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云落

    木樨轉了轉茶杯,開始絮絮叨叨地說起來。顧辰和陸染染安靜地坐著,當他的聽眾。

    當年的銀霜狐貍,就生活在不盡神木林旁邊,在望原上繁衍生息。

    后來有一個叫共工的家伙,把天柱不周山給撞塌了,青天都被捅出個大窟窿。

    一時之間,大地生靈涂炭,女媧娘娘沒日沒夜地煉制五彩石,以求能盡快補上天裂,讓百姓不再受苦。

    女媧娘娘分身乏術,于是她派去了火神祝融,前去收服共工,要捉他回天宮領罰。

    可誰知道這祝融更是個不靠譜的家伙,他脾氣火爆,為了能逮住共工,手里的三味真火一團一團地往外扔,所經之地火光漫天,寸草不生。

    最后祝融終于捉住了共工,可卻留下了許多三昧真火忘了收回。

    從不周山上蔓延而來的山火,很快便席卷過來。望原這里,還有不盡神木林也跟著遭殃。

    銀霜狐貍一族拼命奔跑,說要去溯川避難。我就這樣看著它們一個個地離開了。

    當時我們這些不盡神木,都只是剛剛有了靈識,除了靈氣比尋常樹木多了一些,其他的也沒什么區別。

    當三昧真火蔓延過來的時候,我們就只能眼睜睜地站著被燒掉。

    當然,就算我們當時能被人救走,離開了這片靈土,要不了多久也是死路一條,不可能活得下去。

    銀霜狐貍在逃跑的時候,有的狐貍不想讓我們白白被燒,暴殄天物,便會砍一些帶走。

    木樨眼中似有遺憾,幽幽地說道:“我當時在想,如果能被它們帶走,也算是不枉此生了,總比被燒成一塊焦木炭要好。”

    陸染染好奇心大盛,忙問道:“那后來呢?你怎么會活了下來?”

    木樨嘆了口氣,繼續回憶起來。

    后來啊……

    木樨在火光沖天的不盡神木林里,閉上看雙眼,它已經做好了準備,坦然地接受死亡的命運。

    可是突然有一股靈力將它包裹起來,阻絕了周圍的火海熱浪,木樨覺得周遭忽然變得涼爽了起來。

    它疑惑地睜開眼,只見一個長發男子在朝著它施法,它整棵樹都被包裹在了一個法陣中。

    這男子似乎剛剛學會化形,兩只耳朵還在發中毛茸茸地豎著,身后還拖著一條銀霜狐貍的尾巴。

    他是誰?木樨莫名地對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那男子把它一點一點地沉入地底,仔細封印了起來,保它不受三昧真火的侵襲。

    “等我,我會回來找你的。”

    那男子說了這樣一句話,便朝他的族人們跑去了。

    這男子是木樨見過的,第一只化了形的銀霜狐貍。

    這只銀霜狐貍的臉被火熏得灰黑,木樨腦子里第一反應就是嫌棄:化了形的銀霜狐貍好丑啊。

    他惟有一雙眸子亮得不得了,像九天遙掛著的星子。

    這是木樨沉入地底前唯一的想法。

    顧辰問道:“所以你就一直被封印在了這里?”

    “對,那狐貍明明說會回來找我,我看他是徹底把我忘了,到死都沒能想起,他還親手封印過我。”

    天哪,從遠古時代到現在,那得過了多少年呀?這么悠長的歲月里,他就一棵樹在這里,那得多無聊多絕望啊!陸染染忍不住對他心生同情。

    顧辰若有所思地說道:“或許,那只狐貍后來出了什么事,才沒能去把你放出來。”

    陸染染也用力地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對啊木樨,你想想,他才剛剛化形,就下血本把你封印起來保護你,定然是覺得你非常重要,一定不可能把你忘掉。

    否則他干嘛要大費周折,冒著被火燒的危險,也要救你?他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木樨似乎被兩人說動了,他遲疑地問道:“真的是這樣嗎?”

    陸染染肯定地點了點頭,說道:“一定是這樣的,對不對顧辰?”她連忙對顧辰使了一個眼色。

    顧辰十分會意,也一臉嚴肅地說道:“對,一定是這樣的,木樨,不管怎么樣,他也是救了你一命的恩人,讓你能安全活到現在呀。”

    陸染染靈機一動,搖了搖迷茫的木樨,激動地說道:“木樨,你捏個幻境,讓我看看那個救你的人,長的是什么模樣?我們銀霜狐貍歷代杰出的族人,都有自己的畫像。

    那只銀霜狐貍能第一個化形,還能把你封印起來,一定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我說不定能認得呢。只要知道了他是誰,就能知道他后來都經歷了什么。”

    木樨點點頭:“好,那你幫我看看。”

    他揮了揮手,將周遭變作幻境,三人回到了那個山火蔓延燃燒著的不盡神木林里。

    木樨指了指身旁的一棵不盡神木,說道:“兩位請看,這就是當時的我。”

    一個高大的身影朝眾人跑來,他摸了摸木樨的樹干,立刻開始施法,準備封印它。

    因為木樨后來才睜眼,所以在此之前的幻象都十分模糊,木樨已經盡量在還原了。

    等到木樨睜眼之后,眼前的景象才清晰了起來。

    陸染染走到那男子面前仔細看著,雖然一張臉被火熏得面目全非,但憑著他額間一抹云紋印記,陸染染當即便驚呼了出來:“云落長老!”

    云落長老生得很好看,陸染染在學習上古歷史的時候,就是憑他額間的云紋,才對他的相貌記憶猶新。

    況且,云落長老是銀霜狐貍的第一代長老,那修為成就自是不用多說,是一眾狐貍中最為出眾的。

    顧辰聽到“云落”便想起……這木樨不是說云落最為面目可憎,還給他們看了云落的“惡行”。

    沒想到啊,最后救了他的,就是他一直討厭著的云落呀。

    木樨一臉被雷劈了的表情,震驚地問道:“染染丫頭,你確定?”

    陸染染堅定地指了指那男子的額頭,說道:“確定!你看他額間的這個印記,這可是全族上下獨一無二的。

    云落是我們銀霜狐貍一族的第一代長老,想來也的確只有他,才有如此能力,能把你護住了。”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表近500期 国内靠谱外汇平台 北京快中彩质合走势 南京市江宁区配资公司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彩经网 天津时时彩几点封盘 急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青海快3走势图 广西快三开奖视频 股票配资世界 劵商推荐恒瑞行配资! 江苏快3计划app 河南11选5结果 福彩快乐十分技巧大全 奇趣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贵州高频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