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章 訴衷情

    顧辰松開懷抱,依舊沒有回答她。陸染染他牽起陸染染的手,帶著她在月煙羅里面慢慢穿梭了起來,花香沁人,月煙羅柔柔地在海水中飄蕩著,美不勝收。

    這一番柔情蜜意,搞得陸染染有心追問,卻又不好意思開口,打破這詩情畫意的好時光。

    顧辰與陸染染十指相扣,感受著來自她掌心的溫度,這真實無比的觸感,讓他一下子想到了兩百年前,他初來南海時的樣子。

    當時總想著帶她來這里,如今,終于一償夙愿,此刻他心中無比滿足。幾百年來,第一次如此輕松寧靜。

    顧辰笑著問陸染染:“兩百年前,你可遇到什么難忘的事情?”

    陸染染非常認真地想了一下,嘴巴張大說道:“還真有這么一件事,兩百年前,我在山間發現一只奄奄一息的小蛇,把它帶回家中悉心照料,可是誰知道,三個月之后,它居然憑空消失掉了,我到處找都找不到,還急得哭了好幾場呢,后來爹爹給我送了一只潔白的小兔子,我才慢慢忘掉了它。”

    顧辰委屈地扁了扁嘴,問道:“這算不算是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呢,染染你不會也這樣對我吧?”

    陸染染把頭撇過去,望著身旁那片藍紫色的花海,拖長了語調故意說道:“唔……誰知道呢,萬一你哪天也跟那條小蛇一樣不告而別了,那我肯定會生你的氣,再也不理你了。”

    顧辰輕柔地掰過了陸染染的臉,在她的唇上蜻蜓點水般地附上一吻,溫柔而珍重。

    他緊緊地抱住了陸染染,啞著聲音說道:“染染。”

    “嗯?怎么了?”陸染染覺得今天的他真的很莫名其妙,一舉一動都如此讓人費解。

    “我再也不會丟下你了。”

    “啊?”陸染染突然心里泛起了一股很奇怪的感覺,他說的這話,莫非……

    顧辰吻了一下她的額心,陸染染眼前突然白光一閃,顧辰消失在了原地,她隨即感覺到了手上有個什么東西。

    她的左手上,赫然攀附著當年那只“忘恩負義”的小白蛇!

    圓圓的腦袋,大大的眼睛,還有那奇特的尾巴……這分明就是當年那只突然不告而別的小白蛇。

    陸染染驚訝地用自己的手捂住了嘴巴,再三確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小白蛇就如同當年一樣,順著她的手臂,慢慢的爬上去,盤在了她的肩頭,和她對視著。

    這種熟悉的感覺,陸染染在多少次午夜夢回的時候,都想要再次感受一遍,可是每次夢醒的時候,她都會遺憾的發現,那條可愛乖巧的小白蛇,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邊了。

    如今舊景重現,陸染染完全忽略掉了自己當時對它不辭而別的氣憤,慢慢的伸出了手,輕柔地撫摸了幾下小白蛇滑溜溜的頭。

    小白蛇身上變出了一道白光,下一秒,陸染染面前又變成了俊逸無雙的顧辰,他在溫柔地看著自己。

    一向伶牙俐齒的陸染染,此刻看著熟悉的顧辰,難得地結巴了起來,用雙手捧起來他的臉,用力地揉了兩下,問道:“你……所以你,你就是那條不告而別的小白蛇?”

    顧辰眸光一黯,但還是沒有絲毫躲避的說道:“嗯,是我。”

    陸染染小嘴一癟,垂下雙手背過了身去,氣鼓鼓地說道:“你混蛋!”

    “染染……”

    顧辰從背后抱著她,溫柔地說道:“這個事情呢,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我最最溫柔可愛的染染,你就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吧,好不好?”

    顧辰的聲音低沉悅耳,陸染染的心很快便不爭氣地軟了下來。

    她沒好氣地說道:“那你快說,說的不好,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下一刻,顧辰便抱著她一陣天旋地轉,躺到了鋪滿柔軟海草的海底。

    陸染染驚呼一聲,帶著氣捶了一下顧辰,顧辰笑嘻嘻地含著笑又親了一下她氣鼓鼓的臉頰,說道:“我就知道,染染最好了。”

    陸染染想挪出顧辰的懷抱,可是顧辰像一條八爪魚一樣,緊緊地抱著她,還在那里委屈地看著她,陸染染眼睛一閉,認命地躺在了他的臂彎里,不再掙扎。

    顧辰撫過陸染染臉上的幾根發絲,開始認真地跟她講了起來。

    “其實我一直沒告訴你,我的父親,是上一任魔界之王,魔尊顧玄武。兩百年前,魔族長老離夏起兵叛亂,殺了我的父親,我還不小心中了他的計,身受重傷,妓機緣巧合之下,逃進了你們溯川狐族境內,遇見了你。”

    自己的父親被別人殺害,又中計身負重傷,陸染染聽到這些之后,心疼極了。她連忙用力地回抱著顧辰,希望自己的這一絲溫暖,可以應該抵擋掉他的一些悲傷。

    顧辰用下巴在陸染染毛茸茸的發頂上蹭了蹭,又繼續開口說道:“當時的我心里只有仇恨,眼底只有黑暗,可是你這只世上最美好的小狐貍,猝不及防地闖進了我的心房,你是照亮我的唯一光芒。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個夜晚,每當我在無盡的痛苦和仇恨中煎熬的時候,一看到旁邊的你,我的心情便會平靜下來。

    三個月的時間,我的傷恢復得差不多的時候,看著依舊言笑晏晏的你,我的心一直在動搖。

    可是……父親的仇我一定要報,當時的那個時候,怎么樣都不該去想兒女情長,所以我最終還是決定離開溯川,去殺了離夏。

    當時其實有很多時候我都想在你面前現身,但仔細想了一想,還是忍住了。萬一我復仇失敗,那咱們二人就不可能會有結果。”

    顧辰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擁著陸染染說道:“我怕耽誤你,所以呢,在一個月黑風高,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里,最后看了一眼熟睡中的你,便不告而別了。本來是想著留點什么念想給你,可轉念一想,還是算了。萬一死了,再也回不來了,留著東西也是徒添傷心,沒有什么意義的。”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甘肃快3开奖号统计 正规赌场导航网站大全 pk10论坛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一定牛 德国赛车城市 2019娃哈哈股票分红了吗 京东方股票会跌破4元吗 炒股软件 安徽11选5开奖直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 广西11选5开奖记录 湖北十一选五奖金 广东快乐十分区间走势图 天天棋牌下载 pc蛋蛋玩游戏赚钱教程 下载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