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2 書中故事

    張煒小時候看過很多武俠小說,長大后卻對這種書一點興趣也沒有了。

    原因很簡單,武俠小說里的什么真氣啊、點穴啊、輕功啊之類的,現實生活中根本沒有,假如看這種書是為了滿足想象力的話,那么為什么不去看牛皮更大的仙俠呢?

    所以當他右手和右腿都瞬間麻痹,導致自己躺在地上的時候,哪怕是在冰冷的自我壓制下,心中依舊產生了一種如在做夢一般的虛假感。

    “這是點穴嗎?”不知為何,他還是問了出來。

    吳玉良那琥珀般的眼珠向他看了一眼,里面沒有絲毫情感,仿佛在看一具尸體一樣,他的手一搭抓住了張煒麻木的右腿,將他像一根木頭般倒著提起來,拖向被儀器圍繞的那張大床。

    張煒在他伸手抓過來的時候,就取消掉了扭曲空間力場,實際上之前他一直開著,但吳玉良的手指戳過之時,似乎瞬間就穿越了20厘米距離,就像之前的山德士那樣橫穿了扭曲空間,直接落在了張煒的身上。

    所以他干脆就取消了力場,任由吳玉良拖著他走,一來開著也沒用,二來還能節約很多精神消耗。

    “只有精神力量才能對付精神力量~~”張煒想起了山德士說的這句話,如今這句話的祖師爺在這里,他一時間也想不出有什么對策,但是隨著越來越靠近那些儀器,一種壓抑感漸漸升起,原本熟極而流的精神力量,竟然有種滯澀的感覺。

    “為什么會這樣?”雖然被抓著腳倒拖,但他還是左右扭頭自顧自地詢問道。

    吳玉良忍不住停了下來,回頭用奇異的眼神看了一眼,然后從下頜的縫里說道:“我這輩子見過不少英雄好漢,但像你這樣抱著朝聞道夕可死矣心態的,倒是真的稀有,你不害怕嗎?”

    害怕當然是有的,但無論有多害怕,一旦被壓制了50%,那么感覺就會好很多。

    張煒點點頭:“很害怕,不過情況已經是這樣了,再怕也是被你奪舍的下場,倒不如趁我還有意識的時候,能多知道點事情,不至于死了也是個糊涂鬼。”

    “很好,小子你很不錯。”吳玉良的瞳孔里難得流露出一絲回憶的眼神:“我見過很多硬漢,有的人比你強上何止千百倍,但死到臨頭,有破口大罵的,有跪地求饒的,還有忽然就結結巴巴精神崩潰的,能像你這樣清楚冷靜說話的倒真是一個都沒有。”

    “是嗎?”張煒也不知應不應該感謝冰冷的自我這個技能,他一直很忌憚它,害怕自己會在強制冷靜下做出不符合心意的決定,但現在起碼這個技能讓他表現出了讓吳玉良都驚嘆的氣度。

    馬丹,我要這氣度干嘛?!張煒心中一陣氣苦,大腦急遽思索,希望能找個招出來,嘴里隨口說道:“那你能告訴我為什么越靠近床,就越會束縛精神力?”

    “這道理很簡單。”吳玉良或許是真的欣賞張煒,也或許是幾年沒和人說話了,他一把將后者從地上扔到了床上,然后一邊慢條斯理地給他四肢戴上充電環,一邊解釋道:“精神力和電磁波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具體很難解釋,反正你只要知道太陽能轉化的電力,能夠最大限度的遏制精神力就行了。”

    “一定要是太陽能?其他能源轉化的電力就不行?”

    “我試過,只有太陽能轉化的效果最佳。”

    “吳前輩,你不是應該一百多歲了嗎?怎么還知道那么多新知識?”

    “呵呵,正所謂活到老學到老,不掌握新知識,我早就死了,也輪不到現在和你說話了。”

    如果不知內情的人聽到這番對話,或許會認為是一老一小兩個人在閑扯,但實情是吳玉良一邊溫言解釋,一邊有條不紊地把張煒四肢都戴上了充電環,雖然沒有將他固定在床上擺成大字型,但張瑋依舊半身麻痹無法動彈,而且感覺精神前所未有地虛弱。

    “如果強行開啟扭曲力場,可能十秒都撐不到。”

    他只能繼續東拉西扯:“吳前輩,既然這里對精神力壓制那么大,你為什么又要躲在這里呢?豈不是等于也在削弱自己?”

    “那可未必。”吳玉良直起身來,像是欣賞一具藝術品一樣看著張煒,骷髏臉上竟然奇異地流露出滿意的神色:“我精研精神力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嘗試,自然知道該怎么在利用太陽能電力的情況下,最大程度抵抗對我精神力的削弱,同時又能最大程度削弱我身上的傷勢,至于具體過程,假如有空的話,你可以看看我放在那張桌子上的許多筆記,它們記錄了我幾乎所有的心得。”

    他用枯瘦的手指指了指右側,張煒勉強轉頭,看到一個巨大的黑色柚木書桌,上面擺放了五六本厚如磚頭一般的牛皮筆記本。

    吳玉良難得地幽默了一把:“不過你已經快要沒空了,真是可惜,放心吧,我會好好利用你的身體,把他修煉到你想象不到的高度。”

    張煒心中警鐘長鳴,他知道到了最后關頭,心中一橫,勉力催動尚未麻痹的左拳向著吳玉良的腰眼打去,結果后者早有防備,輕輕松松一扭就避開了這最后一擊,同時揮手一拂,張煒只覺左臂和左腿幾乎同時一麻,全身再也無法動彈。

    “小伙子,何必再掙扎?”吳玉良的眼中露出血紅色的光芒:“你的身體能被老祖我看中,那是天大的榮幸!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人想要獻身給我,我還看不上呢!”

    張煒搖搖頭震驚地問道:“你tmd到底是誰?”

    吳玉良一會說自己十年前進的山門,一會又說古往今來,一會又自稱老祖,如果不是他修為深厚,而且做事有條有理的話,張煒簡直會認為這人精神分裂了。

    “這你就不必知道了。”吳玉良仰頭嘎嘎長笑兩聲,然后低頭喝到:“小子,和你自己告別吧!”

    說罷,他直接附身橫著趴在張煒身上,兩人額頭對額頭,后者只覺一股洶涌的熱流從眉心極速涌入!

    “哈哈哈,小子,你就好好地去死吧!”

    雖然那具骷髏一動不動,但張瑋卻能聽到吳玉良張狂的笑聲,這些笑聲似乎是從他體內發散而出,不由心中一震:“糟糕!”

    果然不出三秒,他足底一陣熱意,隨即便徹底失去對兩腿的全部知覺—先前即便被封住穴道,還能感受到麻痹,現在卻一點感覺也沒有了。

    五秒后,他的腰腹部也完全沒了知覺,依稀中似乎聽見吳玉良的聲音扶搖直上,瞬間沖過胸口,雙手,頸部,最后直達眉心正中。

    “有遺言嗎?”吳玉良的聲音中充滿了無法抑制的狂喜:“來不及立遺言就算了,有什么未了心愿,等我奪了你的舍,有空會幫你完成的!”

    張煒內心極度緊張,冰冷的自我仍舊讓他極力思索該如何絕地求生,不料吳玉良忽然驚怒交加地在他體內怒吼一聲:“這什么鬼東西?嗯?!”

    張煒都不用精神力觀察,就能感知到洶涌熱流圍繞在大腦外圍,從兩側太陽穴到前方眉心后方顱腦,全是吳玉良的地盤,但卻沒辦法寸進一步。

    “玄黃開天大帝?!”他在心中一陣驚喜,目前來看,能夠阻止吳玉良奪舍的,除了這個外掛,也沒有其他東西了。

    “不可能!不可能!”吳玉良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般連連大吼:“像你這樣一個無名無姓的土著,怎么可能有這種作弊器?嗯?!不可能!這是一個原初世界,怎么會有這種成熟循環世界才有的作弊器?!還是在一個土著身上?!”

    張煒覺得吳玉良說的話他每個字都懂,但連在一起卻有點聽不明白。

    可是很快,他心中一動:“難道說這個吳玉良不是我們世界的人?是穿越來的?”

    他看過很多起點和縱橫的yy書,那里什么樣子的穿越應有盡有,還有各種無限世界之類的東西,聽上去什么原初世界、成熟循環世界應該是無限恐怖那一掛里的。。。。。。

    “tmd,這越來越離譜了啊!”之前那些武俠小說里點穴什么的都變成了真的,而如今盡然連穿越、無限恐怖都出來了?!

    “接下去是不是靈氣復蘇?晶壁碰撞啊?!”張煒心中一邊吐槽,一邊盡力拖延時間:“誰說我不是主角?說不定我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

    “不可能!那本書里早就說了,你不是主角,主角是。。。。。。。。”吳玉良忽然停住了口,海量火熱精神力一直在張煒腦海外圍盤旋,想要接近卻又不敢的樣子。

    張煒有點遺憾,吳玉良沒有說出他最想聽到的答案,同時也有點不甘:“我真的不是主角嗎?主角是誰?”

    如果得到玄黃開天大帝這種外掛都不算主角,那么主角該有多逆天?

    “吳前輩,你剛才說的是什么書?難道我們的世界只是一本書記載的故事嗎?”張煒想要趁熱打鐵轉化話題,從另一個側面來獲得真相,但吳玉良似乎有了提防,始終一言不發。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海南环岛赛彩票攻略i 乐彩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任选5遗漏 急速赛车游戏 辽宁35选7基本走势图 四川快乐12走势图 分分彩大数据做号软件 广东11选五全天免费计划 捷克酷喜乐彩色墨水 贵州11选5基本走势图 江西快三怎么投注 腾讯彩票平台下载安装 福建快3实时开奖结果 河内时时彩官网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代码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