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大師哥之發憤圖強

    林平之落荒而逃。

    他們回到華山派的時候,場上的形勢正焦灼。

    氣氛非常詭異!

    兩個放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佬,一個嵩山派的十三太保,一個衡山派的大地主,竟然在扯淡。

    劉正風說:“無論怎樣,我不會放棄和曲大哥的情義!”

    費斌說:“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左師兄很欣賞你!”

    劉正風說:“不考慮?”

    費斌說:“你不后悔?”

    劉正風說:“不后悔!”

    費斌說:“你會不會改變主意?”

    劉正風說:“說不放棄就不放棄,死也不放棄!”

    藝術家脾氣倔強,認準的東西會一根筋走到底。當然也只有這種情真意切的一根筋,才能創作出打動人心的作品。

    但此時此刻,這種品質令所有人頭疼。

    想要他死的人很多,但想要保下他的人也有。

    林平之知道,若是沒有自己這一出,按照正常發展岳不群就是想保下他的人。

    不過現在嗎?誰知道!

    他看到岳不群對自己和勞德諾點了點頭,顯然是非常滿意他們送曲非煙到恒山派。

    老岳是個正統的讀書人,做事比較講究。林平之這種既能在大是大非上站住腳,又有一顆仁心的就非常得他的心意。

    林平之看到老岳轉向令狐沖,好像要說什么,他豎耳聽了起來。

    “沖兒,你覺得該如何處置?”不愧是主角,這是現場傳授如何做掌門經驗。

    “弟子既覺得林師弟可憐,又覺得劉師叔不該死!”

    “以你之見該當如何?”

    “劉師叔交友廣闊,殺了恐怕會令外界不滿。但若是不殺,五岳劍派內部又會人心惶惶,很多人恐怕會對魔教有不該有的想法。弟子實在不知該如何去做。”

    岳不群有些失望!

    殺與不殺都沒問題,但你得有個自己的立場。未來你是要做掌門的,怎么能沒有主意?

    “平之,你覺得呢?”他又問了這個新入門的弟子。

    林平之大喜,他當然知道老岳心里想什么。當年他跟著十線網紅混的時候,各種勾心斗角見識的多了。

    他直接說:“弟子建議立刻把劉正風和曲洋交于左盟主。另外,師父最好把劉師叔的家人保護下來。江湖爭斗,歷來罪不及家人,但劉師叔和魔教勾結,恐怕會有意外。”

    岳不群眼前一亮,心中滿意。

    這個答案就符合自己的想法了,現在一定要占據江湖大義,跟緊左冷禪的腳步。但也不能處處以嵩山派的小弟自居,還是要體現出華山派的不同和擔當。

    林平之的建議很好,一來占據了江湖大義,還不得罪嵩山派。二來保護好劉師弟的后人,免卻了江湖上的口角。

    岳不群不置可否,繼續觀察場中情形。

    林平之知道穩了,老岳一定會這么選的。

    勞德諾給他捅破窗戶紙之后,他就明白了岳不群和華山派的處境。

    說的簡單的點就是名氣很大,實力很弱。不抱緊嵩山派的大腿,想要悶頭發展都沒機會。

    但是因為名氣大,不管誰坐在掌門的位子上,又都有恢復全盛時期的野心和壓力。不得不硬著頭皮搞事情,表現出和嵩山派的區別來。

    老岳過去這么多年,靠著五岳劍派聯盟的名頭,把門派新一代弟子擴大到三十多人,還培養出了令狐沖、陸大有這樣的好手,真是很不簡單了。

    若是再給他五年十年,這一批弟子哪怕僅僅五六個人能達到現在令狐沖的水平,華山派的復興基礎就打好了。

    因此他的選擇一定是休養生息為主,盡可能維持現狀,反對在五派內部造矛盾。

    ……

    令狐沖突然問他:“林師弟,為何要把劉師叔交給左盟主?”

    林平之說:“因為這是和魔教之間的事情,五岳結盟為的便是抵抗魔教,所以此事交給左盟主處理名正言順。”

    令狐沖又問:“那為何又要師父保護好劉師叔家人,難道左師伯還會斬草除根?”

    林平之心道你也太善良了吧!這可是敵我斗爭,左冷禪如果不做的這么堅決,還怎么團結五岳中的大多數弟子門人。

    “只是以防萬一,且有師父的教導,他們也能遠離魔教,免得跟劉師叔一樣誤入歧途。”

    “師弟說的對,有了師父的保護和教導,他們一定會成為正道的大俠。”

    ……

    此時泰山派那邊傳來一聲怒喝!

    天門道人性子火爆,嫉惡如仇,可沒有心思如岳不群一樣教導弟子。

    他看著臺上的兩人磨磨唧唧,非常著急,大喊道:“費師兄,和那等賊子有什么好說的。他既然甘做魔教的走狗,咱們就成全了他,跟他一刀兩斷。”

    林平之驚訝:“這是什么腦子?”

    令狐沖隨口接到:“天門師伯一向如此,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況且……”

    “況且什么,沖兒?”岳不群注意到這里的動靜,問到。

    令狐沖本來脫口而出的話因為岳不群的關注一下子噎在喉嚨中。

    不能再讓師父失望了,他想了下說:“弟子覺得若是沒有劉師叔來鬧,咱們完全可以等到左師伯前來,到時舉行一個魔教光明右使的公審大會,一來可以打掉魔教囂張氣焰。二來……”

    岳不群老懷大慰,大弟子開竅了。

    他又看了看新手的小弟子,難道是他的表現給了大弟子壓力?若是這樣就太好了。

    “二來什么?”

    “二來是我猜的。天門師叔這門痛恨劉師叔,肯定是因為他破壞了泰山派借著利用魔教光明右使更上一層的機會。”

    “哦?”岳不群撫須而笑,繼續問:“沖兒覺得泰山派有這個野心?”

    令狐沖越說越順:“泰山派家大業大,皇家每年撥款數以十萬計,又是封禪大典最重要的祭天場所。有向少林、武當看齊的心思徒兒覺得也是有可能的!”

    說完,他自己顯示驚訝了!

    林平之覺得他的表情不像是裝出來的,心中更加奇怪。

    這大師哥怎么回事,心思怎么變了!不是說最是風流不羈,浪子性格,不喜這種俗務,怎么這一套一套,比自己還強?

    他是真的有些暈菜了!

    令狐沖辣么聰明,運氣又辣么好,岳不群一直把他當接班人培養。他要是把心思放到華山派掌門身上,自己還有個屁的機會!

    “平之覺得呢?”

    “天門師叔性情暴烈,久之必有內患!”

    林平之非常肯定,不說他知道未來泰山派的內亂。單就他個人經驗看,在一個盤根錯節的大型企業里,上面若是這樣一個狗慫脾氣的領導,撂挑子的人也少不了。

    “不可胡說!”

    岳不群說完后,再無多言。

    林平之便知道他是認同自己的看法的。

    令狐沖當然也明白,只是他過去心思沒有用在這個上面。如今林平之一說,他便想明白了。

    ……

    林平之當然不知道令狐沖心中轉過的念頭,他此刻正在糾結。

    因為他忽然想到,好像從自己到來后,故事的主線就翻車了。

    辟邪劍譜沒了,曲洋被殺了,田伯光被殺了,劉正風眼瞅著也要完蛋了。

    未來左冷禪會不會要并派還未可知,笑傲江湖譜還能不能面世也未知。沒有曲譜,任盈盈還要不要利用令狐沖,那任我行還要不要出來?

    這一下子世界被改的亂七糟,會不會崩潰了?

    不會!

    狗系統一陣亂碼后顯示出兩個字。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内蒙古11选五胣胆玩法 北京快三玩法 青海十一选五一定牛 江苏11选5直选遗漏 股市行情走势图下载 浙江体育彩票6 1开奖结果 上海100期十一选五五走势图 甘肃快3现场开奖结果 上证股票代码一览表 重庆快乐10钟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人为控制吗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2020.1.22 内蒙古11选5前三组遗漏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广西11选五今天走势囹 每天股票涨跌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