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4 請君入甕

    帝者,生物之主,興益之宗。

    張煒不知道玄黃開天大帝究竟是那個朝代的什么帝,也不知道這是別人稱呼祂,還是祂自己自封的。

    可他記得以前讀過一篇古文,貌似是說“帝之一怒,伏尸百萬。”

    再加上這位玄黃開天大帝種種神異之處,以及吳玉良在“恐懼”侵染下暴露出來的那一絲首鼠兩端,才是他放手一搏的信心根源!

    這也是他最后一搏,倘若不成,那就是空城計了,完全看對手敢不敢進來。。。。。。

    結果吳玉良果然不能徹底免疫掉扭曲的情懷,剎那間便激怒當頭,直接殺了過來!

    “玄黃開天大帝,你一定要給力啊!”

    沒辦法,關鍵時刻敵人太強,張煒只能期望外掛給力了。

    吳玉良雖然剎那間反應了過來,但卻是覆水難收,洶涌的精神力已經直接沖入了張煒的腦海!

    “小子,假如我贏了,一定要讓你神魂不得安寧,享受百年灼燒之苦!”吳玉良在精神中傳遞出一股憤怒的信息,然后騎虎難下地拼盡全力殺了進去,他的所有意識都在祈禱:“千萬別是根源級的,千萬別是根源級的!”

    根源級是融合了萬千多元宇宙根源法則后產生的寶物,仙家稱之為先天,魔神稱之為至尊,科學稱之為最終統一場,如果對陣這種級別的數據篡改器,以吳玉良的修為,必定是九死一生,哪怕生還也會元氣大傷!

    而現在,重傷未愈的他最缺的就是可以補充的元氣!

    “哈哈哈,太好了,竟然不是根源級的!”沖入之后,眼前一片深邃星海,但想象中的從根源法則上抹殺自己的場面卻沒有出現,吳玉良大喜過望,可瞬間又大驚失色:“什么?怎么回事?”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精神力正在急劇減少,就好像洶涌波濤沖入了深不見底的海溝一般,想要掉頭沖出,卻仿佛被一個黑洞吸攝住,原本沒有實質的精神力竟然完全動彈不得!

    他心中駭然至極,也不顧上顏面,立刻發送信息:“這位大人,我知道錯了,請放過我,讓我退出此地,我馬上掉頭離開,并愿意奉上所有多元宇宙的收藏!同時發誓,再也不難為您的契約者!”

    他口中的大人,當然不會是張煒,而是心目中這個寶物的主人。

    畢竟就算遇上根源級的,他都有九死一生的可能,但現在卻是一點看不出對方手段,自己就已經快要消融大半了!

    面對這種比根源級還要厲害的寶物,吳玉良稱呼一聲“大人”根本不過分,因為光是根源級寶貝,哪怕只有一件,都能在多元宇宙中排上號了!更何況是遠超其上的!

    而且他知道,這種只能存在于傳說中的寶物基本都有自己意識,之所以會和凡人契約,無非是機緣巧合,一旦渡過困境,好一點的拂袖而去,算是留下機緣;差一點的直接奪舍,手段肯定是比吳玉良高明,但目的卻都是差不多。

    現如今他擺低姿態,而且愿意奉上搜刮來的寶物,便是取那萬中存一的生機,因為很多這種寶物的器靈性格自傲,會因為對手伏低做小而放他們一馬,不然這些寶物怎么會大意失荊州,蒙塵多元宇宙呢?

    真正殺伐果斷的寶物,要么至尊逍遙,要么已經折戟斷翼,根本不會為求不死而苦苦支撐,渡過那漫漫蒙塵歲月。

    只是他算盤打的不錯,可卻沒有收到任何回音。

    眼見原本龐大的精神力,已經收縮到了三分之一大小,吳玉良大駭道:“這位大人住手,小子愿立下契約終身為奴,相助您的契約者快速成長,永不背叛!”

    他是果斷之人,哪怕真的為奴為婢,也比身死道消要好。

    可惜一秒之后,依舊沒有得到任何答復!

    吳玉良一咬牙,轉而向張煒發送信息:“這位大人,小子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沖撞多有得罪,如果您不計前嫌,還請放我離開,我愿下達靈魂誓言對您忠誠不二,如有違反,身死魂滅!永世不得超生!”

    他的這番話假如用說的,怕是要十幾秒,但用精神力傳遞,卻是一瞬間就傳遞給了張煒。

    但這番努力依舊完全白費,因為張煒之前就開啟了冰冷的自我,他的所有拖延,發問,都是在冰冷的自我下冷靜計算后作出的。

    而此刻,冰冷的自我作出的最佳判斷就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生死關頭,張煒絕對相信這個技能,或者說他絕對相信自己在極度冷靜下做出的判斷,再說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放吳玉良離開。。。。。。

    吳玉良等了一秒,眼見自身又縮小了一圈,精神中立刻泛出一股狠戾:“這是你逼我的!”隨即所有精神力齊齊轟然炸開,即便是玄黃大帝那深邃星空,似乎都震動了一下。

    而他就趁這一震的機會,殘余所有精神力全部裹成一團,硬生生沖出那龐大的吸攝力,重新回到張煒識海之外。

    他半點都不敢停留,直接退出張煒身體,飛速附身到了昏迷在地的山德士身上。

    這其實是他的替補計劃,原本是想萬一山德士帶來的人選不合他意,那么就把這個東歐拳手作為附身對象,雖然華夷之間有人種大防,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去使用夷人的下等軀體,但怎么也比茍延殘喘來得好。

    卻沒想到這一小心之作,如今卻成了最后反撲的手段!

    “張煒,我要你不得好死!”吳玉良一邊飛快奪舍山德士的身體各個神經節點,一邊惡毒地不停咒罵。

    他的自爆源自于以前世界獲得的一本魔教秘籍“天魔解身**”,名字聽上去很隨大流,但功法卻是真的不錯。

    只是一旦真的兵解軀體釋放精神力的話,剩下的那一絲精神力將永世不得增長,哪怕重新修煉也無濟于事,除非有難以用價值來衡量的修補魂魄的寶物,否則將最多附身奪舍一個毫無意識的智慧生物,接下來就只能等著渡過殘余陽壽轉世輪回去了。

    運氣好,剩下的那點精神力還能讓他渡過胎中之迷,重新為人后有朝一日或許會想起從前過往,然后再度修行,運氣不好,就永世輪回,再也想不起以前點點滴滴了。

    所以這一招,他一直是作為壓箱底絕招,哪怕是情愿為奴也不愿輕易使用,畢竟為奴還有重獲天日的一刻,這一招一旦用出,卻是基本大道之路斷絕,只能賭那萬分之一渡過胎中之迷的概率。

    現如今這一招竟然被用了出來,吳玉良心中有多么憤恨就可想而知了。

    “好在我做事樣樣都有后手,即便天魔解體,也未到最后困境!”

    吳玉良會將這一招作為最后絕招,也是想好后路的,那就是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樣可以修補靈魂重創的寶物。

    只是很可惜,這樣寶物目前在他仇敵手中,之前所受的重傷,也是拜仇敵所賜。

    “但是仇怨歸仇怨,又不是滅宗滅門之仇,總有辦法化解!”山德士雖然精神力不錯,可陷入昏迷后徹底不設防,讓吳玉良輕而易舉地就抹去了他本來的精神集合體—靈魂,然后將自己的靈魂置于識海正中,鏈接上了所有神經節點,從此以后,原本山德士不復存在,他身體的所有反應,所有需求,都將成為吳玉良靈魂組成的一部分。

    他從地上慢慢爬起,眼中冒出火花仇恨地盯著躺在床上的張煒:“我落到這個天地,都是你害的,我要你不得好死!”

    這番話,他是用嘴巴說的,現在他精神力甚至比常人還要弱小許多,根本無法用來傳遞信息。

    “是嗎?來試試。”張煒微笑著說道,吳玉良怒吼一聲,上前就想要給他一拳,不料剛走幾步,忽然身體一軟倒在了地上。

    “哈哈,是不是覺得精神不濟,走路都走不動了?”張煒側臉看著躺在地上萎靡不振的吳玉良微笑著說道。

    說到底,他其實最怕的是吳玉良奪舍山德士后直接離開,并把這密室徹底封鎖,那么他將真正陷入死地,但好在這位為了離開自爆之后,張煒原本枯竭的精神力,忽然流入了一股涓涓細流,而且氣息十分熟悉,赫然便是吳玉良自爆前精神力的特征。

    “這算是落地分贓嗎?”此時也來不及想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反正正好瞌睡就來了枕頭,當下計上心來,直接對被奪舍的山德士來了個“激怒”。

    吳玉良沒有自爆前,就無法徹底免疫“扭曲的情懷”,現如今僅存這么點精神力,更是毫無抵抗之力,根本沒有察覺已經中招,便一腳踏入張煒設定好的陷阱。

    其實這個陷阱也不能算是張煒設的,因為利用太陽能轉化的電力磁場來削弱精神力,是吳玉良自己的手筆,可惜他暴怒之下來不及想起這茬,方才會直接虛弱倒地。

    畢竟一個只有一點點精神的人,能夠不睡著就不錯了,假如還能快步揮拳打人,豈不是太過奇葩?

    就算被怒氣刺激出了一點攻擊**,也在他自己布置的太陽能陷阱下被瓦解地干干凈凈。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湖北快3技巧 上海11选5开奖五码分布图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一定牛分布图 炒股老头图片 河北11选五任选走势图 一定牛云南快乐10分 050期排列3字画谜 河北11远5任5推荐号码 辽宁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时时彩代理招商平台 福建体22选5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查询结果奖结果查询 贵州快3第1期几点开始 基金配资申请 上海快3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