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再給我升官我就跟你拼了

    接下來相關媒體的爭相報道,才是引爆長生輿論風暴的導火索。

    東海許多媒體報社都是私人創辦的,相互之間競爭激烈,言論也十分自由敢講真話,他們牢牢抓緊當下東海最能吸引群眾眼球的實事熱點,將歐文島戰役和曼拉島戰役結合在一起撰寫在報紙上,大批量印制,由新聞鳥飛行托運,向東海各個島嶼散賣出售。

    一時間,各種記載著長生事跡的新聞版面,猶如雪花一樣鋪天蓋地灑向東海。

    東海某座小島的酒館里,數十個平民一邊喝酒一邊討論報紙上的內容。

    “這個陳長生是要創造奇跡嗎?剛剛加入海軍而已,就以火箭一樣的速度迅速提升為中尉,暴君海賊團和火藥海賊團全栽在他手里了!”

    “當初彭克滿東海追殺陳長生時,我還以為陳長生必死無疑,萬萬沒想到,他居然能在絕境中硬生生殺出一條活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這樣的海軍好啊,倘若東海再多兩個陳長生,那些無惡不作的海賊,就都無惡可作了。”

    一位老者醉醺醺說道,表情欣慰。

    ……

    茫茫大海上,一艘高掛骷髏頭旗幟的海賊船。

    “老大,大事不好了!格雷特的老巢被陳長生抄了!”

    一個海賊團干部手中捏著新聞報紙,驚慌失措跑進船長艙匯報。

    海賊團船長驚疑不定接過報紙,了解完事件的來龍去脈之后,他的臉色無比陰沉難看,他跟格雷特一樣,也參與了當初彭克發布的四海八荒追殺令。

    “陳長生要開始他的復仇之旅了,當初追殺過他的勢力,他都會一一橫掃過去,格雷特第一個遭殃,后面就該輪到其他人了!”船長一字一句從牙縫中擠出來,心里感到恐慌。

    “老大,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海賊干部同樣慌的不行,打死他都想不到,當初被各大勢力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陳長生,竟然成長到令所有敵人都恐懼膽寒的地步,關鍵是這才過去多久啊!

    “怎么辦?當然是躲著陳長生了!”船長暴吼道,將陳長生帶給他的恐懼轉化為憤怒,發泄在下屬身上。

    “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么,傳我命令,接下來一個月海賊船不要靠岸登陸,先把這陣風頭避過去再說!”

    ……

    某處陰暗的地下室里,一個男人死死盯著報紙上長生的照片,在他身前堆著如小山一般的金銀珠寶。

    “該死,陳長生怎么會一下子變的這么厲害?”

    男人名叫奎爾,是毒舌海賊團的船長,懸賞金四千六百萬貝利,在東海,他的勢力僅次于暴君海賊團。

    最近幾天,奎爾總是心神不寧,覺睡不著,飯也吃不下,仿佛頭頂上懸著一把利劍,令他寢食難安!

    “哥頓剛一上任,就雷霆出擊剿滅暴君海賊團,他下一個要出手對付的,十有**就是我了。”奎爾危機感十足,覺得暴君海賊團就是他的前車之鑒,他再不做出點行動,下場恐怕會跟暴君海賊團一模一樣。

    這晚,奎爾整整沉思了一夜,直到夜盡天明時,奎爾才睜開如毒蛇一般陰狠的眼眸。

    “我要進軍偉大航路!東海太小了,與其被哥頓追殺的躲躲藏藏到處逃命,還不如去偉大航路施展我的野望!”

    這是奎爾經過一夜沉思,所做出的決定。

    “在我進軍偉大航路之前,我要送給哥頓一個巨大驚喜!”

    “外界都報道說彭克是被陳長生親手斬殺,并且連火藥海賊團也被陳長生一鍋端了,我雖然不知道陳長生為何會在短短一個月里成長的這么強,但他如今毫無疑問是哥頓的左膀右臂,我如果把陳長生殺死,哥頓肯定會氣到發瘋。”

    奎爾的眼眸中,醞釀著瘋狂且驚人的殺意。

    “哥頓,你把我逼入偉大航路,我又怎么可能讓你好受?你給我等著,我不僅要殺死你的得力干將陳長生,我還要用映像電話蟲向整片東海直播虐殺他的全過程,你就好好品嘗被我報復的滋味吧!”

    ……

    偌大一片東海,因為長生引發的蝴蝶效應而變的云波詭譎暗流涌動。

    外界發生的事情,長生知道的不是很多,他只知道他變成名人了,他的戰績被那些無良媒體添油加醋渲染上神秘色彩,然后撰寫在報紙上四處售賣,短短幾天,幾乎賣遍了大半片東海,不管是海軍還是海賊,亦或是平民百姓,都對他耳熟能詳。

    “我為什么要這么有名氣啊!”

    辦公室里,長生看著桌上十多張來自不同報社的報紙,氣的要抓狂了,每張報紙的頭條版面都在報導他的事跡,標題十分顯目,諸如:《震驚!東海滅賊人再次出手》、《陳長生復仇者歸來,格雷特只是開胃小菜》、《一個月河東一個月河西,莫欺少年窮》、《海軍中尉放狠話,追殺過我的人一個都跑不了!》

    “這些混蛋無良媒體,我要去告他們,告不過就把他們統統抓起來!”長生氣急敗壞,覺得那些撰稿人就像現代社會里的網絡噴子一樣可惡,恨不得大耳光扇他們。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海軍而已,為什么緊盯著我不放?去報導演員歌星不會更有流量嗎?”

    憤怒過后,便是深深的無奈,長生覺得他被全世界給針對了,他明明只想當一個安穩度日胸無大志的普通人,卻總有刁民要謀害他,內有不靠譜的海軍上司升他的官職,外有無良媒體讓他揚名立萬,他真的好絕望。

    唯一讓長生感到欣慰的是,曼拉島戰役已經過去五天了,哥頓暫時還沒有表現出又要升他官職的意思。

    “再給我升官我就跟你拼了!”

    長生數次兇巴巴暗想。

    這五天以來,長生不斷痛定思痛總結教訓,終于想明白曼拉島戰役他輸在哪里,他主要就是輸在開場的那句勸降話語。

    “下一次再出海圍剿海賊,我一上來就開炮轟射,絕不給他們投降的機會,不把我打成殘疾重傷,他們就休想活命!”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华东15选5预测专家 威海配资公司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 36选7 好彩1 河内5分彩技巧 平特尾数公式算法 中国福利彩票3d总图 河南快3基本走势 广东快乐十分选五预测软件 时时彩平台出租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 黑龙江11选五前二值走势图 黑龙江6+1中奖号码 07年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御彩轩计划软件 辽福35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