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章 撞車

    “欸,我這在里面坐了太久,都覺得有些悶了,諸位,我去外邊接過車夫的活,好好地為大家駕一駕車,順道看看風景散個心!”郭達斌一拍大腿,拂了拂袖子準備起身。

    “郭大哥原來還會駕車啊。”楚晗樂呵呵地調侃道。

    一般的商人都有專用的馬車夫,個個細皮嫩肉的,瞧著這郭達斌雖然長得壯碩,但手上卻是細致光滑的,也沒見結什么老繭,倒不像是個會駕車的人。

    郭達斌“哎”了一聲,揚起腦袋說道:“這有什么可稀罕的,這點小事,你郭哥我一學就會嘛!”

    陸染染奇道:“郭大哥,那聽你這意思,你是要現在出去跟車夫現學現賣嗎?”

    “嘿嘿,是啊。”郭達斌聽眾人這么一番發問,笑著撓了撓頭,鉆出了車廂。

    他雄渾的聲音悠悠地透過車簾飄了出來:“諸位就安心坐著吧!郭哥我聰明絕頂,保準一下就學會了。”

    嘖嘖嘖,眾人的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種不靠譜的感覺。

    果然,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郭達斌郭哥果然很快就“不負眾望”地翻車了。

    郭達斌接過車夫手里的韁繩之后,便開始信馬由韁地駕了起來,前方道路開闊,一路上都挺平坦。馬兒也身經百戰的,懂得分寸。所以剛開始的時候,郭達斌駕的車除了比往常快一點之外,也沒什么毛病可以挑的。

    他可謂是得意洋洋,心道這駕車學起來也太簡單了吧,他將車夫給請了進去,開始漫不經心地拽著韁繩,一邊駕著車,一邊欣賞著沿途的風景。

    一切都很美好,如果沒有遠處的那個岔路口的話。

    郭達斌看見岔路口便心下猶豫,他平日里都是坐在馬車里的,對于這前往南海的路線只是眼熟,并不算熟悉,此時也不知道該走哪邊是好。

    于是他便扭頭問向車廂里的車夫:“羅師傅,前面的岔路該朝哪邊走?”

    “往右邊走。”羅師傅回道。

    “欸,好嘞。”

    郭達斌一拽韁繩,興致沖沖地朝著右邊全力進發。

    他手下一個沒注意,往繩子上吃了勁兒,馬被勒得牙花子都要呲出來了,苦不堪言。

    可憐的小馬兒還以為是主人嫌自己跑的太慢了,當下便忍住眼淚,撒開四個蹄子狂奔起來。

    坐在馬車里的眾人被顛簸的苦不堪言,陸染染都撞進了顧辰的懷里,還好顧辰立刻便緊緊地抱著她,所以才讓她后來沒有受到“傷害”。

    車夫看不下去了,立馬掀開簾子喊道:“郭老板哎,你慢點。”眾人也透過簾子的縫隙,有些擔心地看著手忙腳亂的郭達斌。

    “哦哦好。”郭達斌連連答應,再一次勒緊了韁繩,想勒住馬兒讓它跑的慢一些。

    可惜郭達斌手法不對,馬兒已經跑瘋了眼,還以為是主人在鞭策這它呢,跑得愈發快了起來。

    車夫有心想坐到郭達斌身邊幫助他,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因為車子在拐了彎之后,直直地撞上了一輛別人家的馬車。

    事發突然,顧辰連忙凝出靈力,穩住了馬車,定住了那匹活力十足的馬。可是前面被撞上的那輛馬車可就慘了,撞擊的力道太大,那輛馬車直直地側翻了下去,激起地上一片塵土飛揚,慘不忍睹,里面傳來一陣女子驚呼。

    郭達斌瞪著眼睛看著前面這副由自己一手造成的慘劇,心道糟糕,自己這下可害苦了人家。

    他連忙跳下了馬車,眾人也都紛紛緊隨著他走了下去。一大堆人,跑到了前面人仰馬翻的那輛馬車跟前。

    顧辰輕輕一揚手,便把這車上的人護好,讓這架馬車又重新站了起來。

    郭達斌塞給車夫一袋銀錢,連連道歉。又隔著簾子問道:“姑娘,你們沒事吧?我叫郭達斌,是一位商人,方才駕車太快沖撞了你們,實在是不好意思。郭某車上有藥,姑娘們下來看看傷勢,取一些藥拿去吧!”

    聞言,車上的簾子被一雙皓腕掀開來,從車廂里走下來兩位穿著華美的女子。

    一位長得是小家碧玉,靈氣逼人。梳著靈蛇髻,戴著一副穿絲流光珍珠耳環。身穿著一襲亮黃色的繡云披花緞,披著一件寶藍色的平針垂胡袖織銀錦皂衫。腰間系著胭脂紅繡金花卉紋樣的束腰,輕掛著一個折枝花的荷包下面穿了一件深藍色的繡織金羅被緞裙,隨風微微擺動著,腳下穿著的是一雙繡玉蘭花寶相花紋的云頭鞋子。從頭到腳,都是一副富貴打扮。

    而另一位,長得無比溫婉大氣,容貌傾國傾城,穿著素雅,卻也是用料講究。上身穿著淺藍色的衣服,旋針繡垂胡袖,狩獵紋印花絹交領右衽,用的料子是涂料印花古香緞。下身則是淺杏色的落針對鳥紋綺裙。

    精致的飛斜云鬢里點綴插著一些點翠玉笄,耳上戴著一對攢絲磷灰石耳環,凝脂纖長的手上戴著一個云羅雕花海玉鐲,細腰曼妙,系著一根海色綠絲攢花結長穗腰帶,上掛了個扣合如意堆繡香囊。腳上穿的是色月煙緞攢珠底的靴子。

    眾人看了皆是凝住了呼吸。

    這撲面而來的貴氣,俗話說,人靠衣裳馬靠鞍,她們裝扮華麗,氣質也十分矜貴,這一看這不是什么尋常老百姓,應該是什么皇親國戚。

    郭達斌看了,心里面直打鼓:糟了糟了,這下不會惹禍了吧,這些姑娘要是不依不饒的話,人家有權有勢,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陸染染心里則想:哇,兩位姐姐也太精致了吧,這滿頭滿身的首飾,戴著不知道重不重?

    那位穿著素雅的姑娘先開口了:“多謝郭大哥好意,我倆只是受了點驚嚇,沒什么大礙的。”聲音輕輕柔柔,就和她的人一樣,十分溫柔可親。

    郭達斌這才放下心來,看來這兩位姑娘并不是那些蠻橫無理的嬌小姐,不用擔心她們會揪著自己不放了。

    他立馬轉身蹦到了車上,飛快地翻找了起來,捧出了一大堆藥材。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新版幸运飞艇app官方下载 众晟商务股票配资 pk10一期必中计划 天下彩天空彩票与香港小说 股票为什么下跌 三分pk10是正规的吗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网 快乐扑克怎么买必中 上证指数吧股吧 吉林快三全天人工计划 辽宁快乐12历史遗漏 11选5云南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分析 金域SG飞艇视频开奖 基金配资申请 佳永配资(秒提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