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青囊閣求藥

    陸染染嘴角抽了抽,僵硬地笑了一下,說道:“管家,這些可都是你的血汗錢,你就好好留著唄。我們現在隨你去賬房支取一些就行,省得日后麻煩。”

    “這個……”管家瞬間表現得十分難為情,甚至還用手絞了絞自己的衣角。

    奇了怪了,在場眾人都心生疑惑:名正言順的,走公帳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顧辰瞇了瞇一雙桃花眼,笑著追問道:“管家,你可是有什么難言之隱?不妨告知我們,興許能幫上一二呢。”

    陸子淵也一臉正氣地說道:“管家,但說無妨,在下一定竭盡所能幫你解困。”

    管家猶豫了一下,看著眼前這幾個好心腸的年輕人,嘆了口氣,決定把真相告知。

    或許……他們能勸服少爺呢?

    手中捧著的銀錢還挺沉的,管家把它們先放到了桌上,然后轉身邀請眾人在桌子周圍坐下,聽他娓娓道來。

    “諸位先請坐吧,此事說來話長。”管家為他們貼心地斟了一杯茶,一屁股坐了下去,爭取能長話短說。

    原來,金府賬房從前是由金老爺一手管著的,后來年歲漸長,管賬有些吃力,便交給了管家全權負責。金家本來一團和氣,外頭的商鋪生意也極好,全家上下生活的無憂無慮,其樂融融。

    可半年前,金家的獨子金爻突然性情大變,原本謙和有禮,孝敬父母的他,忽然變得脾氣暴躁,行事狠戾。

    他原本在金家錢莊里當掌柜,是一個十分有上進心的好青年,但自從性情大變之后,他便甩手不干,整天鉆在房子里不知在做些什么。金老爺被氣的不輕,身體每況愈下。

    近來一段時間,金老爺忽然昏迷不醒,金爻便直接接管了賬房,整日帶著大批銀錢早出晚歸。即使他離開了金府,也會派幾個心腹在帳房守著,錢財只進不出,不許其他人的帳房來要錢。

    管家這幾天偷摸著在轉移財產,一是拿回眾人應得的工錢,二是想為老爺也留下一點家產。他實在是搞不明白,原本乖巧的少爺,怎么就突然變壞了?

    管家一口氣說完,又重重嘆了口氣,為自己,也為金府的未來擔憂。

    陸染染他們嗅到一個關鍵點,性情大變?莫不是被什么妖人奪舍重生了,金府家大業大的,拿著錢做起事來多方便呀。

    陸子淵聽完后很是擔憂,他對陸染染和顧辰說道:“金府如今出了這么多事,還請二位先去幫金老爺找藥,早點把他救醒,也好站出來主持大局。”

    陸染染跟顧辰都贊成地點了點頭,兩人看向桌上的那堆銀錢,陸染染伸出瑩白的一根手指,想去把那些錢拎起來,可內心還是太抗拒了,隨即便收回了手。

    顧辰笑著搖了搖頭,捏了捏陸染染因為嫌惡而皺起的一張俏臉,不知從哪摸出一塊布來,將它們盡數包了進去。

    二人起身便要告辭。

    陸子淵又一臉擔憂地補了一句:“望二位速去速回,我便先留在金府,陪管家四處察看一下。”

    “放心,我們盡快回來。”二人異口同聲地回道。

    一出金府,顧辰便帶著陸染染奔向青陽城內最大的藥鋪――青囊閣。

    “顧辰,你對青陽城倒是熟悉的很啊!以前經常來人間玩嗎?”陸染染在路上一臉艷羨地問道。

    “是啊,我經常來人間游歷,這青陽城是數一數二的大都會,來的自然也就多了些。”顧辰溫柔地回道,順帶揉了揉陸染染柔軟的發頂。

    陸染染被顧辰撩撥了幾次,只當這是龍族對待好朋友的相處方式,竟再也沒將這些過于親昵的舉動放在心上。

    兩人一路閑逛,踏入青囊閣,撲面而來的藥香味,讓人覺得神清氣爽。

    顧辰走到柜臺旁,朝著里面站著的人說道:“有客相逢說坎離,葫蘆中藥不容窺。”

    里面那人當即會意,沉聲說了一句:“二位,請跟我來。”

    顧辰便牽過陸染染的手,跟在了那人的身后。

    陸染染從前在翻閱《人界密錄》時,對這青囊閣也有所耳聞。

    青囊閣的商鋪遍布天下,表面上是做普通藥材生意的,但實際上也賣仙草魔丹等天材地寶,靈丹妙藥。這六道眾生的生意,它都來者不拒,百無禁忌。

    現在要為金老爺找修補神魂的輔助藥物,到這里買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在跟著那個人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后,眼前豁然開朗,來到了一座庭院中。

    院子周圍草木茂盛,眼前有一個碧綠色的大湖泊,只有一條長長的路,通向湖心小亭。

    三人走到小亭中,陸染染才發現庭中躺椅上躺著一個人。那人蓋著一方金絲薄被,一動不動,只露出一雙大腳來,可以看出是個男子。

    顧辰看著那癱著的一堆肉,十分嫌棄,不著痕跡地翻了個白眼,忍住了踢他的沖動。

    他十分不理解,一個臭賣藥的,擺的譜倒是大,許久不見,還是這么一副懶蟲架勢。

    在前面帶路的那個人,恭敬地彎下腰行了一個禮,朝躺著的那個人說道:“閣主,有客到。”

    說完他便自行退下了。

    陸染染緊盯著躺著的那人,只見他從錦被底下懶懶地伸出一對胳膊,伸了個懶腰。

    隨后翻身朝向二人,用慵懶的聲線問道:“二位先說說,想要什么藥?”

    他的臉埋在被子底下,聲音悶悶地傳出來,顧辰覺得他真是受夠了,一刻都忍不了了。

    顧辰冷著聲說道:“白無瑕,怎么青囊閣傳到你手里,對待客人就如此怠慢了嗎?”

    白無瑕正縮在被子里打著哈欠,聽到聲音后,突然全身一頓,一股寒意從背后生來。

    他猛地掀開被子坐了起來,瞪大眼睛看著顧辰,說道:“顧辰?你怎么會來?”

    顧辰皮笑肉不笑地回道:“自然是為了求藥。”

    求?藥?

    別了,祖宗,您一句話,我可不得跪在地上,把藥雙手奉上嘛,哪能用“求”字呢?

    白無瑕聞言嘴角抽搐了幾下,他看到旁邊嬌滴滴的小美人,便瞬間想到,這藥是顧辰為博紅顏一笑,特意來找的。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深圳风采中奖概率最高 甘肃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黄金股票有哪些 彩票双色球走势图分析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昨天的号码 黑龙江11选5分析 微信答题赚钱每题5元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江苏快3稳赚口诀分享 贵州贵州快三一定牛 内蒙古快三出号分析 华东福彩15选5走势图500期 山东省十一选五开奖 排列5中奖概率多少 河北11选5专家预测 福建快三助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