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煉心霖

    顧辰在一旁從袖中取出了木樨化成的那節木頭,往木頭身上打了一記法訣,然后拍了拍木頭說道:“木樨,你也出來一起看看吧。”

    “好。”木樨立馬從顧辰手中飛了出去,化作人形站在了地上,和顧辰一起看著陸染染和風嘉樹。

    “咦?”

    風嘉樹睜開了他那雙好看的眼睛,眸中有些疑惑,他不放心地再次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著陸染染體內的那塊詭異的靈石。

    可是結果還是和剛剛一樣,風嘉樹再次睜開了他那雙好看的要命的雙眼,在陸染染身邊游來游去地說道:“小染染,你是從哪里得來這個東西的?”

    小染染……

    陸染染覺得自己眼角抽搐了幾下,對這個親昵的有些過分的稱呼有一絲尷尬。

    她尷尬地微咳了一聲,如實回道:“這是我從一只蛇妖和一只狐妖身上得來的,本來它們是四塊碎片,但后來就變成了一整塊圓形的靈石。我只是準備摸它一下,看看它到底是一個什么東西,沒想到手指一碰到它,它就直接鉆到了我的身體里面,再也取不出來了。”

    “唔……小染染,我想我知道它是什么東西了。”風嘉樹游到了大殿的半空之中,居高臨下地說道。

    “真的嗎?是什么啊?”陸染染有些意外,但也非常驚喜,看來傳聞也有一部分是可以相信的,風嘉樹的確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居然一下子就看出來了這個來歷不明的詭異東西到底是什么。

    顧辰和木樨也望向了半空中的風嘉樹,想要聽到他最終的答案。

    風嘉樹閉上了雙眼,嘴中念念有詞,身體四周靈力翻涌。風嘉樹張開了他修長的雙臂,長長的魚尾拖曳著,一頭柔順的頭發都被強大的靈力吹得紛飛起來。

    驀然間,他睜開眼睛,只見大殿之外飛來一個巨大的蚌殼,粉紫色的外殼非常好看,紋理清晰。風嘉樹一手托舉著它,緩緩地游在了眾人面前站定。

    他甩出一團靈力托舉著這個巨大的蚌殼,雙手捏訣,一下子便把它的殼給打了開來。

    顧辰他們紛紛圍了過來,這粉紫色的蚌殼里面并沒有光滑軟膩的蚌肉,也沒有價值連城的珍珠,空落落的什么都沒有,用來躺著倒是不錯。

    風嘉樹忽然停止了動作,望向自己的雙手,疑惑地說道:“咦,怎么沒反應?”

    眾人:……

    莫名地覺得,這南海之主很不靠譜。

    “大家不要著急哈,等我一下,讓我回想一下。”

    陸染染朝他笑了笑,沒有說話。

    風嘉樹繞著大殿慢慢回想著,游啊游的,把眾人的眼睛都晃暈了。

    “啊!我想到了!”

    風嘉樹一拍雙手,朝那蚌殼歡快地游了過來。

    他雙手飛快遞捏了一個法訣,這蚌殼總算是有所回應,開始散發出瑩瑩金光。

    “煉心霖。”

    風嘉樹吐出這三個字,就像是給這蚌殼下了命令。

    這蚌殼中的金光暴漲了起來,幾人都被刺得睜不開眼了。

    等他們再次睜眼的時候,這蚌殼之上已經浮現出了一行行的金色文字。

    風嘉樹解釋道:“小染染身體里的那個東西,就是煉心霖,大家快看,這上面寫的就是有關它的全部記載。”

    眾人紛紛朝那蚌殼上看去,上面密密麻麻的刻著好多東西,眾人都一行一行地仔細看了起來。

    煉心霖,傳說是洪荒時期女媧所留下的靈物,本是溫養元神,煉雜念,守本心的神物,后被九尾妖狐所盜,掉落凡間化為四塊靈石。

    靈石之上附了惡靈,一時之間興風作浪,弄得人間紛亂四起,后被女媧鎮壓在修羅族禁地,永不見天日,紛亂才就此平息。

    陸染染看了這段文字之后,覺得自己的心臟智商都好像沾滿了那些無辜人的鮮血,瞬間沉重的有些透不過氣來。

    她低頭說道:“如此說來,煉心霖原本是神物,后來卻被別有用心的惡靈給霸占,變成了一件人憎鬼厭的邪物。”

    風嘉樹點點頭說道:“但是它后來又被女媧娘娘給凈化了,女媧娘娘是因為怕它流落人間,會又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所以才不讓它再見天日的。可是它此刻應該好好地呆在修羅族,怎么會又落到了兩個妖物的手里呢,真是令人費解。”

    木樨皺著眉頭說道:“那兩個妖物說是撿到的,如今修羅族已經快要絕跡了,所以可能讓禁地失守,機緣巧合之下讓這個煉心霖又出來了。”

    顧辰微微嘆了一口氣,朝風嘉樹問道:“那這煉心霖附在染染的身體里,會對她有什么影響嗎?如果有可能的話,你還是幫我們想想辦法,把它取出來吧。”

    風嘉樹點了點頭,揮了揮手,讓那個粉紫色的蚌殼又自己游了出去。

    他轉過身來朝眾人說道:“我方才已經仔細查探過了,這煉心霖身上邪氣已消,暫時留在小染染的身體里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你們先不用擔心,我會盡快想辦法,幫小染染取出來的。”

    陸染染問道:“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風嘉樹摸了摸他那精巧的下巴,思忖片刻,回答道:“一日之內,若是我想不到辦法,那便也就沒有辦法了。我現在就去閉關幫你好好想辦法,大家就盡情地在我這南海里玩去吧!”

    三人皆點了點頭。

    風嘉樹仰起頭,發出一聲絕美的吟唱,沒過多久,從宮殿之外便游過來幾個傾國傾城的鮫人。

    風嘉樹朝他們吩咐道:“這幾位都是我的貴客,他們有什么需要,你們都要及時給他們奉上。現在我要去閉關,你們便帶著幾位貴客去南海游玩吧,一定要保護好他們的安全。”

    “是,神主。”那幾個鮫人低頭恭敬地回答道。

    風嘉樹滿意地點了點頭,朝顧辰他們揮了揮手說道:“各位,明天見咯,等我的好消息哦。”

    顧辰點點頭笑著說:“去吧,等你的好消息。”

    風嘉樹擺動著他那華美的魚尾,便徑直朝殿外游了出去。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开 福彩25选5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技巧 上海11选5遗漏详情 中国石化股票分析报告 新疆体彩11选5查询 极速赛车预测软件手机版 华煦期货配资 河南快3开奖号码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青海体彩11选5玩法 幸运赛车精准投注技巧 000001上证指数行情 辽宁快乐12中奖助手下载 一分钟一期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