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秦云我錯了

    宋慧蘭開口道歉,倒是讓秦云有些意外。

    他本以為以宋慧蘭的潑辣勁,不進局子是不會后悔的。

    陳昊喊道“秦云,你岳母已經道歉了,你也退一步,讓幾位執法者小哥放人好不好”

    “現在道歉,不覺得有些晚嗎”秦云冷笑。

    宋慧蘭喊道“不晚,一點也不晚,秦云,是我錯了,我不該對你態度那么惡劣的,你幫我跟唐局說說情,放我一回吧,要是真留下案底,我一輩子可就毀了啊,”

    秦云算是懂了,歸根結底,宋慧蘭還是為了自己。

    “秦云,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要不就這么算了吧”陳凌雪祈求道,她終歸還是心軟,見不得至親遭受牢獄之災。

    迎著妻子祈求的目光,秦云終歸也心軟下來,擺手道“唐局,放人吧。”

    唐顯生一直看著這一切,以他的精明,早已猜出事情的大概。

    既然是秦云的丈母娘,那就是個燙手的山芋,唐顯生也樂得不接,當即吩咐手下放人。

    兩個執法者解開手銬,宋慧蘭重新獲得自由。

    她松了口氣,幸好不用吃牢飯了。

    “讓你見笑了,唐局。”秦云說道。

    “沒事,都是自己人,有些事好好談談就行,別鬧這么大火氣。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唐顯生道。

    “那我就不送了。”秦云客氣道。

    唐顯生擺擺手,帶著兩個手下,轉身離開。

    走出別墅大門,唐顯生駐足停下,轉頭對著兩個手下,神色鄭重道“今天的事情,全都當做沒看見,誰要是泄露出半個字,以泄密重罪處理。”

    這雖是秦云的家事,卻關乎到他的名聲。

    現在的秦云已經不是小人物,差點送丈母娘進局子的事情,傳出去可不好聽。

    兩個執法者是唐顯生的心腹,知道事情輕重,連聲答應下來。

    別墅內。

    一群人已經坐在沙發上。

    一老一少兩對夫婦,此時如同冤家,想對而坐。

    中間的茶幾,已經燒沸一壺熱茶。

    秦云起身,斟起四杯,各自分給四人。

    隨后才慢慢開口道“今天放過你們,純粹是看在凌雪的面子上,自上次陳家一別,我們就已經斷絕關系了。”

    “秦云啊,上次是我們太沖動了,爸先在這里給你道個歉。”陳昊作出一副歉意的表情,要不是秦云知道他的秉性,此刻也許就當真了。

    “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做什么”秦云冷笑。

    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當初他剛回到燕杭,二人是何種態度,如今被教訓一頓之后,卻又是另一種態度。

    只是不論何種,秦云都不喜歡。

    “唉,事已至此,我們也不怪你有成見,只是有些事情,我們也是身不由己。”

    陳昊像是一個回憶過去的老人,慢慢說道“當初秦家出事,你又杳無音訊,我們陳家一個末流小家族,在燕杭風雨飄搖中是活不下去的,無奈之下,才會轉而去討好曹家那一方。這一切,都是為求自保啊。”

    秦云臉上冷笑不減。

    先前態度那么惡劣,現在卻打起苦情牌。

    當初陳昊夫婦什么德行,秦云可是清清楚楚,他們可是恨不得把陳凌雪脫光送到曹林華床上,以此來傍上曹家這么一顆大樹。

    如此無情的二人,其實根本不值得他同情。

    秦云不客氣道“廢話就不要說了,我知道你們來這里的目的,這棟云頂山別墅,你們就別想著入住了。”

    別墅是秦云的家,是他唯一可以放松的港灣,決不允許有異心的人住進來。

    “秦云,我們好歹也是你的父母輩,雖然不是親生,卻也是親家,你這別墅空房這么多,讓出一間又怎么了”宋慧蘭忍不住開口,依然蠻橫無理。

    秦云可不會再給她面子,目光一寒“你是想再挨耳光,還是想繼續蹲牢房”

    聞言,宋慧蘭剛提起的潑辣勁直接就散得一干二凈。

    她算是怕了秦云了,這家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管你是誰,只要惹到了他,下手那都是毫不留情。

    宋慧蘭口氣一軟,道“要我們不住也可以,但我們有一個條件。”

    秦云笑了,都這時候了,居然還有臉提條件。

    他心中有些慶幸,還好陳凌雪沒有遺傳來宋慧蘭的性格。

    “你別笑,這個條件可不是為了我們,而是為了凌雪。”宋慧蘭道。

    “說,我倒要聽聽,你們還有臉提什么條件。”秦云饒有興致道。

    宋慧蘭與陳昊對視一眼,似乎這是早就商量好的,開口道“凌雪苦等你五年,大好年華都浪費在這里,這棟云頂山別墅,要寫她一半的名字。”

    “媽,別墅是秦云和劉爺爺辛辛苦苦弄回來的,我哪有資格討要啊。”陳凌雪皺眉道。

    “你是秦云的合法妻子,要一份資產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宋慧蘭理直氣壯道。

    “我當是什么,就為這點事”秦云嘲笑道。

    宋慧蘭二人點頭“對,我們的要求就這么簡單。”

    秦云道“凌雪是我妻子,別說是這棟別墅了,就連整個秦家,都有一半是她的。”

    陳凌雪跟著道“爸,媽,夫妻之間,有些東西是不分彼此的。”

    “你這么想,人家可不一定這么想。”宋慧蘭瞥向秦云道。

    秦云冷笑一聲“你放心,等過兩天空閑了,我就在產權上寫上凌雪的名字。”

    “希望你說到做到。”宋慧蘭道。

    “我秦云從來都是說話算話。倒是你們,臉皮實在是厚到讓我佩服。”秦云看著他們,眼里有些嘲弄。

    “我們只是在為凌雪爭取她應得的東西,哪里是臉皮厚”宋慧蘭喊道。

    “真以為我看不出你們的目的”

    秦云唇角浮現一抹譏諷“你們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凌雪,到頭來還不是為了自己”

    “讓我給凌雪一份產權,不過是給她一個話語權而已,等我把凌雪的名字寫進別墅產權后,你就可以理直氣壯得住進來了,對吧”

    聽到這里,宋慧蘭直接愣住,陳昊臉上的笑容也僵硬了起來。

    秦云說得不錯,他們打得就是這個主意。

    甚至還不只是住進來這么簡單,等住進來后,他們還打算想辦法將這套別墅弄到自己的名下。

    云頂山別墅啊,那可是富貴區最尊貴的房子,名下有這么一份房產,陳家也算是擠入豪門之列了。

    心中這么想,但嘴上決不能承認,陳昊僵硬笑道“秦云,你這是說得什么話,我們一把年紀了,這點臉面還是要的。”

    “就是,我們不過是為凌雪的將來討一個保障而已。”宋慧蘭接道。

    “你們不用解釋,我也懶得聽。”

    秦云盯住二人,目光變得凌厲起來,緩緩說道“今天我就把話說白了,就算凌雪手里有產權,你們也休想住進這里。”

    宋慧蘭臉色登時就變了。

    沒想到秦云居然會把話說得這么絕。

    跨入豪門之列,一直是她的夢想,如今秦云的行為,完全就是在斷絕她實現夢想的道路。

    她本就是個暴脾氣的人,火氣又被挑了上來,雙手叉腰,就要發作。

    好在陳昊比較理智,拉住了妻子。

    好歹是一家之主,雖然處處被宋慧蘭壓著,但基本的眼力還是有一點的。

    他知道,要是這時候再惹惱秦云,別說是住別墅了,恐怕他們以后連富貴區都進不去半步。

    陳昊站起身,露出一副愧疚的樣子,說道“秦云,今天給你們帶來了這么多不快,爸心中實在過意不去。時候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去,以后有機會的話,帶凌雪回來吃個飯吧。”

    “不送。”秦云一動不動,沒有半點相送的意思,甚至還按住了想要起身的陳凌雪。

    見狀,陳昊嘆了口氣,拉著一臉氣憤的宋慧蘭,轉身離去。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广西11选五结果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小说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河南快三中奖规则 期货配资公司怎么找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少 江西11选5遗漏彩彩乐 重庆时时计划手机软件下载 北京赛车官方开户平台 安徽快三一定牛今天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新 华东15选5技巧 体育彩票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陕西快乐10分开奖app