得自己有點慚愧,和追求超凡的山德士比起來,獲得奇遇的他顯然還不夠瘋狂。

    這邊山德士已經開始助跑,他將小手電插在了動力傘機翼上方,夜空中可以看清一道細微光柱,下方卻因為被動力傘機翼遮擋,很難發現這些異狀。

    然后他輕呼了張煒一聲,后者也學他樣子舉起動力傘托架,按下馬達按鈕,隨即感覺到一種推背感,情不自禁就跟著快速跑動了起來。

    山德士回頭比了個ok的手勢,然后筆直跑到珍寶大酒店樓頂縱身一躍,只是略微下沉了幾米后,就輕盈地在夜空中向前飛去。

    張煒也咬牙向前一跳,瞬間失重感讓他緊張地抓緊了托架,身體學著山德士那樣盡量伸直,很快動力傘頭部便迅速抬起,在后方兩個反推螺旋管的加力下,開始漸漸恢復了水平。

    張煒的緊張感這才稍稍減弱一些,他緊盯著前方的光柱絲毫不敢放松。今晚磨丁上空烏云密布,稍不留神就很難看清十幾米遠的山德士電筒光芒。

    下方的珍寶大酒店很快就被兩人甩在了身后,那些忠于職守的黑拳協會保安絲毫沒發現頭頂異樣,就這樣讓兩個替補拳手輕松離開了號稱磨丁鎮防守最嚴密的安全堡壘。

    張煒飛著飛著,漸漸越來越放松,動力傘這東西其實和自行車差不多,關鍵是不要慌,控制好平衡,而且需要一定的臂力,要求就是這么簡單,不然東南亞那些旅游景點也不會有那么多動力傘會讓稍加訓練的游客上去玩了。

    唯一困難的是,在這漆黑夜空中緊隨山德士了,好在后者經常左右回旋下放慢速度,這讓他始終沒有丟失這位“向導”。

    大概飛了五六分鐘后,山德士開始慢慢向下滑降,張煒緊跟其后,這時他才發現已經離開磨丁鎮有一點距離了,遠方依稀能看見珍寶大酒店那高聳的模糊身影。

    降落的時候稍微發生了點意外,或許是因為實在太黑,山德士的動力傘一個沒留神撞在了一棵芭蕉樹上,整個機頭斷成兩截,螺旋動力管也散成了碎片,好在他的詭異能力就是卸力,所以并沒有受到多少傷害,就是大腿上略微擦了幾條血痕。

    反倒是張煒這個新手安全落到了地面,托著動力傘輕輕放到了地上。

    “這個不用管了,誰撿到就是誰運氣好。”此時的山德士仿佛一個即將成圣的人一樣,已經完全不把人間財富放在心上了,根本沒有朝那個昂貴的玩具多看一眼。

    他緊接著就從褲腿里掏出一把長長的開山刀,一邊走一邊把前方礙事的熱帶植物劈開。

    張煒環顧了下四周,發現這里已經是磨丁鎮最外圍的地方了,幾十米外還隱約有一條馬路和幾根電線,顯示著現代文明的痕跡,而他們落腳的地方,卻已經是一片茂密的熱帶叢林了。

    “吳玉良先生住在這里?”張煒疑惑地問道,山德士回頭露出一種神秘的笑容:“不,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他當初只是把我引到了前面不遠的地方,然后用一種神奇的方法教了我現在擁有的卸力和發力方法。”山德士眼睛中光芒四射:“然后告訴我,只要我把擁有相同天賦的華夏后裔帶到那里,他就會再次現身,然后完成諾言,教導我真正超越凡俗的力量!”

    張煒看著他頭頂那個“希望今晚我能再次見到吳玉良老先生”和“希望我今晚就能超越凡俗!”這兩個白色愿望,沉吟了一會,接了第一個,卻沒有接第二個。

    因為他知道,超越凡俗沒那么好超越的,即便是得了奇遇的他,到目前都不敢說超越了凡俗,畢竟他只是擁有了一點點小能力,遠遠稱不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那種境界。

    在西方,只要會發個火球什么的,就能算是進入超凡了,可在東方,你不能飛天遁地、與天地同壽的話,只能算是修士,和超凡兩個字基本不沾邊,尤其在華夏,超凡后面基本連接的就是入圣了!

    張煒是東方華夏人,自然不認可山德士所謂的超凡,反正又沒開冰冷的自我,于是干脆不接,算是任性一次。

    “好了,就在前面了。”山德士又前進了十幾米,砍倒了七棵擋路的灌木,隨即抹了抹汗說道,其實他不說,張煒也知道到地點了,因為前方有一個膨脹到無比巨大的白色希望。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怎么玩广东快乐10分 宁夏11选五5奖项 股票大盘走势分析方法 手机炒股怎么炒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论坛 58在线配资安全吗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下载 qq骰子玩法大全图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 福利彩票的玩法介绍 用配资炒股可行吗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双色球红球7个算法公式 下跌大的股票 河北体彩网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