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 撕破臉皮

    “張煒,你還磨蹭什么?!快點過去,讓吳大師過目一下你的天賦啊!

    無論是出于對自己好,還是對張煒好的目的,山德士在旁邊焦急地催促道,張煒可以明顯看到他頭頂露出一個不斷膨脹的白色愿望:“希望張煒能把握好機遇,別惹惱了吳大師,連累我也沒有辦法進入超凡!”

    這才是正常人該有的情況。張煒在冰冷的自我加持下,冷靜地思考:“假如這位吳大師是真心為我好,那么我能夠提前得到許多未知的能力;但假如他有其他打算,會威脅到我生命的話,按照他四五年來的布置,以及對精神天賦擁有者的了解,那么一旦有陷阱,成以上是能置我于死地的。”

    他的空間扭曲力場目前深度20厘米,有太多手段可以威脅到他,別的不說,假如靠通電持生命的吳大師,擁有操縱電流的力量,那么張煒必死無疑。

    吳玉良為什么要殺死張煒,后者既不清楚也不敢確認,但總之有一件事是可以確認的,那就是對方想要對付他,目前看來是需要縮短距離到一定程度的。

    否則早就暴起攻擊,而不用一直引誘他上前了。

    “我其實已經踏在了超凡的門檻上,為了提前獲得一些能力而冒生命危險,真的不值得。”冰冷的自我在幫他迅速分析情況:“我和山德士不同,所以我可以等,隨著時間不斷過去,我總會越來越強大,所以這是屬于一個可以放棄的機遇。”

    想到這里,張煒立刻做下了決定,他一抱拳說道:“吳大師,承蒙厚愛,小子魯鈍,不想和您有任何瓜葛,天長地久,山不轉水轉,下次再見面,當請大師痛飲一場以贖今日不識抬舉之罪!”

    他一邊嘴里花里胡哨地亂拼了一些半文不白、從電視和書上看到的黑話,一邊腳部發力極速縱身后退,他本來就站在門口附近三米多遠的地方,以他目前的力量和反應,最多只需要兩步就能退出密室之外。

    不料只退了一步半,后背便撞上了一片冰涼之物,張煒心中暗叫一聲不好,回頭一看,果然石室的門已經悄無聲息地關上了。

    他轉頭面不改色地微笑道:“吳前輩真是小心謹慎,這么點時間也要關閉大門,小子現在告退,還請前輩開門放行。”

    “哈哈哈哈~~”黑色骷髏頭發出一陣大笑,然后詭異地緩緩向上抬起,在山德士再度震驚的眼神中,吳玉良掀開了原本蓋在他身上的毯子,半坐在席夢思上,露出了上半身經脈曲張宛如僵尸一般的黑色身軀。

    “哈哈哈。”張煒也皮笑肉不笑地回敬了一下,拱手說道:“原來前輩是能夠起身的,可能是這里門的開關有問題,不勞前輩費心,晚輩自己動手吧。”

    說罷他立刻轉身,左右手連續出擊,拳拳都打出了00公斤的最大輸出,打的整個密室都轟然作響,但那大門卻巍然不動,連個裂縫都沒有。

    “咔咔,小伙子,不必這么費心。”吳玉良的聲帶似乎越來越干,笑起來已經發出卡帶的聲音:“這道門是用緬典金剛大理石做的,堅硬程度不比鋼門差,而且有三十厘米厚,如果你拳力不到五噸,應該是打不穿的。”

    “這。。。這究竟。。。。。”山德士再魯鈍也發現不妙了,剛想后退,卻發現自己身體完全動不了,他視線向下,看到吳玉良的一根黑色手指正戳在他腰腹之間。

    “不好意思,你向我承諾的事情確實做的很好,所以先休息下,如果事情不順利,或許你還能派上備胎的用處。”骷髏下巴的那道裂縫里傳出吳玉良很有禮貌的聲音,山德士很想說些什么,但他越來越覺得無力,很快身子一軟就昏迷了過去。

    “哈哈哈,前輩何必這樣呢?”張煒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我現在想了想,還是很愿意做您的衣缽傳人,懇請大師傳我神功。”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吳玉良戲謔地反問道,他一個翻身從床上坐起,干瘦的一截手臂在床下一撈,拉出一根冒著火花的電纜:“你看,本來只要你輕輕走過來,我這么一捅,你就很干脆地躺下來多好,如今非要我起身,你知道這要浪費我多少積攢的力量嗎?”

    張煒警惕地看著那截電纜,心想果然最簡單的陷阱就是最危險的,假如自己真的走過去,怕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躺下了。

    “吳大師,不知您這么興師動眾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反正已經到了這種魚死網破的局面,張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將全身都覆蓋上了扭曲力場,然后蓄足力量嚴陣以待。

    吳玉良陶醉地用沒有鼻子的腐爛鼻孔嗅了嗅:“令人興奮的力量,你的精神力果然不錯,而且似乎開發出了很奇妙的應用,嗯,讓我聞聞,哈,是空間被扭曲的味道,怪不得山德士那傻孩子會輸給你,真是碰上了克星。”

    張煒心中一凜,說好的主角應該先遇雜魚用添油戰術送經驗的呢?怎么輪到我,還沒打幾級,就直接遇上用鼻子都能聞出超能力類別的大boss?

    “不用怕,不用怕。”吳玉良那雙猶如冰凍液體的雙眼死死盯著張煒,仿佛是看到最美味的食物一般:“我只是和你換個身體就行了,簡稱奪舍,如果你看過很多仙俠類小說,應該不會對這個詞陌生。”

    即便是有冰冷的自我,張煒依然艱難地咽了口唾沫。

    他當然對奪舍這兩個字一點都不陌生,拜當今網絡之賜,各類仙俠小說已經不下幾萬次地寫過類似的情節,不過他沒想到這種換軀殼的事情,真有一天會發生在現實世界,而且是發生在他的身上。

    “你也看出來了。”即便是骷髏架子,吳玉良依然聳了聳肩膀,露出一副沒辦法的姿勢:“我身受重傷,壓制了許多年,前兩年終于壓制不住徹底爆發了,從此這個身體就廢了,當然我早有先見之明,事先就讓山德士幫我找一個完美軀殼,他果然不辱使命。”

    “假如山德士沒找到呢?又或者你死了他都沒來呢?”張煒凝神問道,即便快要到了絕路,他仍然在冰冷的自我思維下使用拖延時間的戰術。

    “小伙子,想要拖時間嗎?”吳玉良一眼看穿了他的戰術:“沒用的,這里荒山野地,而且又是午夜,還在地下五米深,沒人會來救你的。不過,我今天心情很好,和你聊聊天也沒什么。”

    “你剛才問假如山德士沒找到華夏后裔怎么辦?那很簡單,他的資質雖然遠不如你,但也能勉強承載住我的精神,完成奪舍,就是蠻夷之軀很降我的格調,以后還得重新練回精神力,再換一個我們華夏正統人族的身軀才行。當然,這也是我之前稱呼他為備胎的原因。”吳玉良緩緩向張煒走來,后者能看到一根腐爛的東西吊在他的胯部,不由有點走神:都爛成這樣了,這玩意居然還在。。。。。

    “你看,我是不是很謹慎?是不是一點資源都沒浪費?”或許是勝券在握,也或許是重生在望,以吳玉良這種老鬼般的存在,竟然也變得戲謔輕佻了起來,他走到張煒面前一米處,然后手指輕輕戳了過來。

    這一下本來應該很容易就可以避開,但是不知怎么,張煒竟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場將他緊緊圍住,整個人都好似陷在泥潭中一般不受力。

    “這就是吳玉良的精神力束縛嗎?”

    依靠著冰冷的自我,他并沒有慌亂,而是瞬間關閉了這個技能,整個人的情緒似乎瞬間全部回來了,恐懼也好、害怕也好、興奮也好、刺激也好,所有正面的負面的清晰,都在強烈的求生**下凝聚成一團。

    他不知該怎么應用這股精神力量,只是按照平時訓練精神適應力那樣,全神貫注在自己的腦海中,讓這股力量完全集中在虛擬光屏的位置,當然此時并沒有出現虛擬光屏,只不過有了這么一個假想的參照物后,能讓他找到一個確切的精神集合點!

    “給我破!”

    張煒怒吼一聲,假想中的精神力猶如尖刺一般向前戳出,雖然肉眼看不出,但他能明顯感覺到似乎戳穿了什么東西,渾身一輕,讓他再度恢復自由,然后蓄足力量的一拳閃電般砸向了吳玉良的腦門。

    “我就說會有點麻煩,你乖乖躺下不是很好?”吳玉良的聲音有點惱怒,他并沒有躲閃,而是臉部血肉猶如滑動的果凍一般順著張煒拳頭瞬間避開,同時右臂抬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后者手臂上一戳,張煒立刻感覺右手徹底失去知覺。

    “點穴?真有這功夫?”

    先前以為是精神束縛弄暈了山德士,如今看來應該是傳說中的點穴。

    震驚中,他也來不及再想其他,絲毫不顧右臂,轉身就是一擊鞭腿側踢吳玉良干枯的右腿,結果后者一聲冷笑,另一條左臂輕輕在他的鞭腿上拂過,張煒便失去了力量和平衡,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时时彩票app下载 广西11选5人工计划 粤36选7最新开奖查询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图下载 三分pk10 算出二个平码公式 股票低位放量下跌意 四川资阳快乐十二选五 时时彩分析软件app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十分视频 极速赛车人工计划两期 南粤风采好彩1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 5分钟快3怎么看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