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養精蓄銳

    陸染染正欲起身去撿梳子,顧辰已經先她一步撿了起來,遞到了她的手中。

    顧辰揉了揉陸染染一頭柔軟的秀發,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吻,轉身去打開了門。

    白無瑕大大咧咧地走進來,連忙給顧辰說道:“你看,木樨醒了。”

    顧辰跟木樨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后朝白無瑕點了點頭。

    白無瑕走進屋子四處張望了一下,便看到端坐在梳妝臺前的陸染染。

    他喜笑顏開地走了過去,呲著一口森森白牙開心地說道:“哎呦你終于醒了,來,讓我給你把把脈。”

    陸染染點了點頭,從善如流地將自己的手腕給白無瑕遞了過去。

    白無瑕幫她細細地診斷起來,發現她的身體內確實沒有什么大問題了,于是滿意地點點頭,收回了手。

    他站起身來,朝眾人說道:“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大問題了,接下來按照我開的藥方,連服七天就可以徹底痊愈了。”

    陸染染開心地說道:“好的,多謝白公子。”

    陸染染突然想到讓他們中毒的罪魁禍首,于是她緊張地朝顧辰問道:“對了,毒暈我們的那個怪物怎么樣了?”

    木樨也不免擔憂地問道:“是啊,還有,現在劉員外家是什么情況?”

    顧辰蹙起自己那雙好看的劍眉,一想到那劉家宅子里的情況,他就覺得十分糟心。

    他耐心地給他們解釋道:“那個怪物是修煉千年的菟絲魚,我還準備逮住它來追問些什么的,可是剛一靠近它,它就自己化成一灘膿水,消失在湖里面了。”

    白無瑕浮夸地感嘆道:“化為一灘膿水,那得有多大的毒性啊?”

    他連忙蹭蹭兩步跑到了顧辰面前,拽起顧辰的衣袖來,將他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轉個圈看了個遍。

    他瞪大眼睛看著他說道:“顧辰,你真的沒沾染上毒液吧?這也太危險了。”

    顧辰白了他一眼,說道:“我要是沾上毒液了,現在還能好端端地站在這里跟你們說話嗎?”

    白無瑕“嘖嘖”了兩聲,心想:魔尊大人果然妖孽,太逆天了。

    顧辰繼續跟眾人解釋道:“在菟絲魚死后,由于你們的毒中的太深,命在旦夕。我便急著把你們送到了這青囊閣中來,劉員外府上如何,我現在也不得而知了。”

    木樨跟陸染染聽罷點點頭,心中不免十分后怕。

    顧辰沉吟了一下,又補充道:“對了,你們當時在昏迷中,還不知道一件事。給咱們帶路的那個劉員外,他其實是妖人披著人皮假扮的。他跟湖里的菟絲魚里應外合,幾次三番想要偷襲我們。”

    木樨驚呼道:“那咱們去逮住它就能有重要的線索了。”

    顧辰點點頭說道:“的確是這樣,我也覺得如此,當時我已經逮住他了,并且把他帶到了青囊閣中,可一審問他,他便被一張符紙給引燃了,直接化為了一灘灰燼,連渣都不剩了。”

    白無瑕聽到這里,心虛地低了低頭,用手指纏住衣角,止不住地在畫圈圈。

    陸染染沮喪地埋下頭,然后抬起小臉問顧辰:“那我們現在豈不是什么線索都沒有了?”

    顧辰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面容上也爬滿了惆悵:“確實如此。”

    木樨說道:“我們現在快點再去劉員外家看一下吧,興許還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陸染染也贊成地點了點頭。

    顧辰說道:“等你們身體恢復一些,咱們就一起去,既然你們現在已經醒了,就先讓白無暇照顧著你們,我現在就去劉員外家里崽試著找找線索。”

    陸染染眼睛晶晶亮,拽了拽顧辰的衣角:“我們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身體并沒有什么大礙了,就讓我們跟你一起去吧,俗話說三個臭皮匠抵過一個諸葛亮,人多力量大嘛,去了一定可以找到更多的線索。”

    說罷,陸染染還跟白無瑕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快點上來幫腔。

    白無瑕立刻心領神會,抖了抖身上的衣袍,一本正經地說道:“是啊,顧辰,染染說的對。我現在就去熬藥,他們服過藥之后就可以行動自如了,跟著你去,絕對不會有任何事的。”

    木樨看見他倆這一唱一和的架勢,笑著搖了搖頭,也再沒說什么多余的話。

    顧辰本來是想讓他倆好好地在這青囊閣里養傷休息,但既然染染想去,他便又忍不住地心軟了。

    他笑著刮了一下陸染染秀挺的鼻梁,溫柔地說道:“那便如你們所愿。”

    “白無瑕,你快點去熬藥吧,我們等著你。”

    “好嘞。”白無瑕扭頭便從門外走去,準備去為他們熬藥。

    剛跨出門口,他又想起了什么,轉過頭來把一塊玉牌交到了顧辰手中。

    “你們剛剛醒來,一定也餓了,想要什么吃的喝的,就對著這個玉牌說話,很快就會有人把你們想要的東西送過來。

    記住,每次說話前一定要說一句:白無瑕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妙手回春,懸壺濟世,一代神醫是也。”

    他眉飛色舞地給眾人叮囑了這么多話,然后開心地走了出去。

    眾人聽到這一大段話,皆是嘴角一抽,這白無瑕怎會如此騷包。

    顧辰舉著那塊玉牌,問道:“你倆想要點什么嗎?”

    “我要一碟荷花酥。”木樨在天香樓吃過之后,便對這一精致的點心念念不忘了。

    “我要一壺鐵觀音,再來一盤酥炸小黃魚。”陸染染開心地說道。

    顧辰舉起那塊玉牌,十分嫌棄地撇了撇嘴角,念出那一段讓他覺得唇舌都磕絆地不想念出的話來:“白無瑕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妙手回春,懸壺濟世,一代神醫是也。”

    玉牌上立馬傳出了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請問有什么吩咐嗎?小的一定快馬加鞭,為您送來。”

    “給我們送一碟荷花酥,一盤酥炸小黃魚,還有一壺鐵觀音過來。”

    “好的,請稍等哦,美味即刻送到。”

    沒過多久之后,門外果然傳來了敲門聲。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一分11选5投注技巧 重庆快乐十分遗留冷号查询 排列五直播今晚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贵州快3大小计划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上证指数最低 燕赵排列七走势图 七星彩2003开奖全记录 体彩江苏7位数18113 比亚迪股票 今快3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十一选五真正 青海十一选五预测 今天双色球最准一注 巴士在线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