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夜訪劉府

    顧辰站起來去開門,門外立著一個穿月白色衣衫的青年男子,手上拎著一個形狀精巧的飯盒。

    “諸位,你們要的東西我已經送來了,請慢用哦。”

    顧辰接過他手中的飯盒,提進來關好屋門,將它放在了桌子上。

    一揭開那飯盒的木質蓋子,陣陣飯菜的香味就飄散了出來,饑腸轆轆的兩人立馬乖巧地坐在了桌子前,等待顧辰擺好飯菜,大塊朵頤。

    不一會兒,精致的飯菜就被木樨和陸染染分食完畢,那壺鐵觀音也被喝得一滴不剩了。

    白無瑕在青囊閣藥房里忙活了半天,終于煎好了兩碗藥,此刻也剛好從外邊端了進來。

    “來咯來咯,解藥來咯。”

    白無瑕端著托盤把兩碗藥放在了桌子上。

    顧辰伸出手來,釋放了一點點寒冰靈力,滾燙的藥湯立刻變得溫熱起來。

    “快喝吧,咱們喝完就出發。”顧辰溫聲朝兩人說道。

    陸染染和木樨端起那藥碗,藥汁呈黑褐色,看起來黏黏糊糊的,還散發著陣陣刺鼻的藥味。

    這賣相的確不大好看,想必嘗起來也是苦極了的。

    陸染染微微抿了一口,立馬被苦得伸出舌頭,連喘了好幾口氣,幾欲作嘔。

    木樨倒是不嫌棄,捏起鼻子,一口氣將碗中的藥汁給吞了下去。

    罷了罷了,為了治病。陸染染皺著眉頭也再次捧起了藥碗,快速地一飲而盡。

    顧辰將自己攥著拳頭的雙手伸了過去,朝二人攤開了掌心。

    “哇,蜜餞果子!”

    陸染染開心地捏過幾顆吃了起來,吃到口中甜絲絲的,立馬抵消掉了那藥汁的苦味。

    木樨也高興地吃了起來。

    三人吃飽喝足,便再次出發去了劉員外家中,白無瑕在青囊閣里等著他們的消息。

    一靠近劉員外家,眾人便明顯感覺到一股不尋常的靈力。

    這股靈力純渾大氣,至剛至陽,在劉員外家里不斷地游走著,把劉府的沖天怨氣似乎都給清掃完畢了。

    顧辰覺得這股靈力應該出自良善之人,于是他施法隱匿住三人身上的氣息,讓他們看起來跟凡人無異。

    當他們走到劉員外家門口時,發現那株詭異的垂楊柳已經枯死過去。

    真是死得透透的了,它原本蔥綠的枝葉和強壯有力的枝干,此刻就跟被雷劈了一樣變得焦黑,形狀扭曲地倒在了地上。

    顧辰前去推開了劉員外家的大門,只見一柄銀白色的長劍破空而來,直直地指向顧辰的眉心,劍鳴陣陣,劍氣逼人。

    顧辰選擇原地不動,等著劍的主人過來。

    “顧辰……”陸染染跟木樨看見這柄長劍,都下意識擔心地叫了他一下。

    顧辰回頭跟兩人說道:“沒事,我覺得它不會傷我,我們就站在這里,等劍的主人來尋吧。”

    他話音剛落,天空中就傳來陣陣衣袂飄動的聲音,的確有人過來了。

    那人眉目剛毅,面容清秀,原來是老熟人啊,這正是回了青陽宗的小道士陸子淵。

    顧辰跟陸染染一看見他就放下心來了,木樨雖然沒有見過陸子淵,不過從兩人的反應和陸子淵的外表上來看,覺得他應該不是壞人。

    陸子淵緩緩地從天而降,落到眾人的面前來。

    他定睛一看,立刻朝顧辰和陸染染抱拳道:“上次一別,沒想到這么快就再見面了。”

    陸染染跟顧辰也禮貌地抱拳回禮道:“是啊,別來無恙。”

    “這位是……”陸子淵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木樨,好奇地問道。

    木樨走上前來略一抱拳,抬頭對陸子淵說道:“在下木樨,跟他們兩個是好朋友。”

    陸子淵點了點頭,溫和地笑了一下,說道:“在下陸子淵。”

    “陸道長,才幾日不見,你的修為怎么增進的如此之快?”顧辰忍不住開口問道。

    當初的小道士,現在靈力渾厚,已經堪比一些年紀老大的大宗師了。

    陸子淵神色落寞,眼底閃過一絲悲傷。他如實回道:“我的師父是青陽宗的悉文長老,他突然舊疾復發,命不久矣,于是把畢生修為都傳給了我。今日早上,我剛剛才幫師父入土為安,葬在了青陽宗的長老墓中。”

    “原來如此……逝者已矣,還請陸道長節哀。”顧辰點點頭,抿著唇拍了拍陸子淵的肩膀以示安慰。

    陸染染回道:“陸道長如此君子端方,想必跟你師父的教導大有關系,節哀順變吶。你日后繼承師父的衣缽,他在天有靈,一定會感到十分欣慰。”

    木樨也上前安慰道:“還請節哀。”

    陸子淵點點頭,謝過眾人的安慰,語氣堅定地說道:“我一定會承師傅遺志,恪守青陽宗宗規,除魔衛道,扶善驅惡,絕不會讓大家失望。”

    “對了,諸位深夜造訪于此,是為何事?”

    顧辰回道:“劉員外在青陽城報告廳里貼了告示,說他家有吃人妖怪,我們便來了。你來這里是為了什么呢?”

    顧辰特意先隱瞞了,他們已經來過這里的事實。因為他總覺得陸子淵是因為自己現了真身,才被引過來的。

    陸子淵點點頭說道:“今日在此有異象出現,有真龍現世。我辦完師父的喪事之后,便顧不得休息,立馬趕過來查看了。

    沒想到這里一片狼藉,怨氣頗重,費了我好大一番功夫,才差不多將這里收拾干凈了。”

    “竟是如此境況……正好我們來了,便跟你一起察看一下,有什么線索吧。”顧辰裝作驚訝的樣子,緩緩說道。

    果然如此,這實在是不好解釋,顧辰決定徹底隱瞞住他們來過的事情。

    他立刻傳音入密,偷偷告訴陸染染和木樨,兩人知道他的想法后,默默地點了點頭。

    陸染染立刻試探著問道:“陸道長,這府上可還有什么人?”

    陸子淵搖搖頭說道:“我來到這府上四處搜尋,什么人都沒有見到,連妖都沒有了,只有那湖水有沖天的怨氣。”

    陸染染聽罷,遺憾的點了點頭。

    木樨說道:“既如此,我們就先去湖那邊找線索吧。”

    眾人紛紛點頭同意。

    一番交流過后,大家氣氛融洽,距離立刻近了起來。

    幾人慢慢地朝劉員外家的湖那里走去。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江西怏3基本走势图 平特一肖最牛公式 哪个平台炒股好 河北快三和值走势图一定牛 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群英会20选5计算技巧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爱彩乐 江苏快3计划app免费 新浪财经股票直播 广东11选5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挂机 体彩排列五2019第一期开奖结果 股票价格查询 内蒙古快3和值 赢证股票分析软件 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任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