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4章 槍殺

    蘇凝詩幾人先后從二樓爬了下來,五人將老太婆團團圍住。

    老太婆從凹凸不平的地上爬坐起來,一張枯樹皮般的臉此刻皺得更厲害了。

    濃毛緊挨在江子晨身邊,膽氣這才足了一點

    “死老太婆!把我們帶到這兒來,是不是想吃人肉?”

    這是他能想象得到的最合理的解釋了,然而老太婆依舊不吭一聲。

    江子晨上前一步,瞇著眼睛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太婆抬起陰沉的臉看了他一眼,接著動作極快地操起地上的斧頭,毫無章法又氣勢十足地朝幾人亂砍來。

    濃毛“媽呀”一聲躲開了。

    江子晨卻連腳尖都沒動一下,只是伸手推開了蘇凝詩,等那把斧頭砍向他面門時,略一偏頭,便躲過了。

    在老太婆沒收回力道時,一伸手狠狠鉗住她的肩膀,將人提起來照著小腹猛力一擊,又順勢給了她下巴一拳。

    “啊!”

    老太婆慘叫一聲,聲音竟然像個年輕女人,她身體跟灘泥一樣被拍在墻上,然后又滑落下來,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頭、頭發!”

    濃毛伸出手,指著老太婆歪到臉上的灰白頭發,一臉驚詫。

    蘇凝詩也跟他一樣驚訝,這哪門子的頭發?這分明是個假發套。

    她想上前扯掉老太婆的假發套,江子晨卻動作比她更快。

    一把扯下老太婆的假發,江子晨捏著她的下巴,仔細一端詳,就伸手骨節分明的手探到了她耳后。

    修長的手指曲起,像是捏住了什么一般,大力一扯,老太婆那張樹皮臉就被剝落,露出底下一張驚慌不已的中年女人的臉。

    中年女人看起來三十多歲,皮膚松垮,眼睛下面掉著兩個大眼帶,生生顯老了好幾歲。

    幾人一怔后,臉上都浮現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媽的!原來是個老娘們兒!”濃毛一擼袖子沖過來,逮著女人的衣領就是一巴掌。

    “你剛才想砍死我?心可夠黑啊!”

    女人捂著臉,“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哭泣道

    “幾個大哥別打了,我也是迫不得已!”

    “啊呸!”濃毛又反扇她一巴掌,直接把人打在了地上趴著。

    “大哥行行好,可憐可憐我,別打了!”

    女人嗚嗚哭出來,那身寬松的黑底碎花衣服垮下了肩膀。

    雖然這女人的臉長得不是那么好,可這一身皮子在不算明亮的光線下,看起來也算得上白皙,濃毛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這多的這兩眼,就被女人察覺到了。

    她當即忍著疼痛朝他拋了個眉眼,又含羞帶怯故作姿態將四周幾個男人都掃了一眼,看向江子晨時,臉上竟然飄了一朵紅暈。

    “幾個大哥要是愿意放過我,今晚上你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

    五人同時沉默了。

    濃毛最先受不住,鐵青著臉撿起地上一根手腕粗的木柴,接連往她身上招呼

    “我可去你的!你這樣的,倒找錢我都不樂意,多看你兩眼,老子隔夜飯都能吐出來!”

    刀疤也湊上來補兩腳,“人貴在有自知之明!”

    中年婦人被兩人揍得慘叫連連,哀嚎聲一聲大過一聲,蘇凝詩掩面轉過身去。

    “行了。”江子晨聲阻止。

    兩個男人同時住了手,退到了一邊。

    “誰指使你帶我們來到這里的?”江子晨冷聲問道。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女人沒敢再耍花招。

    “是一個人女人,抱著小孩,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她現在人在哪里?”蘇凝詩跟江子晨異口同聲。

    在中年婦女的帶領下,五人穿過叢林,重新回到了停車的馬路邊。

    來時用了幾個小時的路程,這會不到一個小時就走到了。

    山里的夜路不好走,幾人走出來時,臉上身上都被樹枝刮花了,頗為狼狽。

    那停了一天的車,車頂上也貼著幾片落葉。

    這么一番折騰,天色已經微亮。

    借著晨光,車子平穩往前開去,在經過一處山彎時,女人出了聲

    “等等。”

    司機從后視鏡里看江子晨,江子晨略微點頭后,他立馬停下了車。

    女人手摸在車窗上,不懂怎么開,“你們放我下去,這路是錯的。”

    司機幫她開了車門,蘇凝詩跟著一并下了車,眼見她走進路邊的樹叢里,彎著腰,把樹一株株往旁邊挪。

    蘇凝詩這才發現,這些樹竟然全是移過來的盆栽,底部又扯了花草石頭過來擋著,造的一手好風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更別說當時他們是在車上了。

    移開了這些石頭草木,前面豁然開朗,正是一條往下的斜坡路,也怪不得這樣一擋,他們怎么也發現不了正確的路了。

    車子順著這條路,最終開進了一個小村子,清一色的小平房。

    幾人下了車,蘇凝詩瞅她一眼,“這才是你的家吧?”

    為了害他們一個人搬到深山老林里,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女人帶著他們,順著一條小路走進了村最西邊,在江子晨的示意下,她獨自上前敲門,五人各分兩邊站到了墻邊。

    腳步聲傳來的一瞬間,幾人紛紛嚴陣以待。

    “誰?”

    聶佳鈺的聲音從里面傳來,并沒有開門。

    “是我。”女人說。

    “吱呀”一聲,門打開的一瞬間,五人全都沖了進去。

    聶佳鈺尖叫一聲,跌坐在地。

    “不是我要害你呀!”女人一邊喊著一邊沖向她,準備將她捉住。

    “砰!”

    隨著一聲槍響,女人應聲倒地,胸口冒出個血洞,竟是一擊斃命!

    五人臉色大變,濃毛哆嗦著往后躲,江子晨則有些不敢相信。

    “別過來!誰都別過來!”

    聶佳鈺握著一把小型黑槍,一會對準蘇凝詩,一會對準除江子晨外的其余三人。

    江子晨站在蘇凝詩前面,擋住了她,沉聲問

    “佳鈺,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他的舉動讓聶佳鈺寒心,直接又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江子晨的大腿。

    “晨哥哥,我舍不得殺你,不代表我不會朝你開槍!”

    蘇凝詩從江子晨身后走出來,“你別激動,我們不會過來的!小寶在哪里?”

    聶佳鈺冷笑兩聲,舉著槍往后退,沖到門邊時,猛地轉身推門而進。

    蘇凝詩等人跟著沖過去,就見到她單手抱著小寶走了出來,槍抵在小寶腦門上。

    “誰敢朝我靠近一步試試?都給我往后退!”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股票推荐_天牛宝名望 北京快三今日开奖结果 奇趣五分彩开奖号码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福彩3d组选包胆玩法 六肖中特结果 天津11选5玩法说明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钱程无忧 体彩11选5中奖规则表 广西快3和值走势图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表 金融理财产品都有哪些 快乐10分app 十一选五中三个有奖没 快乐赛车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