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章 上官紫

    郭達斌捧著那堆藥材,笑容可掬地朝那兩位姑娘說道:“兩位姑娘,實在是抱歉,快請收下這些藥材吧,萬一身上哪里磕碰了,搗碎了外敷,第二天一早保管一點痕跡都沒有。”

    剛剛那位溫柔的姑娘,此刻卻并沒有在意到郭達斌的話,而是用一種震驚又……欣喜的目光,看向人群中的某處。

    陸染染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發現她是在看著唐旻,唐旻也面帶震驚地望著她。

    陸染染對此也并不感到意外,看這位姐姐的打扮這么高貴精致,身份肯定不一般,能夠認識唐旻這種皇子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旁邊的那位長的頗為嬌俏的姑娘看到她異樣的反應,忙接過郭達斌的藥材,朝他表示了感謝,替他圓了這突然冷了一瞬的場子。

    那姑娘轉身把藥材放在了她們的馬車上,然后偷偷拽了拽那位溫柔的姑娘的衣袖。

    那位姑娘這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朝郭達斌笑了笑,郭達斌被她這有些奇怪的舉動弄得摸不著頭腦,他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也傻呵呵的給她回了一個笑容。

    那姑娘朝眾人施施然行了一禮,徑直走到了唐旻面前,朝他說道:“公子可否跟我上馬車一敘?”

    陸染染心道:果然是相識的。

    唐旻點了點頭說道:“請。”

    楚晗卻看到這個姑娘后神情頗為緊張,在一旁有些焦躁地身體微微搖動著,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倆單獨上了馬車。

    此刻正是烈日當頭,顧辰抬起頭看了看日光,擔心陸染染曬著,忙對眾人提議道:“我們大家把馬車停在路邊,都到馬車里面等他們吧。”

    “欸,好嘞。”車夫羅師傅立刻將馬兒拉到了路邊,讓它們站穩停好,還給它們從車廂里找出一把上好的草料,讓它們乖乖地休息了起來。

    郭達斌見到那個嬌俏明麗的姑娘孤零零的站在外面,連忙對她發出了邀請:“這位姑娘,你也先跟我們一起上馬車休息吧。”

    那姑娘對郭達斌報以感激的一笑,用脆生生的聲音說道:“那就多謝郭大哥了。”

    馬車已經停穩,眾人也就都上了車廂,在談天說地的間隙,趁機吃點干糧補充體力。

    而唐旻那邊,兩人上了馬車之后,那姑娘便掉出豆大的淚水來,唐旻心疼無比地將她擁在懷里,輕輕拍著她安慰。

    這位溫柔的姑娘名叫上官紫,是唐旻青梅竹馬的心上人,也是當朝宰相上官透之女。

    上官透位極人臣,在朝中權勢滔天,可謂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連一向只手遮天的太子都要忌憚他三分。

    老皇帝已到暮年,太子那邊早就對朝中眾臣熱火朝天地拉攏了起來,許多朝臣都已經表明了堅定支持太子的心意,惟有上官透,這朝中最重要的肱骨之臣,遲遲沒有表露任何態度。

    但不論上官紫的父親態度如何,上官紫的心是已經牢牢地系在了唐旻身上,任誰都無法阻隔。

    唐旻當然也很珍惜她的真情,只是作為一個無權無勢,還隨時有性命之憂的皇子,他深知上官透是絕對不會把女兒嫁給他的。

    就算……最后能夠獲得他的肯定,外面虎視眈眈的一雙雙眼睛,也不會讓他順利成婚的。

    溫柔體貼,知書達禮,傾國傾城的上官紫,本身就是一顆全曦和國都矚目的明珠,想要求娶她的男子多如天上繁星。

    更何況……她是宰相之女,娘家的權勢富貴,是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存在。

    唐旻取出一方潔白的帕子,輕柔地為上官紫擦拭著眼淚。

    上官紫一雙剪水雙眸哭得梨花帶雨,秀挺的鼻尖和眼尾都微微泛著紅。

    唐旻心疼地低頭看著懷中的人,低聲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上官紫作為宰相之女,一般情況下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上官透對她的管教頗為嚴格。她本應在帝都家中好好待著,怎么會出現在千里之外的南海境內,周圍還不跟著仆從,這實在是過于反常了。

    上官紫柔柔地說道:“旻哥哥,我是瞞著爹爹,偷偷跑出來找你的。我帶著小環一路雇了這輛馬車,不斷地趕著路,準備去涉川找你,沒想到會在這里就遇見了你。”

    小環就是上官紫身邊那個明麗嬌俏的女子,她是上官紫的表妹,名叫梁小環,是前任吏部尚書梁高永的女兒。三年前,吏部尚書在回帝都復命的時候,慘遭賊人殺害,梁高永膝下無子,只有梁小環這一個女兒。

    而梁小環的母親,得知她父親的死訊之后,便一直郁郁寡歡,不久就撒手人寰了。

    那一年,梁小環只有十四歲,宰相上官透可憐她一個弱小女子,父母雙亡,無依無靠。便把她接進了上官府,放在膝下,收為義女,也算是給自己的女兒找了一個玩伴。

    這一路上,居然只有小環陪著,兩個弱女子在外這樣漂泊……唐旻聽罷更加心疼了:“紫兒……這樣你爹爹一定會責怪你的,身體感覺怎么樣?這樣趕路一定很辛苦,我們先好好休息幾天吧。”

    上官紫搖了搖頭,笑了起來,緊緊環抱著唐旻勁窄的腰身,開心地說道:“沒關系的,我一點都不辛苦。這么快就能再見到旻哥哥,我實在是太開心了。我們快點回涉川吧,我好想看一看你的家鄉,從今往后,無論爹爹怎么說,我都不會再離開你了。”

    唐旻將下巴抵在上官紫的額頭上,嘆了口氣說道:“紫兒,你放心,將來不管是到了哪里,我都會護著你的,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嗯!旻哥哥……”

    過了三刻鐘左右的時間,馬車上久別重逢的兩人互訴了一番衷腸,整理好自己的心緒,這才一起出了馬車,去找等候了他們已久的眾人。

    上官紫剛剛之所以在眾人面前生疏地稱唐旻為“公子”,就是以為眾人不知道他的身份。方才在馬車上,唐旻已經將陸染染她們的事情都說給了上官紫。

    上官紫十分理解他的所作所為,一心一意地支持他,決心和他一起。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河内一分彩平台排行2019 旺润配资 排列3跨度振幅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广东11选5精准计划网 加拿大西部8开奖结果官方 股票代码规则 极速飞艇8码计划 证券投资分析师 河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麻将玩法规则 交通银行理财产品 极速11选五中奖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江西11选5玩法 期货配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